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玄一:玄說理——心理變化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黃玄一:玄說理——心理變化

人建立了一套行為規範,以使人可以人模人樣。儘管唯人偶之外形,心裡頭始終會有頭野獸,不斷發出“我要我要”的咆哮,但在名為“你應當”的面具層層包裹之下,傳出來的徒然只是一縷要斷不斷的呻吟。



心裡的野獸有好多種,猿猴、奔馬叫人坐不住,小鹿叫人睡不著,老鷹叫人傲睨,鴟鴞叫人詛咒,貪狼叫人張望,蛇與狐狸叫人狡黠。有人在這林苑中砍伐,為前殿添置雕樑繡戶;更有人高舉一炬,燃得它三月不熄,總要讓那能走的走,能飛的飛,該死的死。然后,便可用餘燼的死灰、爛泥、頑石,砌出座丈八莊嚴寶相,以乞求恩典、期待救贖。

如是則裡裡外外達成大同的世界,有不同的都該糾正,有特立的就消滅。但偏偏有位獨行者,從縹緲的山上,捎來消息:“世人崇拜的,已不復存在。”他教世人牽回各自的橐駝,橫跨這無垠沙漠,必須再度發出狻猊般的怒吼,為“自己”爭取一席之地,才能變回原來的人——赤子。

嬰兒的眼淚不會是傷心的眼淚,由此蒸騰而出的定非愁雲慘霧,想必降落的也會是那知時節的好雨吧!那甘霖會將不波的枯井填滿,又讓池塘變成湖泊,湖泊化為滄海。這心胸廣闊者,實在高人一等,這超越之心神,唯嚮往之而已。

霹州黃氏字玄一,居陋寡聞,妄談自得焉。時筆小識以駭世,不盡與道乖,博雅君子擇而哂之可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