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沒人性,這就是人性》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鵬《沒人性,這就是人性》

州議員黃田志遇交通意外身亡,是一宗慘劇。看遺孀和3名孩子泣不成聲的照片,仿彿真的聽到他們的悲傷,就算我和議員沒有任何關係,心中依然有一絲絲抽痛。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那么,直轄區巫青團前團長拉茲蘭居然發文說“少了一個誹謗者馬來西亞從此和平”,這樣不是太沒人性了嗎?



我要出賣一個朋友私密的幻想,他說509前不時會想像出席前首相在大廈天台的派對,侍應生捧餐時不小心滑倒撞到首相夫人,她一個踉蹌翻過圍欄,眼看就要從百層高樓往下墜。朋友正好站在附近,不假思索一個箭步趨前捉住前首相夫人的手。這時他的手一陣劇痛,出現十道刮痕,原來是被戒指割傷。他還是捉住她的手,前首相夫人懸在半天……

我不管拉茲蘭現在講什么鳥話,如果他在災禍現場,能力所及一定會救黃田志。這是本善的人性。那他為什么講鳥話?你要譴責巫統成員不文明嗎?且慢。馬華協調員林瑞木家裡發生火災,4親人罹難,也是慘劇。我居然有朋友留言,大意是說此人為馬華服務,乃天譴。這何嘗不是鳥話中的鳥話,但我相信如果他在現場,能力所及也一定會伸出援手。這是人性。

埋沒在特設遊戲規則下

那為什么這些人在事後會講“沒人性”的鳥話?別把人性看得太光輝,因為“人以群分”也是人性。如果講鳥話的鳥人和受害者沒有私交,那么對方只不過是敵對陣營的一顆棋子,並沒有把對方當人看待,自也一時失去了同理心。

1971年,史坦佛大學的金巴多教授研究獄卒和囚犯間的衝突,篩選了24人扮演兩者。試驗翌日囚犯竟然開始搞對抗,獄卒也開始攻擊他們,此後還以各種手段折磨囚犯。金巴多的結論說扮演獄卒和囚犯的人都已“內化”了其角色。那監獄明明就是虛構的,獄卒和囚犯明明就是演員,清清白白的上班族在特設的環境和遊戲規則底下,完全埋沒了本來身分和個性。

假扮獄卒囚犯尚且入戲太深,何況拉茲蘭本來就是巫統領導,於是敵對政黨的都變成“不是人”,少個對手變成值得慶祝的事。若你徹底把拉茲蘭的行為妖魔化,或許你也陷入一樣的敵對陣營思維陷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