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来杯咖啡!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伟才:浮世绘——来杯咖啡!

南洋人到国外旅行,最想念的味道,莫过于此。



也不怕得罪说一句,除非真是山穷水尽,前面再没有任何的路,否则,打死都不会去喝快餐店里的“那杯东西”。

无论是黄色快乐小丑嘻皮笑脸坐在门口的,还是白色西装白色胡子伯伯的,甚至是馅饼巢穴的,“那杯东西”都难以入口!稀是一回事,稀至少也该像是咖啡的味道啊?我就试过被炸到爆破底线,脸臭臭地问:“May I know what is this ? I want COFFEE!”

还别说那个绿色美人鱼标志售价不菲,就一定能满足南洋人的咖啡瘾,坦白说,把他们那种掺混著鲜奶焦糖巧克力的“咖啡”,当作是一种消闲饮料,那是可以的;但假如真正需要的,是一杯我们已经习惯的道地南洋茶档风味,简直是办不到的事。

我依次给打分:南欧的,还勉强可以(尤其是南部的意大利和希腊)。法国的,茶具排场很会整色整水,但入口却是另回事。德国的,像军队行军时的艰难时代,能吞下去是因为想着人生无常,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活下去。英国的?英国人的茶做得好,那是真话,咖啡,则大多数像用烧焦的木屑来冲泡。北欧?北欧有咖啡吗?

当然没忘记美国,这个自夸人民一天24小时都在喝咖啡的国家,他们的咖啡,豆是不炒香的,是酸的。

有趣的是日本人,咖啡座设计得雅致无比,咖啡豆名堂眼花缭乱,在现场还把咖啡豆研磨得吱吱作响,但捧出来就是一杯酸溜溜的“咖啡水”,真怀疑美国当年投的是咖啡豆,而不是原子弹!

别以为到了有华人的地方,就可以喝到我们熟悉的咖啡。

香港,餐厅里用的都是速溶咖啡,地方寸金尺土,不可能在后巷用个大滚筒炒豆的。台湾呢?日本咖啡口味是学美国,台湾咖啡口味是学日本,但学到的只是咖啡口,味字不仅没有,服务员不说咖啡来了,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不是南洋就不是南洋,港台就连想吃个半生熟蛋都欠奉。

越南,嗯,这个是有点争议性的。我本人,可以接受,甚至可以说,偶尔为之另有风味。他们炒豆的时候,大概用了很多牛油,这我是猜的。但我肯定的是,他们冲咖啡的时候,喜欢放些香香的焦糖,有人不喜欢,我就当作舌头娶了个小三。

当然,最痛快还是回到家里,拖鞋背心短裤,躲到茶档里叫杯Kopi O,还可以大大声喊,“头手,唔该溶D!”

这才是南洋个中真味!

吴伟才——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著作二十余册。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