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渡輪碼頭坍塌30週年(第4篇) 人潮湧入進退兩難 洪月玉一家奇蹟無恙

報導/攝影:羅健傑

30年了,依然忘不了那一天……

那天午後,烈陽高照。來自大山腳柔府的一戶華裔善信,為了參與60年一度的觀音巡境大遊行,特地從大山腳搭巴士到北海碼頭,準備搭渡輪過海。

沒有想到,災劫在前面對著她們。

當年41歲的洪月玉、15歲女兒周莉瑛及親戚共七八人,各把40仙船費投入硬幣機。

洪月玉向記者示範,碼頭橋坍塌時,一些逃生者以雙手緊握鐵桿,避免墜下。
洪月玉、周莉瑛歷劫余生,30年後的今天,仍難忘慘案過程。

b>坍塌跌落車頂

她們通過旋轉欄杆後不久,發現人潮太擁擠,根本無法前進,便決定折返,然而,後面的人潮卻不斷湧至,讓她們進退不得。

不久後,他們身處的渡輪碼頭橋因不勝負荷,轟然坍塌。慶幸的是,她們全部奇蹟生還。

周莉瑛(美術老師)與母親洪月玉接受《中國報》訪問,回憶起當年事發經過,心有余悸。

周莉瑛說,當天她們從大山腳搭巴士來到碼頭,只見碼頭橋上人頭攢動。

“除了觀音巡境大遊行的人潮,當天也碰上參與大山腳聖安納遊行的人潮,估計有數以萬人,以華印裔居多。”

她說,碼頭橋坍塌後,她跌落在一輛車的車頂上,還第一時間還查看車內無人,此時碼頭外的人高聲大喊“出來!出來!”。

“碼頭橋下方,有許多正等候開進渡輪的轎車,不少司機因熄掉引擎站在一旁,逃過一劫。”

碼頭橋坍塌後,他們一家失散,周莉瑛牽了母親逃出災場。母親混亂中欲折返尋找遺失的手提袋,也被她拉住勸阻,一家人奇蹟生還後,才到公共電話亭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之後我就看到一具具屍體被抬出來,蓋上報紙和黑色塑料袋,聽到尖叫和淒慘的哭聲,我才開始感到害怕。”

周璟玲:慶幸沒走在橋前方

周莉瑛的堂妹周璟玲(44歲,家庭主婦)憶述,慶幸當時一家人之中的長者步伐緩慢,因此沒有走在碼頭橋的最前方,否則結局或從此不同。

“相對後方,我覺得來自前面的傷者較多,但我們當時是處在碼頭橋的中間,塌下去那瞬間,我的腳骨受傷。”

她說,事發後,她只想著要快點回家,慶幸是一家人還能逃出生天,並集合在一起,如今回想此事,心里還是會害怕。

“由於報紙常有刊登回顧新聞,我也會告訴孩子這件大事。”

她補充,他們一家人,事發時年齡介於十余歲到60多歲,沒有嚴重受傷,雖已事隔30年,如今大家都還健在,目前也還在柔府新村經營著隆光茶室。

對於這批生還者,他們當時沒有留下剪報、照片或票根等可供記憶之事,只是,將這段往事封存於腦海里。

坍塌後的碼頭外觀。(檔案照)
碼頭內一片狼藉。(檔案照)
大家合力救因坍塌而受困車內的人,不放過一線生機。(檔案照)

排隊打電話報平安

碼頭橋出事後,附近公共電話亭擠滿人潮,大排長龍,紛紛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周莉瑛說,一些民眾霸佔電話講不停,她只好站到電話亭旁,提醒人們長話短說及“講重點”,有的人講太久,她更是主動掛斷對方的電話,以求每人都能盡速給家人報平安。

“輪到堂妹撥電時,她當時講‘大橋斷了’,家里人一時嚇到誤以為檳城大橋斷開,還問我們怎么游上岸;當時大家都驚慌,報平安後重回現場,期間我遇到同學,慶幸他們未登上板樓,逃過一劫。”

她說,由於人潮眾多,當時救護車、警察都被堵在外面,幸好很多民眾也有伸出援手,後來羅厘抵達現場,現場人員才將一具具屍體搬上羅厘運走。

“而渡輪也停駛,我們報了平安,才乘坐鄰居召來的轎車離去。”

不讓孩子到人多地方

經歷慘案後倖存下來,周莉瑛連孩子要到人潮眾多、熱鬧的地方,都會擔憂安全,甚至盡量不讓孩子去。

“我把慘案告訴孩子,但孩子總是覺得我像在開玩笑,因為孩子很難想像那種慘況。”

她說,事發當天傍晚7、8時回到家,也聽說當時觀音像遊行時有流淚的傳說。

“回家後,我們也被父親責罵了一頓,因父親早前反對我們去湊熱鬧。”

她說,事後也有人指他們一家,是因父親出任爐主而獲神明庇佑。

“如今回想,我覺得我們很幸運,從那么高跌下,卻能平安活著回來……”

她說,起初晚上睡覺時,她與堂妹回想起此事時,就會聽見現場的尖叫和淒慘的哭聲,一度難以安眠。

“後來一切恢復正常,在這30年間,我們不曾夢見過相關的畫面。”

心有餘悸 多年不敢登樓

洪月玉歷劫余生,多年內都不敢登上樓,擔憂會發生坍塌……

周莉瑛說,事發後,母親一度不敢踏上當年大山腳的第一間超市,市區“巴剎樓上”商場,只有在多年後心情逐漸平復,才敢走上樓。

洪月玉受詢時想到孩子、親戚,事發時一起站上坍塌的板樓,結果出事後,每人卻奇蹟般只受輕傷,是不幸中的大幸。

“沒死,就很好了……”

她還記得,木板與鐵製結構的板樓坍塌時,電線也發出應聲斷裂的聲響,並飄散著黑煙,板樓墜下後整個變形,她也被嚇傻。

“事發時有人雙手捉住木板和鐵桿求生,也有一名碼頭守衛據說跌下身亡,現場也有不少人的子女因此喪命。”

折返救老伯 青年被插死

年輕人原本已逃出生天,為了折返現場救老伯,卻慘遭木材插死。

周莉瑛憶述:“那時我看到一個老伯,其腳骨受傷而凸出。老伯內疚地向旁人講述,一個年輕人當時已逃了出來,唯他向年輕人高聲呼救,年輕人回來救他,卻被上方跌落的木材插中,當場身亡。他後來爬出獲救,但對此感到慚愧不已。”

她說,當時渡輪已靠近碼頭,據知也有好幾人冒險跳至渡輪逃生。

她與家人到公共電話亭打電話回家時,板樓還二度發生斷裂。

周莉瑛在事件中與數名親戚,腳受輕傷,但事發時卻忘了疼痛,只想著逃出生天。

“事後當局有吩咐受害者領回身分證,當年福利部也提供每名傷者約百多令吉的援助。”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