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渡輪碼頭坍塌30週年(第2篇)顏浩學:巨響傳來人群驚慌逃 一生中最轟動的採訪 | 中国报 ChinaPress

北海渡輪碼頭坍塌30週年(第2篇)顏浩學:巨響傳來人群驚慌逃 一生中最轟動的採訪

顏浩學說這是他記者生涯中,所採訪過最轟動的一件事。
顏浩學說這是他記者生涯中,所採訪過最轟動的一件事。

報導/攝影:劉峻賓



“我想,這是我記者生涯中,所採訪過最轟動的一件事。”

當年慘案,對一般人而言可能已印象模糊,但對于站在新聞最前線的記者來說,卻猶如昨天才發生,歷歷在目。

因為,碼頭平台坍塌時,他就在約100公尺外而已!

今年60歲的顏浩學,是當年《星檳日報》的記者,事發時才29歲,而且當了記者還不到一年。

主任同事過了檳島

適逢百年一遇的雙節日,主任和同事不想錯過這場盛會,都過了檳島去看熱鬧;北海辦事處就只剩下他這個菜鳥值勤。

事發前,他被主任吩咐到北海火車站及渡輪碼頭處,拍攝塞車和人潮擁擠的情況。

“拍攝完火車站的人潮后,我走到碼頭範圍內,遠距離拍攝候船處及底層的人潮畫面,原本想鑽進候船處的人潮中拍攝,但看了那個擠得水洩不通的畫面,我頓時卻步。”

當他拍攝完畢,離開碼頭範圍大約100公尺,后面便傳來一陣巨響,他轉身一看,只見一群人向著他衝來,每個人臉上都一副驚慌失措。

“我當時並不知道渡輪那里發生了什么事,只聽到有人喊,倒了!倒了!”

他逆著人潮逃離的方向到達碼頭平台一看,登時目瞪口呆,心跳加速。

他意識到,這是一宗北海區的世紀大新聞。

目睹慘劇頭腦一片空白

顏浩學追述,他當時看到很多在碼頭橋左右兩旁的人,像坐滑梯一樣滾落底層,頓時頭腦一片空白,連傷者的救命聲和哀嚎聲也聽不見,本能反應就只會拍照。

兩卷菲林用完后,他衝到附近的公共電話亭致電給主任,要求同事前來支援,然而主任告訴他所有的檳城同事都忙著採訪花車遊行,無法分身支援;主任的那句話讓他不知所措,也徬徨無助。

“畢竟我當記者未足一年,沒有採訪大新聞的經驗,一人面對大場面,冒了一身冷汗,我除了等主任的下一步指示,已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了。”

不懂過了多久,他的主任知道事態嚴重,才下令所有檳島的同事搭舢舨到北海採訪及向他拿菲林回去檳島沖洗。

太平間聞屍臭一週

採訪渡輪碼頭慘案,最痛苦的莫過于守醫院太平間,顏浩學聞了一星期的屍臭。

顏浩學說,當年的北海政府醫院解剖室(現在的峇眼警局后方,目前已成廢墟)只有兩個儲屍柜;突然發生災難,運來了32具屍體,這間解剖室排滿的都是屍體。

他說,由于家屬領屍的手續緩慢,導致整個領屍手續足足花了一星期,他就天天到太平間“報到”。

“你可以想象一下,屍體沒有放進冷藏柜里面,陳屍在外,那股屍臭味有多難頂。”

那是他至今為止,見過最多屍體的一次,永世難忘。

由于屍體太多,冷藏櫃不敷放遺體,令太平間外飄出陣陣屍臭。
由于屍體太多,冷藏櫃不敷放遺體,令太平間外飄出陣陣屍臭。

採訪完畢才知母親是傷者

顏浩學採訪渡輪慘案,回家才知原來母親也是傷者之一。

顏浩學告訴《中國報》,當年他採訪完畢后回到家,已是凌晨3時,卻不見母親蹤影,向親戚查探,始知母親也到檳島看遊行。

工作疲憊的他,聽到母親乘搭渡輪的消息,且至凌晨3時還沒到家,他開始慌張,心里在想,母親會否不幸遇難,頓時六神無主。

“我聽說,親戚曾到過碼頭現場逐個掀開遺體上的白布,尋找母親,但最后還是找不到。”

正當擔心母親的下落時,母親卻帶著疲憊的身軀,身上沾滿鮮血,獨自走回家;后來才知道,母親在事發時,就在候船處,甲板坍塌墜下時,混亂中她折斷了手骨。

他們之后在一名行動黨律師的協助下,向檳港務局索取一筆醫藥賠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