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渡轮码头坍塌30周年(第1篇) 坍塌之痛 挥之不去

整理报导:刘峻宾

有些痛,这一辈子都会记得。

32条人命,1700人轻重伤,一宗30年来都无法令人忘记的惨案……

1988年7月31日下午3时,北海渡轮码头。

这是一个闷热的下午,一个只能容纳200人的候船空间,却挤满了2000多人。就像一个不断吹气膨胀的汽球,濒临爆裂。

挤在人海中的乘客,陷入近乎晕眩的状态,前排的人已形成一堵快要崩塌的墙,后面的人潮仍继续摩肩接踵,推挤而上。

拼命向前挤、挤、挤;渡轮要开到了呀!

下午4时40分,一艘从槟岛驶来的渡轮,准备靠岸。

当年的北海渡轮码头坍塌惨案,成为各大报章封面头条。

最小死者6岁

这时,人潮推挤的状况加剧,平台开始摇晃,然后突然裂开,轰一声巨响后,17公尺高的候船平台中间裂成一个V字形轰隆塌下,人叠人顺势滑落,直压底层在候船的摩哆骑士,造成死伤无数,鬼哭神嚎。

现场画面,犹如地狱;历史上的今天,不曾经历过浩劫的人,无法深刻体会到失去至亲的揪心之痛,

这当中最小的死者只有6岁。这伤,至今还在痛!

码头当天竟会出现异常的人潮,其来有自。

1988年7月31日,槟城椰脚街广福宫进行观音菩萨60年一度的巡境仪式,这一天,对全国广大信徒而言,是百年难遇的盛典;凑巧,当天也是大山脚圣安纳教堂庆100周年纪念庆典,东西方两大圣者的节日碰在一起,使得来往槟威的渡轮乘客倍增。

眼见百年巡境游行倒数着,数以万计过槟岛的乘客,从中午开始陆续涌入渡轮码头,心急的赶著搭船。

当时,通往候船处的收硬币机宣告失灵,被挡在外头的人们难忍曝晒3个多小时,当局只好准备塑料袋,让乘客投钱即过;也因为硬币机的旋转栏杆无法转动,乘客被迫钻过栏杆缝隙进入候船处。

一个又一个的巧合串连起来,下午4时40分,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槟州港务局拯救中心接报,立马总动员展开救援行动,更出动直升机和水警巡逻艇,将伤者送往槟岛、北海、大山脚、居林、双溪大年及亚罗士打等地医院,接受治疗。

残垣断瓦中找到32遗体

拯救当局最终在残垣断瓦中找到32具遗体。14个儿童,18个成人,最小的只有6岁。

事发后,当局将一具具遗体搬运到案发地点附近,待齐集后再一次过将遗体送往北海医院的太平间。

罹难者家属当中,最令人同情的是一夜之间痛失3名子女的蔡姓夫妇。

当年,来自北海的蔡氏带着妻子和4名儿女,乘搭渡轮前往槟岛看游行,事发时蔡氏一家人顺着倾斜的平台滚落底层。

蔡氏醒过来后,却发现妻儿已不在身边,他出院后四处寻找妻儿下落,最终只找到妻子和幼子,另3名分别9岁、11岁及15岁的儿女已不幸身亡。

蔡氏赶往太平间认领孩子的遗体时,几乎崩溃,撕心裂肺之痛,连旁人都感受得到,为之掬一把同情泪。

设皇委会调查

操作疏忽追究渡轮公司

惨剧发生后的第4天,时任交通部长敦林良实向国家元首寻求御准,成立以联邦法院前法官丹斯里郑明达、最高法院前法官丹斯里赛阿基尔及交通部前法律顾问耶谷为首的皇家调查委员会。

皇家调查委员会在45天的研审中,共传召99人出庭供证,包括港务局官员、伤者、建筑技术专家及警方人员。

这项调查报告在事发隔年的9月21日,由林良实亲自公布详情,调查结果指候船处的平台结构是按照国际标准兴建,并有良好的维修纪录,而导致这起惨案是当局的操作上出现疏忽,以致平台超出负荷量而坍塌。

皇家调查委员会一致裁定,渡轮公司经理及负责业务的副总经理,必须负上全责。

另外,港务局的保险公司共发出213万令吉给1178名死伤者的家属,赔偿额从50令吉至7万5000令吉不等。

然而,生还者历劫余生,亲属痛失至亲,即使给他们再多的钱,也不能抚平他们内心的伤痛。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