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對牛談情──藥師這幾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牛小流:對牛談情──藥師這幾年

編輯曾建議我以藥劑師的經驗,寫些職場體驗的文章,我是藥劑師沒錯,卻不懂如何下筆。原因無他,因為我不覺得自己是很成功的藥劑師,也說不上什麼心得可分享——我是個平凡至極的醫院藥劑師。



藥劑師是怎樣的工作?顧名思義,藥劑師就是知曉藥物知識的專才。撇開大眾熟悉的派藥工作,在醫院任職的藥劑師也參與化療調配、營養劑調配、血液藥物測量、學術研究等不為人知的工作,有者更擔當藥物咨詢櫃檯,提供及時準確的藥物資訊。以上所述的工作內容,我只在實習期間參與過,成為執照藥劑師後,我就被分配到偏僻小鎮的醫院任職,並以倉庫藥劑師的身分工作至今。

我相信大家對倉庫藥劑師可是聞所未聞,而倉庫藥劑師的工作就是管理藥物倉庫,負責處理採購預算和藥物物流。這也意味著我的例常就是與文件為伍,其他部門會依照需求傳送訂單給我,我就確保醫院藥物處於充足狀態,周旋於同僚與供應商。若門診部來電劈頭就是一句救命,我只好厚著臉皮,將這番話轉述給供應商,懇求他們緊急送貨。

這倒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救援,藥物短缺不能叫病人暫停服藥,身為倉庫藥劑師必須立刻與鄰近醫院聯繫,若對方貨源充足,試著和對方借存貨應急,美其言借藥,實則劉備借荊州……開玩笑,借了終究要歸還,若選擇含混帶過,下次藥物短缺對方就不會伸出援手。

最為難的情況是注射液短缺,醫院每天用量不少,藥物體積龐大,動輒就是幾十箱運輸量,若要相關工作人員浩浩蕩蕩地從其他醫院扛回自家醫院,相信他們都不會給我好臉色。縱使對方忘記下訂,但病人安危始終是我們的首要考量,我只好想盡辦法解決困境,一定要做到。

我每天就躲在醫院角落倉庫幹活,偶爾會到服務櫃檯派藥,如此一來逐漸淡忘藥理,也說不上是學識淵博的藥劑師了。工作一段時間後,與大學朋友碰面,他們對於我的工作性質都是同情表情,嘟囔這死板的工作不好做,勸我盡快換部門。我也曾遇過一名同行,知曉我的工作崗位後就不願和我多交流。在他們眼裡,想必我是不稱職的藥劑師,這也難怪,不派藥的藥劑師,還能算是藥劑師嗎?

這情景我不陌生,記得剛升上大學時,我和好友到中學老師家裡拜訪,他知曉我是藥劑師後,冷冷一句,怎麼好選不選去讀藥劑系?據他的說法,藥劑師並不是醫藥服務的前線,若立志懸壺濟世,還是醫生更為貼近病患。緊接著的幾年拜訪,他還是重複著一樣的說辭,後來連提不想提了。

現在的我,都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個很好的藥劑師?就算要我寫藥劑師的故事,也不過是寫下我對這份工作的一廂情願,我不及其他藥劑師那麼知識淵博,也自知沒那個資歷大談病房故事。可我還是不斷思考,這樣的自己能寫出怎樣的藥師故事?

自稱帥牛,想成為文字裡的小丑,用文字感動世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