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等

午飯回來,辦公桌上多了兩本書《齊白石畫精品集:水族卷》I和II,上面貼著一張小便條:送你。



兩分鐘前,我到隔壁書局去尋哩!因為不想在慾望膨脹下,迅速購物,然后歡喜就如一時加快的脈搏,迅速遞減一樣,很快就消退,多買的物品,堆叠家中;只要地點鄰近,往往猶豫個三、五次才肯下手。這麼一來,齊白石的畫集之游魚卷,等到決心購買時,已一本不剩。情急下,到客服處查詢,原來貨已售罄。

“如果你想要,我們可幫你訂購哦!不額外收費。”當下立刻留下姓名與聯絡方式。數天后,書局致電通知,此書的游魚卷,就連出版社也已賣斷貨。“他們會再版嗎?”我問了個蠢問題,答案當然是:“那我就不清楚了……”久久盼望卻得不到,決定來得太晚!那書局裡燈光的色澤,也奇怪地黯然了,只讓人感到乏味。

也不是沒有到其他書局查詢過,其他版本的有關畫集,不是圖像素質差,就是紙質排版不討人喜歡,再不然,畫冊體積厚重……我忽然發現,自己多麼可笑地喜歡那本沒買下的畫集呀!

后來有一次,閒聊間提起此事,同事回說,買不到更好,搬家時不必煩惱書太多,要看就到圖書館借閱就行了。我自然同意搬家會輕鬆些的說法,至于后者,就未必了。

有些書我們只想看一看,有些書卻渴望擁有它。就像一些人,相處下來,彼此或愛說幾句調皮話,沖對方眨眨眼,問一句嘿,有想我嗎?關係曖昧;可當真遇上心儀對象,誰不渴望好好愛一場,可以的話,相守一輩子呢?

不由得想起一位在國外游學的朋友給我講的故事:有一天,朋友跟學長漫步在草原上。風那麼大,彼此距離得這麼緊密,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和另一隻凍手握在一起;一側臉,就可以吻上對方的耳朵,學長血一熱,向朋友告白了。

朋友想了想,回說:我走在遼闊的草原上,看見一株野花,挺漂亮的,但說不上對它有特別感覺,如果它願意,我把它摘下,握在手中,可是當我繼續走,不排除看見更喜歡的野花,而把手中這株放下……

“一雙手可以握滿一把野花呀!何止一株!”當時我把嘴巴、鼻子都埋在手心下,笑聲還是噗嗤、噗嗤衝出來。后來呢,后來?兩人成了情侶。再后來,結婚了,育有一對男孩、女孩。他倆常鬥嘴,卻仿彿不能沒有了對方,——稱不上完美,但不乏暖、甜的婚姻生活……

人生路上,你是否因為一等再等,而錯失了敲動心弦的那個人、那一件事呢?

關乎愛情,我是得幸運之神眷顧的。打一顆心開始萌動,我就勇敢面對伴侶的一切溫柔與關愛,愛情得以自然而健康的生長,幸福不夢幻。

話說回來,愛要及時把握,我卻錯失了鍾情想望的畫集,——啊,同事把它送了上來,雖然此書非彼書,是不同的版本,但它精巧漂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呢!在翻書的間隙,感覺清冷的辦公室裡,有幾縷陽光投影在畫上,飄出一股海鮮味道,畫中的魚、蝦、蟹,一一活轉了過來。

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