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來杯咖啡!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來杯咖啡!

南洋人到國外旅行,最想念的味道,莫過于此。



也不怕得罪說一句,除非真是山窮水盡,前面再沒有任何的路,否則,打死都不會去喝快餐店裡的“那杯東西”。

無論是黃色快樂小丑嘻皮笑臉坐在門口的,還是白色西裝白色鬍子伯伯的,甚至是餡餅巢穴的,“那杯東西”都難以入口!稀是一回事,稀至少也該像是咖啡的味道啊?我就試過被炸到爆破底線,臉臭臭地問:“May I know what is this ? I want COFFEE!”

還別說那個綠色美人魚標誌售價不菲,就一定能滿足南洋人的咖啡癮,坦白說,把他們那種摻混著鮮奶焦糖巧克力的“咖啡”,當作是一種消閒飲料,那是可以的;但假如真正需要的,是一杯我們已經習慣的道地南洋茶檔風味,簡直是辦不到的事。

我依次給打分:南歐的,還勉強可以(尤其是南部的意大利和希臘)。法國的,茶具排場很會整色整水,但入口卻是另回事。德國的,像軍隊行軍時的艱難時代,能吞下去是因為想著人生無常,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活下去。英國的?英國人的茶做得好,那是真話,咖啡,則大多數像用燒焦的木屑來沖泡。北歐?北歐有咖啡嗎?

當然沒忘記美國,這個自誇人民一天24小時都在喝咖啡的國家,他們的咖啡,豆是不炒香的,是酸的。

有趣的是日本人,咖啡座設計得雅緻無比,咖啡豆名堂眼花繚亂,在現場還把咖啡豆研磨得吱吱作響,但捧出來就是一杯酸溜溜的“咖啡水”,真懷疑美國當年投的是咖啡豆,而不是原子彈!

別以為到了有華人的地方,就可以喝到我們熟悉的咖啡。

香港,餐廳裡用的都是速溶咖啡,地方寸金尺土,不可能在后巷用個大滾筒炒豆的。台灣呢?日本咖啡口味是學美國,台灣咖啡口味是學日本,但學到的只是咖啡口,味字不僅沒有,服務員不說咖啡來了,還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不是南洋就不是南洋,港台就連想吃個半生熟蛋都欠奉。

越南,嗯,這個是有點爭議性的。我本人,可以接受,甚至可以說,偶爾為之另有風味。他們炒豆的時候,大概用了很多牛油,這我是猜的。但我肯定的是,他們沖咖啡的時候,喜歡放些香香的焦糖,有人不喜歡,我就當作舌頭娶了個小三。

當然,最痛快還是回到家裡,拖鞋背心短褲,躲到茶檔裡叫杯Kopi O,還可以大大聲喊,“頭手,唔該溶D!”

這才是南洋箇中真味!

吳偉才——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著作二十余冊。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