陳秀青:青空翫味——黑條兒 | 中國報 ChinaPress

陳秀青:青空翫味——黑條兒

連日陰雨,後院闖進一隻水蛭,爬行在廚房地面,令害怕昆蟲的我,嚇得驚叫!夫婿在家還可處理,遇他出差則無寧安之須臾。慶幸發現得早,為求不到處亂竄,使再度驚魂連連,於是展開首戰之方,採物障擋住前行,希望迫使牠後退出門,不料失利。二度開戰,找來紙盒往牠身上蓋,欲止步牠續往室內前進。然,牠卻溜出紙盒,越過障礙物,嚇得我無力應戰!只好退到客廳再上樓去,眼不見為淨。



再見牠時已漫步在一樓書房,似乎非常喜歡我家環境,似乎要長住。此舉令我心跳加劇,牠不畏不懼的前進,我敬而遠之,假裝視而不見,為不冒犯,我只能騰出空間,與它和平共處,為的只是期望它不要在餐廳寢室出沒便好。

牠不帶殺傷銳器,也無防禦能力,更不散播毒性,也沒有敏捷的行動攻勢,沒有發出恐怖的鳴叫,沒有怪異長相,沒有孔武身軀,也沒有懾人的群體集結優勢,如此軟弱的小東西卻令我身心顫慄。牠並不因自己毫無招架之力而退縮,仿彿無我那般執意勇往、不受拘囿,讓本來畏怯牠五分的我,慢慢升級至七分、九分,最終投降。

勇敢果決,堅忍持毅和柔軟行事,是牠的保命武器,也是突破險境的利刃,著實攻陷了我的身心靈。我這麼一個大人,卻怕牠那無反擊之力的小小軟軀,豈不體證了柔能克剛,寧靜以致遠的古訓啊!

台灣人;曾任資訊軟體經理及財會經理,今,日作小文提煉心之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