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诗人之手 激荡擂天鼓声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诗人之手 激荡擂天鼓声

架勢人物——二十四節令鼓原創人之一陳再藩(小曼)
架势人物——二十四节令鼓原创人之一陈再藩(小曼)

特约:子若
图:连利元/受访者提供



从最初的九鼓演变成后来的二十四节令鼓,30年来,全球先后出现过逾三万个鼓手以“擂动擎天的鼓声,思我不息的薪传”初心,摆出非一般架势的雄浑鼓阵,用撼动人心的鼓乐,鼓舞著每一个跟它美丽邂逅的生命!
这一切“鼓丽”出自陈再藩(小曼)在会议上的一个发想、一张构图,也幸好身边有个文化挚友,已故音乐家陈徽崇,让一切符合发生的偶然性,也存在发展的必然性!

一张手绘图
飞天出彩成标志

二十四节令鼓横空出世,享誉全球,追查源头,更是激起大马人心中的隆隆鼓声。二十四节令,并非师自中国、台湾或香港,而是从大马发起,且灵感来自诗人的一个念头……

小曼老師說,二十四節令鼓在草根階層走了30年,走到今天這個高度與遠距。此時此刻,他冀望國內能有24家企業挺身而出,當起企業鼓手領養二十四節令鼓未來十年的發展,必將出現不一樣的風景線!
小曼老师说,二十四节令鼓在草根阶层走了30年,走到今天这个高度与远距。此时此刻,他冀望国内能有24家企业挺身而出,当起企业鼓手领养二十四节令鼓未来十年的发展,必将出现不一样的风景线!

如果你在网络上查找“二十四节令鼓”关键字,维基百科或百度百科会告诉你乃至全世界的人,这是大马华人社会的创作,一种结合二十四节气、书法,以及南狮单皮鼓的鼓艺表演,于1988年由我国已故音乐家陈徽崇及诗人陈再藩联合创作。

单看内容,已经令人热血沸腾,更别说亲耳目睹节令鼓声连天的气势磅礡,足以让人看到热泪盈眶!这是属于这片赤道土地上的文化产物,如今遍布在世界各地,这是一个值得拥有国人肃然起敬的文化成就。

今年八月尾,在半岛上的南方大地,将再一次擂动鼓声,第五届国际二十四节令鼓节将临,并以“三十而立,鼓舞天下”之名,粉墨登场!用30年时间深耕,在二十节令鼓终于走到自立于世的此时此刻,《架势堂》有二十四节令鼓创始人之一的陈再藩来做客。

陈再藩是马华诗人,笔名为“小曼”,毕业于新加坡(前)南洋大学商科工商管理系。毕业后,业余创作政治漫画,曾为马、新两岸的报章撰写专栏,作品有现代诗诗集《茧》、《小曼诗藏》等等。

如今,他担任南方大学学院的策略发展部总监、文物与艺术馆馆长,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他是许多重要文化创意的设计者,以及大型文化项目的推手,他也是一名称职的文化工作者。

二十四节令鼓之所以横空而世,源自于1988年新山中华公会承办的第九届全国舞蹈节,出自于他的一张手绘构图……

从敦煌深掘挖出二十四节令鼓

日前,从柔佛新山风尘仆仆来到吉隆坡的小曼,在城里一家剧场边的咖啡座里,给我们再次忆述当年创作二十四节令鼓的经历。他或许跟无数的人叙述了无数次,但每一次的忆述都有不同领悟,更何况,用30年时间来成就与坚守一项文化任务,如是日子绝非短暂,如是感触亦非浅薄。

在那个以“九舞”为名的第九届全国舞蹈节上,小曼写的一首诗让陈徽崇老师谱上了曲,作成了《启舞》这首歌,此歌后来成了舞蹈节的主题曲,“当初写这歌词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焦点是舞蹈,鼓乐是伴奏。”直至这首歌成了主题曲后,他下意识觉得有点单调,因此认为伴奏应该亮相了。

这首歌的歌词里有一段写到︰“鼓乐不息千年……某年某月,我们已习惯过节”在一次的会议里,“当别人在讨论别的事情时,我即场画了一张伴奏呈现的画面。”这张画即是现在广泛流传且被谈论、被刊登的《九鼓雷鸣》开幕构图。

“在这张画里头,大部分人忽略的一个细节是,九个鼓手的前面有两盏照射灯,把鼓手的影子照到背幕上,这样有点类似敦煌的壁画。”飞天是敦煌莫高窟的艺术标志,小曼是之前看到鼓节海报出现类似“飞天”的画面,因而把他的思絮带到了敦煌的壁画上。

“这个是近因。”凡事有近因,也必有远因,他接着分析说,近年来,他最常思索的是,他跟陈徽崇老师之间的创作关系,“自1986年合作举办大型中秋园游会后,但凡后来合作个案里头,都存在一个重要的元素,那就是‘过节’。”

“1987年,为配合中秋园游会而把《传灯》这首歌带进来之后,徽崇他心中有一个意念,那就是把一首歌唱成一个节。"“节”之于他很重要,“在我看来,华人传统节日要有歌、有舞蹈、有音乐,还有特别的礼仪、习俗、食物、风俗、传说,以及故事,那么,一个节日才有它的个性与丰富性。”

这个元素是他跟陈徽崇一起沿着前进的方向,当他们在办舞蹈节时,为了使它更丰富,于是有了各类包装,包括:主题曲、开幕仪式、舞台内外的设计……“这些的东西一再冲击着我们不断去挖掘,而那些动作应该是在挖矿,直到最后,二十四节令鼓被我们挖出来了。”

小曼于1988年為“九舞”繪畫的“啟舞”九鼓雷鳴構圖,非常經典。如今,這張圖成為二十四節令鼓同道中人的佳話(畫)!
小曼于1988年为“九舞”绘画的“启舞”九鼓雷鸣构图,非常经典。如今,这张图成为二十四节令鼓同道中人的佳话(画)!

雷鸣三日不息四季为九鼓加持

小曼依然记得,“九舞”开幕仪式上的《九鼓雷鸣》,震撼了现场所有观众,大家起哄,感动至深,“原本只在三天活动中的首天亮相的九鼓雷鸣,在主办当局和观众的要求下,一连三天都上演。”

如果只是表演一天,一切可能就止步于那一天了。那是1988年的人间四月天,“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冲击,那是因为大家喜欢。喜欢什么呢?喜欢九个鼓一起擂响发出来的声音,它的冲击力很震撼!”

从当初的纸上谈兵到现场亲耳目睹,他同样被震撼到了,“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从写主题曲到完成,整个创作过程看似一条龙的有去无回,实则分成三个不同阶段,期间心情转折亦很大。

从那年四月出现的九鼓演变到同年六月的二十四节令鼓,当中,不能不提一本诗集,是它启动了他的灵感泉源,“当时,我刚好买了一本新书,那是台湾的向阳写了一本以《四季》为名的的诗集。”

“这本诗集内容不是写春夏秋冬,而是二十四节气。”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接触二十四节气,“在这之前,跟多半大马人一样,对廿节气都是略懂罢了!”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他才发现,华人的岁月是可以以此分割,“二十四个节气就是一年的顺序,每一个节气就是一个节点。”

当时,他脑海里闪现的和他心里所想的对接上了,“对了,就是二十四个。”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他想出了以二十四个狮鼓来代表每一个节令,配以书法艺术为二十四面单皮鼓刻背,构成一支天人合一的大型鼓阵,“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在文化藝術的路上,小曼(左)與陳徽崇惺惺相惜,后來共同創作名滿天下的二十四節令鼓,2009年更被列入馬來西亞非文化物質遺產。
在文化艺术的路上,小曼(左)与陈徽崇惺惺相惜,后来共同创作名满天下的二十四节令鼓,2009年更被列入马来西亚非文化物质遗产。

千千万万人参与
艺路不孤单

第一支二十四节令鼓,成立于1988年的6月12日,小曼说,当年,这个大鼓的题字仪式和成立典礼,就在新山古老的柔佛古庙举行。

根据当年的报导,12位来自我国和新加坡的著名书法家齐聚古庙挥毫,为二十四面大鼓题上二十四节气,一时之间,鼓、二十四节令、书法艺术和文化香火汇集成一体,二十四节令鼓就在这个富有意义的背景下,宣告诞生。

看似偶然,亦有必然

经过卅年岁月的凝炼,二十四节令鼓经历不只一次的蜕变,而当年与小曼一同催生二十四节令鼓的陈徽崇也在十年前告别了人间,他没有机会看到鼓节的出现,很可惜。问他近十年一个人走,孤单吗?“不是一个人走,一路上有很多人陪同。”

他说,二十四节令鼓是千千万万人参与出来的,“我跟陈徽崇开了一个头,他一直在做推广和教学工作。自他离开之后,我继续做推进的任务,包括:整个产业生态的创造、找理论的基础。”

上周五是陈徽崇逝世十周年纪念日,他到墓园凭吊老朋友去了,他有感而言道:“有的时候,我在想说,这一生人里头,假如没有像徽崇这样一个朋友,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便有他这样一个朋友,假如没有那一系列文化活动的刺激,也同样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认为,有些事情有它的偶然,亦有它的必然。

自1986年开始,他俩是这片土地上重要的文化推手,也是文化好搭档,“他搞艺术,我则负责文化活动的策划、包装与执行。”两人的合作可说是天衣无缝,“他给我最好的是,对艺术与文化的执著;而我可以给他的是,让他想做的事情得以实现。”

可是,在二十四节令鼓这件事上,两人的角色却对调了,“这是我想做的事,反而是他帮我实现了。如果不是这个朋友,而是换成别人来做,结果可能不一样了,”幸好就是他!非常完美。”

他觉得,这个朋友在二十四节令鼓这文化动作上赋予了艺术的呈现,“他并非照单而做的创作者,反而有进行深层思考,比如:在最早期的乐谱里面,有很多是跟农业的插秧、收割这些东西有关,他同时融入了四季里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过程。”

在他的眼里,这个创作里的思考是非常珍贵的!人生得一此相识相知、相惺相惜的良朋“艺”友,今生无悔,亦无悔今生!

小曼與手集團創辦人吳聖雄在商討鼓節事宜,后者在憶述舊事時說道,當年陳徽崇老師不辭勞苦,每個週末從新山驅車到芙蓉教他們打二十四節令鼓,他后來把擊鼓變成職業,成立了國內首支自資且以企業方式經營的專業敲擊鼓團。
小曼与手集团创办人吴圣雄在商讨鼓节事宜,后者在忆述旧事时说道,当年陈徽崇老师不辞劳苦,每个周末从新山驱车到芙蓉教他们打二十四节令鼓,他后来把击鼓变成职业,成立了国内首支自资且以企业方式经营的专业敲击鼓团。

天下鼓手是一家家要多大有多大

对于当年这个突发奇想,小曼认为,二十四节令鼓的诞生为大马华人开启新的篇章,“大家才开始对二十四节令有所认识。”二十四节令鼓是文化艺术的传播,更是古老智慧的传承!

由于古代农作的背景,中华文化里头的人跟土地、大自然存在紧密的关系,“从土地上酝酿出来的哲学与思维不少,若是仔细看二十四节气,可看出中国古代的环保意识,人们皆按时序的变化做该做的事。”

随着2016年中国二十四节气被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17年中国再接再厉成立二十四节气研究中心,他认为,此举措的其中一个原因是,随着当下城市化普遍之后,过多的科技化与急功近利的生活,使得人们需要将传统的东西沉淀到新一代里头。

在大马,小曼与陈徽崇为二十四节气的文化做了一次有生命力的呈现,并且还在传播当中,传播力量依然巨大,它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满足于文化、艺术、团康、健身等多方面的功能性,“它的魅力慢慢地被我们挖出来了!”

一直在为二十四节令鼓进行宏观推展的小曼说道,从当初学校一步一脚印走出来,2010年国际节令鼓节的出现,把二十四节令鼓推向精致化,尔后,又有了区域赛至精英赛,使得二十四节令走向更完整的机制与平台,创造出属于大马二十四节令鼓的生态圈,“越走越能看到未来的地平线!”

他在今年6月13日在面子书以《而立。鼓舞》写了一段感言,文末,他写到:“天下鼓手是一家,这个家,要多大就有多大!”站在此时此处凝望远方的地平线,只要把故事说好,使命做妥,期待二十四节令鼓另一个卅年、五十年的美丽风景!

第五届国际二十四节令鼓节
★日期 : 24/8星期五,精英赛
25/8星期六,节令鼓节
★票价 : 单日票券分为普通券60令吉
(学生券30)及贵宾券100令吉
★购票热线 :新山中华公会07-2788999及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07-2249633
★地点 : 柔佛新山巴西古当市政局室内体育馆
近日,他們也在手機架設一個互聯網平台,裡頭記錄全球逾三百支二十四節令鼓隊伍的分佈與性質(專業、大學、中學、小學、企業等)的詳情。列表顯示,世界第一支二十四節令鼓隊——柔佛新山寬柔中學二十四節令鼓隊于1988年6月12日正式成立。
近日,他们也在手机架设一个互联网平台,里头记录全球逾三百支二十四节令鼓队伍的分布与性质(专业、大学、中学、小学、企业等)的详情。列表显示,世界第一支二十四节令鼓队——柔佛新山宽柔中学二十四节令鼓队于1988年6月12日正式成立。

一晃眼,卅年過去了!此圖為1988年在柔佛古廟舉行的二十四節令鼓成立儀式和大鼓題字儀式之珍貴畫面。
一晃眼,卅年过去了!此图为1988年在柔佛古庙举行的二十四节令鼓成立仪式和大鼓题字仪式之珍贵画面。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