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没人性,这就是人性》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周若鹏《没人性,这就是人性》

州议员黄田志遇交通意外身亡,是一宗惨剧。看遗孀和3名孩子泣不成声的照片,仿彿真的听到他们的悲伤,就算我和议员没有任何关系,心中依然有一丝丝抽痛。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那么,直辖区巫青团前团长拉兹兰居然发文说“少了一个诽谤者马来西亚从此和平”,这样不是太没人性了吗?



我要出卖一个朋友私密的幻想,他说509前不时会想像出席前首相在大厦天台的派对,侍应生捧餐时不小心滑倒撞到首相夫人,她一个踉跄翻过围栏,眼看就要从百层高楼往下坠。朋友正好站在附近,不假思索一个箭步趋前捉住前首相夫人的手。这时他的手一阵剧痛,出现十道刮痕,原来是被戒指割伤。他还是捉住她的手,前首相夫人悬在半天……

我不管拉兹兰现在讲什么鸟话,如果他在灾祸现场,能力所及一定会救黄田志。这是本善的人性。那他为什么讲鸟话?你要谴责巫统成员不文明吗?且慢。马华协调员林瑞木家里发生火灾,4亲人罹难,也是惨剧。我居然有朋友留言,大意是说此人为马华服务,乃天谴。这何尝不是鸟话中的鸟话,但我相信如果他在现场,能力所及也一定会伸出援手。这是人性。

埋没在特设游戏规则下

那为什么这些人在事后会讲“没人性”的鸟话?别把人性看得太光辉,因为“人以群分”也是人性。如果讲鸟话的鸟人和受害者没有私交,那么对方只不过是敌对阵营的一颗棋子,并没有把对方当人看待,自也一时失去了同理心。

1971年,史坦佛大学的金巴多教授研究狱卒和囚犯间的冲突,筛选了24人扮演两者。试验翌日囚犯竟然开始搞对抗,狱卒也开始攻击他们,此后还以各种手段折磨囚犯。金巴多的结论说扮演狱卒和囚犯的人都已“内化”了其角色。那监狱明明就是虚构的,狱卒和囚犯明明就是演员,清清白白的上班族在特设的环境和游戏规则底下,完全埋没了本来身分和个性。

假扮狱卒囚犯尚且入戏太深,何况拉兹兰本来就是巫统领导,于是敌对政党的都变成“不是人”,少个对手变成值得庆祝的事。若你彻底把拉兹兰的行为妖魔化,或许你也陷入一样的敌对阵营思维陷阱。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