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耗費巨資 管制政治獻金非易事 | 中国报 ChinaPress

選舉耗費巨資 管制政治獻金非易事

旺賽夫(左4)認為,管制政治獻金並非易事,左起為欣蒂雅、雷門、特倫斯和黃進發。
旺賽夫(左4)認為,管制政治獻金並非易事,左起為欣蒂雅、雷門、特倫斯和黃進發。

(吉隆坡21日訊)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IDEAS)前總執行長旺賽夫指出,管制政治獻金並非外界所想般簡單,單是選舉過程就需要耗費巨資,當中他在上屆大選的競選費用,就要耗費近12萬令吉!



他今早出席馬來精英組織G25舉辦的管制政治獻金論壇時說,自己在上陣吉打笨筒國會議席時,競選期使用的旗幟和T恤,加上行動室和車輛租金,及支付懸掛旗幟義工的資金等,都是巨額消費。

“雖然我敗選了,但還是要在該地服務,這也是一筆開銷;這些都是我在非政府組織期間沒有察覺到的事,只有在競選期,才發現現實比理想更殘酷!”

在鄉區推動

他也提到,個別政黨實施的仇視政策,也是導致政治獻金難以管制原因之一,因為提供政治獻金人士,害怕遭到清算而不願公開身分,而他在加入土團黨后,因害怕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被前朝政府針對,而被迫退出該中心,並且撇清兩者關係。

“最重要的是非政府組織無法改變個別地方以外民眾,對政治獻金的看法,因為他們只在大都市討論有關課題,從未想過要在鄉區討論這些事。

“非政府組織必須要在民間推動管制政治獻金運動,才能讓議員們專注完成立法工作,一再局限于特定地區討論這個課題,相應有關運動的人數將不會增加。”

另外,G25創辦人之一丹斯里沙立夫說,該組織已向體制改革委員會提呈管制政治獻金的建議,強調該課題隨我國進入新時代,已變得刻不容緩。

出席者包括打擊貪污與朋黨主義中心創辦人欣蒂雅、經濟學家特倫斯、亞洲策略及領導研究院董事丹斯里拉蒙和政治學者黃進發。


(本報司徒洧齊攝)

管制應從黨選開始

特倫斯則指出,管制政治獻金的措施應從政黨選舉開始,因為政府的金錢政治課題,都是從黨選開始。

他以巫統元老東姑拉沙里和敦慕沙希淡在1984年巫統黨選,競逐署理主席職為例,指國內的金錢政治現象就從該選舉開始,並逐步擴散至主流層面。

“第13屆大選是金錢政治現象最氾濫的一次,當時許多反對黨領袖對此不滿,這是因為政黨內的資金毫無節制的流進競選過程,更可怕是,這些資金都是來自不明源頭。

“直到一馬發展公司事件曝光后,整個事件才真相大白。”

他說,雖然民眾贊同一馬人民援助金幫助低收入民眾減輕負擔,但計劃涉及其他因素,當中就以首相敦馬哈迪指的“金錢至上”為最合適的說法。

“如果巫統無法消除該黨奉行的金錢政治風氣,恐怕將時日無多,最多也只能存在5年,就連最近的巫統黨選也面對這個現象。”

特倫斯也說,一般敗選的政黨會進行改革和重整旗鼓,之后才來執政,巫統卻沒有這個現象,因此他希望黨內能出現改革以根治金錢政治現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