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别的海岸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惜别的海岸

报导:本报记者
照片:本报资料中心

渡轮,是槟威两岸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每一天,无数的人和车,在北海和槟岛码头,往返两岸通勤;游客也爱在渡轮上,饱览槟岛离岸风光。

但在30年前,渡轮曾经成为”致命吸引力”,北海码头曾经沦为人间炼狱。

1988年7月31日下午,码头迎来超出负荷的人群,码头桥轰然坍塌,使得千多人受伤,32人送命。

人群汹涌,乃因当天两岸各有一个大型宗教庆典,船客蜂拥而至。有人问,虔诚信徒,何以遭受如此残酷命运?

与其问天,不如问人。事后调查证实,是码头公司管理严重失责所致。

今天,在船客眼中,渡轮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然而,死难者的家属及惨祸生还者,却隐隐听见,海风中的哀号声。

  • 不胜负荷——昔日的北海渡轮码头,主要以木材建造,当天因为渡轮公司没有控制船客人数,码头桥一下不胜负荷而坍塌。

  • 当场压死——码头码头桥对折成V字形坍塌后,上层船客纷纷滚落下层,许多人当场被残桓断梁压死或插死,死状见者心酸。

  • 令人心酸——一具具的死难者尸体,由灾场抬出来后,先放在空地上。他们本来要坐船去哪里已不重要,如今都是一起去停尸房。

  • 救人要紧——人性的光辉!有人不顾码头桥再度坍塌的危险,闯入灾场救人。对生还者来说,英雄恩德,永世难忘。

  • 鞋子堆积——数千人慌不择路地逃命,连身上物件掉了也不敢拿。这堆鞋子,在码头一角堆积如山,却再也找不回主人。

  • 领袖关心——时任首相马哈迪和时任槟首长林苍祐,事后火速巡视灾场,并对汽车也被残梁压成废铁,大为惊骇。

  • 茫然无助——这名妇女捡回一命后,坐在地上,茫然无助。死伤者众,恐怕她也不清楚,身上的血,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 事发当天有很多家庭一起出游,其中一户姓陈家庭的2名女儿,一死一伤,当时陈爸爸强忍身心创伤,一手抚著长女遗体,一手拥著受伤女儿。

  • 死者数日后出殡时,伤者只能坐着送行,不能像其他兄姐般跪祭。

  • 超渡法会——惨剧过后一周,广福宫举办了一场超渡大法会,大家以难过的心情进行法事,现场气氛沉重。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