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志鋒:與其嘲諷他,不如鞭策他 | 中国报 ChinaPress

藍志鋒:與其嘲諷他,不如鞭策他

週二下午2時宣誓為上議員,兩個小時后的傍晚5時,就在國家王宮宣誓就職為國防部副部長——行動黨柔佛主席劉鎮東以上議員身分當官。



他還未進入部門打卡上班,馬上引起兩種極端反應。一切只因當年嘲諷馬青總團長張盛聞以上議員身分出任教育部副部長,譏諷“有個國會選區叫后門”,以“走后門”形容上議員當官。

如今這事情發生在劉鎮東身上,引來國陣和其支持者的嘲諷,因為他當年鄙視這做法,如今破壞當時自己所持的原則和立場,猶如“劉鎮東打臉劉鎮東”。

劉鎮東面對反對者無情的批評是預料中之事,當初把話說得太盡,講得太滿了,如今需為言論負責,吞下所有嘲諷譏笑。他應該避開口水戰,讓政績說話,回應的事情就就交由其他人辦,尤其是非常維護領導層的火箭鐵粉,他們樂意製造輿論。

在劉鎮東當官的事件上,有兩個角度必須釐清:

1)上議院的功能。雖然它的功能性沒有民選的下議院這么顯著,委任方式也削弱其代表性,因此上議員不時被調侃為“老人院”,讓一些敗選或沒有競選的人以上議員身分當官。不過,上議院是憲政體制的一部分,亦是組成國會兩院的重要環節,缺一不可。

國家元首在首相的勸告下,委任適合的人成為上議員,為國貢獻,如兩位前馬來亞銀行總執行長受委上議員當部長,負責經濟策劃事務。以劉鎮東的才華能力和知識,擔任上議員,出任副部長勝任有余,不會白領薪金。

2)劉鎮東以上議員身分擔官是否恰當?他的出任絕對合法,不容挑戰。爭議點在他之前火力開得太大,如今難以解釋,必須為本身的言論負責,各種難聽言論陸續湧現,一些來抽水,一些則有個人議程。劉鎮東躲不過這些嘲諷,硬著頭皮去面對,反擊的工作交由別人干,自己專心處理國防部事宜。

必須為當官決定負責

政治是治理眾人的事情,政治人物也要管理人們的期待。一旦期望落空,將成為被責問對象。化解危機是政治人物必修的課程之一。

撇開“后門當官論”,劉鎮東應該專注部門事務,少了選區的顧慮,更能讓政績說話。不過,這不是簡單工作,他擔任副部長,不是部長。副部長並非部門拍板決策人,無法出席內閣會議,就算部長缺席,副部長也無權出席內閣會議,必須由其他部長代表。

副部長的職責和職務完全由部長決定。若副部長無法獲得部長信任,就坐冷板凳。反之亦然,若部長完全相信副手,將下放權力讓副部長有更大的發揮空間;這是所有副部長的心願。

據瞭解,劉鎮東受到希盟最高領導層的器重,入閣是馬哈迪的意思,他親自建議數個部門的副部長,如國防部和內政部,也認為劉鎮東應該在留在體制內服務。

劉鎮東已經做了選擇,接下來是工作的時候,他必須為當官決定負責。與其繼續嘲諷他,不如把時間精力用在監督和鞭策這名首位華裔副防長,要他交出亮眼的成績,這才是提升國家治理的關鍵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