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白鞋犯了什么罪?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小地球‧小雪:白鞋犯了什么罪?

统考的千头万绪还未明朗化,国家高等教育贷学金被拖欠的上百亿金额还没要回来,教育部就先管了孩子们的鞋。说是基于许多家长的要求而从善如流,豪气干云地即时宣布,明年起一律改穿黑鞋!教育部自我感觉良好,而货仓里还有白鞋的商家们则倒霉了。



白鞋犯的是什么错?就是得常洗,家长嫌烦。

咦?洗鞋不是孩子自己的任务吗?做家长的怎么非得要往自己身上揽?孩子的作业,您要不要也替他写?

白鞋脏了看得见,得洗,烦。黑鞋脏了看不见,所以不必洗,不烦。所以,看得见的脏得洗,看不见的脏不必洗。请问,看不见的脏,不是脏吗?

洗校鞋,是我童年记忆的一部分。小时候每周都得洗鞋,而且得赶在星期六洗,以免来不及在星期一之前晒干。

那时,一般都是兄妹三人,一起在厕所里刷鞋子,一边刷一边玩水玩泡泡,洗一双鞋能洗一小时!偶尔妹妹生病,我们心不甘情不愿,得连她的鞋子一起洗。

偶尔耍无赖,用点小聪明骗妹妹帮我洗。偶尔想偷懒,催眠自己鞋子还不是很脏,所以留待下周一起洗。最开心就是周末碰上雨天,妈妈就会特赦我们这一周的洗鞋任务。

洗鞋子不是刷干净了就行,洗净之后还得涂上一层鞋粉,放在太阳底下晒干,鞋子才会像新的一样,耀眼的白。

在我的年代,所谓鞋粉已经不是粉,而是介于液体和果冻之间的白色颜料。涂这鞋粉有功夫,得轻手得仔细,只涂在布料处。有时候涂得马虎,一边厚一边薄,边边角角不是没涂到,就是涂过界。晒干之后,那“艺术效果”更加明显,来不及补救的话,只好尴尴尬尬上学去。

有时候为了躲懒,不洗鞋便直接涂鞋粉,效果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

要是乖乖地做好每一道程序,星期一就可以穿上干净洁白、吸满了太阳能量的鞋子,配上白衬衫,神清气爽地上学去。哪一天若是不小心把鞋子弄脏了,可是会心疼的。

这每一星期都得洗鞋子,当然不是什么令人享受的差事,却也不失为一项日常磨练。而且,当孩子的总有本事在苦中作乐,最终留下的,也只是甜美可爱的回忆。

现在,教育部为了“体恤”家长,让大家都穿黑鞋,引起反弹,一点都不奇怪。一来,如此行事的确仓促了;二来,换不换黑鞋,不是一件影响社稷的要事,教育部在这个时候作如此宣布,倒予人轻重不分、急功近利之感。

治国如烹小鲜,要翻动得等对的时机,否则弄巧反拙,落得个皮开肉绽的下场,一点儿也不好看。

现职建筑工程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