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白鞋犯了什麼罪? | 中国报 ChinaPress

小地球‧小雪:白鞋犯了什麼罪?

統考的千頭萬緒還未明朗化,國家高等教育貸學金被拖欠的上百億金額還沒要回來,教育部就先管了孩子們的鞋。說是基于許多家長的要求而從善如流,豪氣干雲地即時宣佈,明年起一律改穿黑鞋!教育部自我感覺良好,而貨倉裡還有白鞋的商家們則倒霉了。



白鞋犯的是什麼錯?就是得常洗,家長嫌煩。

咦?洗鞋不是孩子自己的任務嗎?做家長的怎麼非得要往自己身上攬?孩子的作業,您要不要也替他寫?

白鞋髒了看得見,得洗,煩。黑鞋髒了看不見,所以不必洗,不煩。所以,看得見的髒得洗,看不見的髒不必洗。請問,看不見的髒,不是髒嗎?

洗校鞋,是我童年記憶的一部分。小時候每週都得洗鞋,而且得趕在星期六洗,以免來不及在星期一之前曬干。

那時,一般都是兄妹三人,一起在廁所裡刷鞋子,一邊刷一邊玩水玩泡泡,洗一雙鞋能洗一小時!偶爾妹妹生病,我們心不甘情不願,得連她的鞋子一起洗。

偶爾耍無賴,用點小聰明騙妹妹幫我洗。偶爾想偷懶,催眠自己鞋子還不是很髒,所以留待下週一起洗。最開心就是週末碰上雨天,媽媽就會特赦我們這一周的洗鞋任務。

洗鞋子不是刷干淨了就行,洗淨之后還得塗上一層鞋粉,放在太陽底下曬干,鞋子才會像新的一樣,耀眼的白。

在我的年代,所謂鞋粉已經不是粉,而是介于液體和果凍之間的白色顏料。塗這鞋粉有功夫,得輕手得仔細,只塗在布料處。有時候塗得馬虎,一邊厚一邊薄,邊邊角角不是沒塗到,就是塗過界。曬干之后,那“藝術效果”更加明顯,來不及補救的話,只好尷尷尬尬上學去。

有時候為了躲懶,不洗鞋便直接塗鞋粉,效果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

要是乖乖地做好每一道程序,星期一就可以穿上干淨潔白、吸滿了太陽能量的鞋子,配上白襯衫,神清氣爽地上學去。哪一天若是不小心把鞋子弄髒了,可是會心疼的。

這每一星期都得洗鞋子,當然不是什麼令人享受的差事,卻也不失為一項日常磨練。而且,當孩子的總有本事在苦中作樂,最終留下的,也只是甜美可愛的回憶。

現在,教育部為了“體恤”家長,讓大家都穿黑鞋,引起反彈,一點都不奇怪。一來,如此行事的確倉促了;二來,換不換黑鞋,不是一件影響社稷的要事,教育部在這個時候作如此宣佈,倒予人輕重不分、急功近利之感。

治國如烹小鮮,要翻動得等對的時機,否則弄巧反拙,落得個皮開肉綻的下場,一點兒也不好看。

現職建築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