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不斷介入他人的小三 | 中国报 ChinaPress

悅讀‧不斷介入他人的小三

20180729read



讀書人/張崇牧

這是人人都會成為小三的時代,我們總在無意或有意識地介入別人的事情、生命、情緒當中,然后名正言順,大搖大擺的成為小三。小三有沒有錯?若以正義魔人道德觀來判斷,小三肯定有錯。也因此《小三》這本詩集,若是落到“美江”手裡,大概就要“斷開魂結,斷開鎖鏈”了。人類演化、文明演變,似乎沒有把人世間的諸多問題變得明朗開化,現在的我們反而有些裹足不前……

黃龍坤出詩集這事,年初就已有朋友輾轉告知。后來出席大將出版社的年宴,恰巧黃龍坤也在,在送他回家時,他告訴我,他將要出詩集了!我向來都有在關注著馬華文壇上的詩人動向,不論老人、中年人、青年人,只要有風吹草動,都會去看看這些被繆斯寵愛的詩人,如何用那散亂一地的文字,透過自己的生命經驗與靈感的結合,創作出一首首非一般的現代詩來。

當然,也有很多人是冒充現代詩的面貌,寫不知所云的現代詩,然后自稱那是他們的美學觀。我向來很佛系的,別人說那是他們的美學觀就美學觀吧!反正不好的爛詩,討論再多也是爛詩。詭異的是,爛詩人偏偏可以靠關係,獲得不少人情推薦,這種推薦,如果對一個想要“德藝雙馨”的創作者、藝術家而言,那是非常不屑的。

黃龍坤尚年輕,要用上“德藝雙馨”于他而言還太早。但這本《小三》詩集倒是來得剛剛好。在《小三》的三篇序裡,也是詩人的辛金順說,這本詩集是馬華文學上首本同志詩集。對于這說法,豈不是也把“多棲”(散文、小說、詩,甚至是評論)作家楊邦尼的《刪情詩》不放在眼裡?

我沒有要挑起事端,只是想說《小三》的確是很光明正大的“同志詩”,但馬華文學史上“首本”這名義,在尚未釐清前就胡亂冠之是有點那個的(你知道的,就是那個)。然而,作為同志詩而言,《小三》是很到位的,真正吸引我的還是黃龍坤在詩裡的坦白。

解構偏見的假中立

詩人是哀傷的,黃龍坤亦然。

日常生活裡,見到的龍坤總是很坦白(露),你翻開書的封面摺頁,作者簡介上是抱著枕頭遮擋著赤身裸體的黃龍坤。這樣看似“放蕩”不羈的“臃腫”詩人,實則懷著的是極大而纖弱的對人世的哀愁。

《小三》裡的詩,喜笑怒罵皆有,然而這喜笑怒罵卻不是潑婦罵街,而是優雅平緩的對你講:“誒,活在這個世上,請你平等一點好嗎?”當然這是我的解讀,我在《小三》裡讀到的是“不帶偏見的偏見”的批判。

什麼是不帶偏見的偏見呢?要一個人不帶偏見是很難的,然,正因為人人都處在“假掰”的世道,人人都偽裝成不帶偏見去看待人事物。好比說,對同性戀這事,我們肯定遇到有人這樣說:“我不反對也不支持啊!”這就是我所說的“不帶偏見的偏見”,遇到這種人,應付他們的最佳方式,就是用黃大謙、黃小愛、皮卡忠這種不屑和尖酸刻薄去調侃批判,甚至是戲弄,以解構這種偏見的假中立。

冰山之下詩之思

扯遠了,回到黃龍坤的詩。《小三》是很有趣的,每當我說道“很有趣”這三個字,我都會思考一下,這樣對嗎?有趣的確是可以套用在龍坤身上的,但他的詩乍看有趣,實則上是深沉的,特別是〈小三〉。如果不是黃龍坤在后記裡特別強調了這首詩的創作意圖,我再次翻看,大概也不會在詩中,讀到黃龍坤對于同性戀不被承認,以及生死哀愁的思索和探討。

這是人人都會成為小三的時代,我們總在無意或有意識地介入到別人的事情、生命、情緒當中,然后名正言順,大搖大擺的成為小三。小三有沒有錯?若以正義魔人道德觀來判斷,小三肯定有錯。也因此《小三》這本詩集,若是落到“美江”手裡,大概就要“斷開魂結,斷開鎖鏈”了。人類演化、文明演變,似乎沒有把人世間的諸多問題變得明朗開化,現在的我們反而有些裹足不前。

黃龍坤的詩,直截了當,雖有幾首很別扭,但冰山之下詩人要讀者去領悟的恐怕更多更多。薄薄一冊詩集,我用了不到兩小時讀完,讀完后,薄薄一冊詩集在我心中留下的餘音,在內裡盤旋了許久許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