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刘永山:关注洋垃圾问题 | 中国报 China Press

Y.B.刘永山:关注洋垃圾问题

今年年初,中国禁止从欧美国家入口塑料垃圾。西方国家的塑料垃圾没有去处,最后漂流到马来西亚,造成雪州瓜拉冷岳县和巴生县一带的非法工厂充斥和囤积著大包小包的塑料垃圾,俗称“洋垃圾”。



这些垃圾大多屯放在县内的非法工厂。这些工厂过去数十年设厂在农业地,享有政府的水电供应,过去不外是进行一些轻工业的生产活动,如木厂、小型汽车维修工厂、或者是出租给罗里公司停放罗里等等,并没有对环境造成太大的污染。

如今这些工厂夜间秘密运作,少数合法工厂拥有完整的执照,大部分的在不同程度上违反各个政府部门所管辖的法令。例如《土地法典》、《环境素质法令》、《商业执照地方法令》、《工业安全与卫生法令》。其中最令人关注的就是《环境素质法令》。

这样的非法工厂并没有符合卫生安全的作业标准,尤其是在加热处理洋垃圾方面,厂家在过程中释放的有毒异味直接排放到空中,影响附近居民健康。

这或许也是中国禁止进口这些垃圾的理由。中国政府的禁令,让大家看到西方国家环保的虚伪。虽然他们环保教育办得成功,但是成功的部分因素,就是垃圾堆中一部分不能回收以及不能再加工处理的垃圾,都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再利用些国家更低廉的劳动力来解决。换句话说,西方国家是把本身的问题丢给其他国家解决。

杜绝非法工厂破坏环境

 根据媒体报导,在西方国家处理这些塑胶肥料,每吨须花约500美元,如果出口到中国,每吨只需花200美元。因此,在利益驱使下,欧美国家的垃圾回收公司只好把垃圾出口到中国。甚至国际媒体报导波兰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以往西方国家最理想的出口对象是中国,当然还有一小部分流入诸如马来西亚、印尼、印度、泰国或越南这些国家。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政府禁止入口洋垃圾已经对全球塑料循环业的生态环境带来深刻的改变。这足以证明所谓的蝴蝶效应,既一个国家在政策上的小转变,引发全球各国的塑料垃圾危机。

中国境内多达1700多家洋垃圾厂家顿时失去收入来源,许多中国厂家纷纷把他们的生产线转向东南亚国家。这个突如其来的改变让许多东南亚国家措手不及,导致装满洋垃圾的货运箱在港口堆积如山。

因此,马来西亚政府在政策上也必须做出调整,禁止大量进口这类垃圾。地方执法当局也必须严厉把关,杜绝非法工厂破坏环境。由于洋垃圾犯境引发环境问题,因此现在也是时候解决雪州政府长期未能解决的非法工厂问题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