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渡輪碼頭坍塌30週年(第1篇) 坍塌之痛 揮之不去 | 中國報 ChinaPress

北海渡輪碼頭坍塌30週年(第1篇) 坍塌之痛 揮之不去

20180727mb65



整理報導:劉峻賓

有些痛,這一輩子都會記得。

32條人命,1700人輕重傷,一宗30年來都無法令人忘記的慘案……

1988年7月31日下午3時,北海渡輪碼頭。

這是一個悶熱的下午,一個只能容納200人的候船空間,卻擠滿了2000多人。就像一個不斷吹氣膨脹的汽球,瀕臨爆裂。

擠在人海中的乘客,陷入近乎暈眩的狀態,前排的人已形成一堵快要崩塌的牆,後面的人潮仍繼續摩肩接踵,推擠而上。

拚命向前擠、擠、擠;渡輪要開到了呀!

下午4時40分,一艘從檳島駛來的渡輪,準備靠岸。

當年的北海渡輪碼頭坍塌慘案,成為各大報章封面頭條。
當年的北海渡輪碼頭坍塌慘案,成為各大報章封面頭條。

最小死者6歲

這時,人潮推擠的狀況加劇,平台開始搖晃,然後突然裂開,轟一聲巨響後,17公尺高的候船平台中間裂成一個V字形轟隆塌下,人疊人順勢滑落,直壓底層在候船的摩哆騎士,造成死傷無數,鬼哭神嚎。

現場畫面,猶如地獄;歷史上的今天,不曾經歷過浩劫的人,無法深刻體會到失去至親的揪心之痛,

這當中最小的死者只有6歲。這傷,至今還在痛!

碼頭當天竟會出現異常的人潮,其來有自。

1988年7月31日,檳城椰腳街廣福宮進行觀音菩薩60年一度的巡境儀式,這一天,對全國廣大信徒而言,是百年難遇的盛典;湊巧,當天也是大山腳聖安納教堂慶100週年紀念慶典,東西方兩大聖者的節日碰在一起,使得來往檳威的渡輪乘客倍增。

眼見百年巡境遊行倒數著,數以萬計過檳島的乘客,從中午開始陸續湧入渡輪碼頭,心急的趕著搭船。

當時,通往候船處的收硬幣機宣告失靈,被擋在外頭的人們難忍曝曬3個多小時,當局只好準備塑料袋,讓乘客投錢即過;也因為硬幣機的旋轉欄桿無法轉動,乘客被迫鑽過欄桿縫隙進入候船處。

一個又一個的巧合串連起來,下午4時40分,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檳州港務局拯救中心接報,立馬總動員展開救援行動,更出動直升機和水警巡邏艇,將傷者送往檳島、北海、大山腳、居林、雙溪大年及亞羅士打等地醫院,接受治療。

殘垣斷瓦中找到32遺體

拯救當局最終在殘垣斷瓦中找到32具遺體。14個兒童,18個成人,最小的只有6歲。

事發後,當局將一具具遺體搬運到案發地點附近,待齊集後再一次過將遺體送往北海醫院的太平間。

罹難者家屬當中,最令人同情的是一夜之間痛失3名子女的蔡姓夫婦。

當年,來自北海的蔡氏帶著妻子和4名兒女,乘搭渡輪前往檳島看遊行,事發時蔡氏一家人順著傾斜的平台滾落底層。

蔡氏醒過來後,卻發現妻兒已不在身邊,他出院後四處尋找妻兒下落,最終只找到妻子和幼子,另3名分別9歲、11歲及15歲的兒女已不幸身亡。

蔡氏趕往太平間認領孩子的遺體時,幾乎崩潰,撕心裂肺之痛,連旁人都感受得到,為之掬一把同情淚。

設皇委會調查
操作疏忽追究渡輪公司

慘劇發生後的第4天,時任交通部長敦林良實向國家元首尋求御准,成立以聯邦法院前法官丹斯里鄭明達、最高法院前法官丹斯里賽阿基爾及交通部前法律顧問耶谷為首的皇家調查委員會。

皇家調查委員會在45天的研審中,共傳召99人出庭供證,包括港務局官員、傷者、建築技術專家及警方人員。

這項調查報告在事發隔年的9月21日,由林良實親自公布詳情,調查結果指候船處的平台結構是按照國際標準興建,並有良好的維修紀錄,而導致這起慘案是當局的操作上出現疏忽,以致平台超出負荷量而坍塌。

皇家調查委員會一致裁定,渡輪公司經理及負責業務的副總經理,必須負上全責。

另外,港務局的保險公司共發出213萬令吉給1178名死傷者的家屬,賠償額從50令吉至7萬5000令吉不等。

然而,生還者歷劫餘生,親屬痛失至親,即使給他們再多的錢,也不能撫平他們內心的傷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