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陪不賣 月入1萬 糖心寶貝不賺肉錢 | 中国报 ChinaPress

只陪不賣 月入1萬 糖心寶貝不賺肉錢

 身為“糖心寶貝”的珍妮通過約會平臺賺取津貼,為自己解決債務問題。

身為“糖心寶貝”的珍妮通過約會平臺賺取津貼,為自己解決債務問題。

獨家報導
(吉隆坡27日訊)約會應用程式如今大行其道,其中著名的“糖心寶貝”更被指是變相賣淫網站,讓許多女子賺取“賣肉錢”,過著奢華的生活!



國內一名靠當“糖心寶貝”每月賺接近1萬收入的女子兼企業家卻現身說法,聲稱她不曾賣身,真的單靠陪伴,就解決了50萬令吉的債務。

約會應用程式“糖心寶貝”被指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擁有賣淫的嫌疑,讓男女可以通過金錢、肢體、陪伴及心靈上的溝通達成各自的目的。

不過,曾經和3個“糖心爹地”接觸的華裔女子珍妮(JENNY)直言不諱向《中國報》透露,她自去年開始付出時間陪伴男人,在沒有出賣肉體的情況下,一共獲得19萬令吉的津貼。

珍妮于去年年中通過雜誌而獲知“糖書”約會平臺,一開始便謹慎地認識陌生人,展開了數次對話才和對方見面。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開始註冊成為會員,並發現大多數事業有成的糖心爹地介于30歲以上至40歲左右,也發現他們並非如世人所說的,只是為了性而上網尋歡。”

糖心爹地偷偷塞錢

最令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她和第一個結識的“糖心爹地”見面了三天后,對方離開前還偷偷塞了6000令吉在其手提包。

“對方是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商人,我們聊得來就決定見面,見面前並沒有預先做出任何口頭交易,我也沒有向對方要求多少錢。”

她聲稱,隨后在下半年見面另外二名商人及投資者,皆誠心和她交朋友及給予生意上的意見。

真心對待才有回報

不求回報,真心對待男人才可以拿到錢!

已在約會平臺逾一年的珍妮似乎經驗老道,懂得如何游走在灰色地帶,小心過濾“糖心爹地”以保護自己。

她向記者透露一系列的女性自我保護“守則”,如果對方誠意邀請自己飛到異地,必須要求對方繳交至少一半的津貼才能答應對方要求。

“當然,我們也需要和對方進行視頻通話了幾次以防自己上當,才可做出和對方見面的決定。”

她也指出,身為“糖心寶貝”,千萬別為了獲寵而一味地游走在男人之間,如果不懂得善用金錢解決生活上的問題,最后只會淪為滿足男人性需求的工具。

不靠賣身債務都還清

“我曾經因投資股票失敗,虧損50萬之際,還需償還信用卡債及國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而我獲得的這筆錢卻讓我解決了所有債務。”

珍妮說,自己並沒有出賣身體而獲得這些錢,更不是社會口中所謂通過出性交易而獲得“不義之財”。

“很多人誤解‘糖心爹地’和‘糖心寶貝’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斷定兩者之間一定和性及金錢脫不了關係,和援交是一樣的東西。”

她說,即便沒有涉及性交易,該段男女關係依然無法被社會接受。

“就算沒有這個平臺,我們也會遇到非單身卻展開婚外情的男性,說穿了大部分會使用約會程式的男性也許只是想要在生活上找到另一種火花。”

無證據警方難對付

武吉阿曼警察總部性罪案、虐童及家暴調查組(D11)一名警官透露,約會應用程式涉嫌的不道德活動,屬于你情我願,當中即使涉及金錢交易,但由于警方無法得到證據來證明,也無法對付他們。

不過,她說,通常這類活動會衍生很多后續發展,比如拍裸照威脅、刑事恐嚇或傷人等,一旦警方接獲投報,就可以採取行動。

吉隆坡總警長拿督斯里馬玆蘭早前也向媒體透露,警方向來都嚴厲關注任何性愛派對,不會姑息違法行為。

另外,馬來西亞律師公會信息科技及網絡發委員會副主席馮正良指出,國內沒有任何一個特別條例來管制“糖心寶貝”及“糖心爹地”之間發展出來的關係,前者若只是因為付出陪伴的時間而獲得金錢,就無法將她們歸納為“妓女”。

他說,“糖心寶貝”及“糖心爹地”的關係,或許在社會觀念上不算道德,但也不至于違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