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渡轮码头坍塌30周年(第4篇) 人潮涌入进退两难 洪月玉一家奇蹟无恙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北海渡轮码头坍塌30周年(第4篇) 人潮涌入进退两难 洪月玉一家奇蹟无恙

报导/摄影:罗健杰



30年了,依然忘不了那一天……

那天午后,烈阳高照。来自大山脚柔府的一户华裔善信,为了参与60年一度的观音巡境大游行,特地从大山脚搭巴士到北海码头,准备搭渡轮过海。

没有想到,灾劫在前面对着她们。

当年41岁的洪月玉、15岁女儿周莉瑛及亲戚共七八人,各把40仙船费投入硬币机。

洪月玉向記者示範,碼頭橋坍塌時,一些逃生者以雙手緊握鐵桿,避免墜下。
洪月玉向记者示范,码头桥坍塌时,一些逃生者以双手紧握铁杆,避免坠下。
洪月玉、周莉瑛歷劫余生,30年后的今天,仍難忘慘案過程。
洪月玉、周莉瑛历劫余生,30年后的今天,仍难忘惨案过程。

b>坍塌跌落车顶<

她们通过旋转栏杆后不久,发现人潮太拥挤,根本无法前进,便决定折返,然而,后面的人潮却不断涌至,让她们进退不得。

不久后,他们身处的渡轮码头桥因不胜负荷,轰然坍塌。庆幸的是,她们全部奇蹟生还。

周莉瑛(美术老师)与母亲洪月玉接受《中国报》访问,回忆起当年事发经过,心有余悸。

周莉瑛说,当天她们从大山脚搭巴士来到码头,只见码头桥上人头攒动。

“除了观音巡境大游行的人潮,当天也碰上参与大山脚圣安纳游行的人潮,估计有数以万人,以华印裔居多。”

她说,码头桥坍塌后,她跌落在一辆车的车顶上,还第一时间还查看车内无人,此时码头外的人高声大喊“出来!出来!”。

“码头桥下方,有许多正等候开进渡轮的轿车,不少司机因熄掉引擎站在一旁,逃过一劫。”

码头桥坍塌后,他们一家失散,周莉瑛牵了母亲逃出灾场。母亲混乱中欲折返寻找遗失的手提袋,也被她拉住劝阻,一家人奇蹟生还后,才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之后我就看到一具具尸体被抬出来,盖上报纸和黑色塑料袋,听到尖叫和凄惨的哭声,我才开始感到害怕。”

周璟玲:庆幸没走在桥前方

周莉瑛的堂妹周璟玲(44岁,家庭主妇)忆述,庆幸当时一家人之中的长者步伐缓慢,因此没有走在码头桥的最前方,否则结局或从此不同。

“相对后方,我觉得来自前面的伤者较多,但我们当时是处在码头桥的中间,塌下去那瞬间,我的脚骨受伤。”

她说,事发后,她只想着要快点回家,庆幸是一家人还能逃出生天,并集合在一起,如今回想此事,心里还是会害怕。

“由于报纸常有刊登回顾新闻,我也会告诉孩子这件大事。”

她补充,他们一家人,事发时年龄介于十余岁到60多岁,没有严重受伤,虽已事隔30年,如今大家都还健在,目前也还在柔府新村经营著隆光茶室。

对于这批生还者,他们当时没有留下剪报、照片或票根等可供记忆之事,只是,将这段往事封存于脑海里。

坍塌后的碼頭外觀。(檔案照)
坍塌后的码头外观。(档案照)
碼頭內一片狼藉。(檔案照)
码头内一片狼藉。(档案照)
大家合力救因坍塌而受困車內的人,不放過一線生機。(檔案照)
大家合力救因坍塌而受困车内的人,不放过一线生机。(档案照)

排队打电话报平安

码头桥出事后,附近公共电话亭挤满人潮,大排长龙,纷纷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周莉瑛说,一些民众霸占电话讲不停,她只好站到电话亭旁,提醒人们长话短说及“讲重点”,有的人讲太久,她更是主动挂断对方的电话,以求每人都能尽速给家人报平安。

“轮到堂妹拨电时,她当时讲‘大桥断了’,家里人一时吓到误以为槟城大桥断开,还问我们怎么游上岸;当时大家都惊慌,报平安后重回现场,期间我遇到同学,庆幸他们未登上板楼,逃过一劫。”

她说,由于人潮众多,当时救护车、警察都被堵在外面,幸好很多民众也有伸出援手,后来罗厘抵达现场,现场人员才将一具具尸体搬上罗厘运走。

“而渡轮也停驶,我们报了平安,才乘坐邻居召来的轿车离去。”

不让孩子到人多地方

经历惨案后幸存下来,周莉瑛连孩子要到人潮众多、热闹的地方,都会担忧安全,甚至尽量不让孩子去。

“我把惨案告诉孩子,但孩子总是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因为孩子很难想像那种惨况。”

她说,事发当天傍晚7、8时回到家,也听说当时观音像游行时有流泪的传说。

“回家后,我们也被父亲责骂了一顿,因父亲早前反对我们去凑热闹。”

她说,事后也有人指他们一家,是因父亲出任炉主而获神明庇佑。

“如今回想,我觉得我们很幸运,从那么高跌下,却能平安活着回来……”

她说,起初晚上睡觉时,她与堂妹回想起此事时,就会听见现场的尖叫和凄惨的哭声,一度难以安眠。

“后来一切恢复正常,在这30年间,我们不曾梦见过相关的画面。”

心有余悸 多年不敢登楼

洪月玉历劫余生,多年内都不敢登上楼,担忧会发生坍塌……

周莉瑛说,事发后,母亲一度不敢踏上当年大山脚的第一间超市,市区“巴刹楼上”商场,只有在多年后心情逐渐平复,才敢走上楼。

洪月玉受询时想到孩子、亲戚,事发时一起站上坍塌的板楼,结果出事后,每人却奇蹟般只受轻伤,是不幸中的大幸。

“没死,就很好了……”

她还记得,木板与铁制结构的板楼坍塌时,电线也发出应声断裂的声响,并飘散著黑烟,板楼坠下后整个变形,她也被吓傻。

“事发时有人双手捉住木板和铁杆求生,也有一名码头守卫据说跌下身亡,现场也有不少人的子女因此丧命。”

折返救老伯 青年被插死

年轻人原本已逃出生天,为了折返现场救老伯,却惨遭木材插死。

周莉瑛忆述:“那时我看到一个老伯,其脚骨受伤而凸出。老伯内疚地向旁人讲述,一个年轻人当时已逃了出来,唯他向年轻人高声呼救,年轻人回来救他,却被上方跌落的木材插中,当场身亡。他后来爬出获救,但对此感到惭愧不已。”

她说,当时渡轮已靠近码头,据知也有好几人冒险跳至渡轮逃生。

她与家人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回家时,板楼还二度发生断裂。

周莉瑛在事件中与数名亲戚,脚受轻伤,但事发时却忘了疼痛,只想着逃出生天。

“事后当局有吩咐受害者领回身分证,当年福利部也提供每名伤者约百多令吉的援助。”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