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劉永山:關注洋垃圾問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Y.B.劉永山:關注洋垃圾問題

今年年初,中國禁止從歐美國家入口塑料垃圾。西方國家的塑料垃圾沒有去處,最后漂流到馬來西亞,造成雪州瓜拉冷岳縣和巴生縣一帶的非法工廠充斥和囤積著大包小包的塑料垃圾,俗稱“洋垃圾”。



這些垃圾大多屯放在縣內的非法工廠。這些工廠過去數十年設廠在農業地,享有政府的水電供應,過去不外是進行一些輕工業的生產活動,如木廠、小型汽車維修工廠、或者是出租給羅里公司停放羅里等等,並沒有對環境造成太大的污染。

如今這些工廠夜間秘密運作,少數合法工廠擁有完整的執照,大部分的在不同程度上違反各個政府部門所管轄的法令。例如《土地法典》、《環境素質法令》、《商業執照地方法令》、《工業安全與衛生法令》。其中最令人關注的就是《環境素質法令》。

這樣的非法工廠並沒有符合衛生安全的作業標準,尤其是在加熱處理洋垃圾方面,廠家在過程中釋放的有毒異味直接排放到空中,影響附近居民健康。

這或許也是中國禁止進口這些垃圾的理由。中國政府的禁令,讓大家看到西方國家環保的虛偽。雖然他們環保教育辦得成功,但是成功的部分因素,就是垃圾堆中一部分不能回收以及不能再加工處理的垃圾,都出口到第三世界國家,再利用些國家更低廉的勞動力來解決。換句話說,西方國家是把本身的問題丟給其他國家解決。

杜絕非法工廠破壞環境

 根據媒體報導,在西方國家處理這些塑膠肥料,每噸須花約500美元,如果出口到中國,每噸只需花200美元。因此,在利益驅使下,歐美國家的垃圾回收公司只好把垃圾出口到中國。甚至國際媒體報導波蘭也面對同樣的問題。

以往西方國家最理想的出口對象是中國,當然還有一小部分流入諸如馬來西亞、印尼、印度、泰國或越南這些國家。可以肯定的是,中國政府禁止入口洋垃圾已經對全球塑料循環業的生態環境帶來深刻的改變。這足以證明所謂的蝴蝶效應,既一個國家在政策上的小轉變,引發全球各國的塑料垃圾危機。

中國境內多達1700多家洋垃圾廠家頓時失去收入來源,許多中國廠家紛紛把他們的生產線轉向東南亞國家。這個突如其來的改變讓許多東南亞國家措手不及,導致裝滿洋垃圾的貨運箱在港口堆積如山。

因此,馬來西亞政府在政策上也必須做出調整,禁止大量進口這類垃圾。地方執法當局也必須嚴厲把關,杜絕非法工廠破壞環境。由于洋垃圾犯境引發環境問題,因此現在也是時候解決雪州政府長期未能解決的非法工廠問題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