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等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等

午饭回来,办公桌上多了两本书《齐白石画精品集:水族卷》I和II,上面贴著一张小便条:送你。



两分钟前,我到隔壁书局去寻哩!因为不想在欲望膨胀下,迅速购物,然后欢喜就如一时加快的脉搏,迅速递减一样,很快就消退,多买的物品,堆叠家中;只要地点邻近,往往犹豫个三、五次才肯下手。这么一来,齐白石的画集之游鱼卷,等到决心购买时,已一本不剩。情急下,到客服处查询,原来货已售罄。

“如果你想要,我们可帮你订购哦!不额外收费。”当下立刻留下姓名与联络方式。数天后,书局致电通知,此书的游鱼卷,就连出版社也已卖断货。“他们会再版吗?”我问了个蠢问题,答案当然是:“那我就不清楚了……”久久盼望却得不到,决定来得太晚!那书局里灯光的色泽,也奇怪地黯然了,只让人感到乏味。

也不是没有到其他书局查询过,其他版本的有关画集,不是图像素质差,就是纸质排版不讨人喜欢,再不然,画册体积厚重……我忽然发现,自己多么可笑地喜欢那本没买下的画集呀!

后来有一次,闲聊间提起此事,同事回说,买不到更好,搬家时不必烦恼书太多,要看就到图书馆借阅就行了。我自然同意搬家会轻松些的说法,至于后者,就未必了。

有些书我们只想看一看,有些书却渴望拥有它。就像一些人,相处下来,彼此或爱说几句调皮话,冲对方眨眨眼,问一句嘿,有想我吗?关系暧昧;可当真遇上心仪对象,谁不渴望好好爱一场,可以的话,相守一辈子呢?

不由得想起一位在国外游学的朋友给我讲的故事:有一天,朋友跟学长漫步在草原上。风那么大,彼此距离得这么紧密,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和另一只冻手握在一起;一侧脸,就可以吻上对方的耳朵,学长血一热,向朋友告白了。

朋友想了想,回说:我走在辽阔的草原上,看见一株野花,挺漂亮的,但说不上对它有特别感觉,如果它愿意,我把它摘下,握在手中,可是当我继续走,不排除看见更喜欢的野花,而把手中这株放下……

“一双手可以握满一把野花呀!何止一株!”当时我把嘴巴、鼻子都埋在手心下,笑声还是噗嗤、噗嗤冲出来。后来呢,后来?两人成了情侣。再后来,结婚了,育有一对男孩、女孩。他俩常斗嘴,却仿彿不能没有了对方,——称不上完美,但不乏暖、甜的婚姻生活……

人生路上,你是否因为一等再等,而错失了敲动心弦的那个人、那一件事呢?

关乎爱情,我是得幸运之神眷顾的。打一颗心开始萌动,我就勇敢面对伴侣的一切温柔与关爱,爱情得以自然而健康的生长,幸福不梦幻。

话说回来,爱要及时把握,我却错失了钟情想望的画集,——啊,同事把它送了上来,虽然此书非彼书,是不同的版本,但它精巧漂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呢!在翻书的间隙,感觉清冷的办公室里,有几缕阳光投影在画上,飘出一股海鲜味道,画中的鱼、虾、蟹,一一活转了过来。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