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不断介入他人的小三 | 中国报 ChinaPress

悦读‧不断介入他人的小三

20180729read



读书人/张崇牧

这是人人都会成为小三的时代,我们总在无意或有意识地介入别人的事情、生命、情绪当中,然后名正言顺,大摇大摆的成为小三。小三有没有错?若以正义魔人道德观来判断,小三肯定有错。也因此《小三》这本诗集,若是落到“美江”手里,大概就要“断开魂结,断开锁链”了。人类演化、文明演变,似乎没有把人世间的诸多问题变得明朗开化,现在的我们反而有些裹足不前……

黄龙坤出诗集这事,年初就已有朋友辗转告知。后来出席大将出版社的年宴,恰巧黄龙坤也在,在送他回家时,他告诉我,他将要出诗集了!我向来都有在关注著马华文坛上的诗人动向,不论老人、中年人、青年人,只要有风吹草动,都会去看看这些被缪斯宠爱的诗人,如何用那散乱一地的文字,透过自己的生命经验与灵感的结合,创作出一首首非一般的现代诗来。

当然,也有很多人是冒充现代诗的面貌,写不知所云的现代诗,然后自称那是他们的美学观。我向来很佛系的,别人说那是他们的美学观就美学观吧!反正不好的烂诗,讨论再多也是烂诗。诡异的是,烂诗人偏偏可以靠关系,获得不少人情推荐,这种推荐,如果对一个想要“德艺双馨”的创作者、艺术家而言,那是非常不屑的。

黄龙坤尚年轻,要用上“德艺双馨”于他而言还太早。但这本《小三》诗集倒是来得刚刚好。在《小三》的三篇序里,也是诗人的辛金顺说,这本诗集是马华文学上首本同志诗集。对于这说法,岂不是也把“多栖”(散文、小说、诗,甚至是评论)作家杨邦尼的《删情诗》不放在眼里?

我没有要挑起事端,只是想说《小三》的确是很光明正大的“同志诗”,但马华文学史上“首本”这名义,在尚未厘清前就胡乱冠之是有点那个的(你知道的,就是那个)。然而,作为同志诗而言,《小三》是很到位的,真正吸引我的还是黄龙坤在诗里的坦白。

解构偏见的假中立

诗人是哀伤的,黄龙坤亦然。

日常生活里,见到的龙坤总是很坦白(露),你翻开书的封面折页,作者简介上是抱着枕头遮挡着赤身裸体的黄龙坤。这样看似“放荡”不羁的“臃肿”诗人,实则怀着的是极大而纤弱的对人世的哀愁。

《小三》里的诗,喜笑怒骂皆有,然而这喜笑怒骂却不是泼妇骂街,而是优雅平缓的对你讲:“诶,活在这个世上,请你平等一点好吗?”当然这是我的解读,我在《小三》里读到的是“不带偏见的偏见”的批判。

什么是不带偏见的偏见呢?要一个人不带偏见是很难的,然,正因为人人都处在“假掰”的世道,人人都伪装成不带偏见去看待人事物。好比说,对同性恋这事,我们肯定遇到有人这样说:“我不反对也不支持啊!”这就是我所说的“不带偏见的偏见”,遇到这种人,应付他们的最佳方式,就是用黄大谦、黄小爱、皮卡忠这种不屑和尖酸刻薄去调侃批判,甚至是戏弄,以解构这种偏见的假中立。

冰山之下诗之思

扯远了,回到黄龙坤的诗。《小三》是很有趣的,每当我说道“很有趣”这三个字,我都会思考一下,这样对吗?有趣的确是可以套用在龙坤身上的,但他的诗乍看有趣,实则上是深沉的,特别是〈小三〉。如果不是黄龙坤在后记里特别强调了这首诗的创作意图,我再次翻看,大概也不会在诗中,读到黄龙坤对于同性恋不被承认,以及生死哀愁的思索和探讨。

这是人人都会成为小三的时代,我们总在无意或有意识地介入到别人的事情、生命、情绪当中,然后名正言顺,大摇大摆的成为小三。小三有没有错?若以正义魔人道德观来判断,小三肯定有错。也因此《小三》这本诗集,若是落到“美江”手里,大概就要“断开魂结,断开锁链”了。人类演化、文明演变,似乎没有把人世间的诸多问题变得明朗开化,现在的我们反而有些裹足不前。

黄龙坤的诗,直截了当,虽有几首很别扭,但冰山之下诗人要读者去领悟的恐怕更多更多。薄薄一册诗集,我用了不到两小时读完,读完后,薄薄一册诗集在我心中留下的余音,在内里盘旋了许久许久。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