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大人也有难过的时候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个孩子──大人也有难过的时候

好一阵子,小女孩没打电话给我,大概生活过得好好的,很充实。我不是不乐和她说话,只是,有时候碰到不对的时候。她过往都选在周末打电话给我,现在有时候是下午,或者,我拖着疲累身心,因为夜归,好不容易在曾经拥挤的车厢里找到一个休息的角落。当时静默,车厢还有别人,但谁也不想说话。



唯独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直到有一天,我在工作中,受了一些委屈,繁忙的工作将要吐出的那口气压在丹田下,我不想说话,因为一说话,就如同爆出的熔岩泥浆,很难看。于是我无法接她的电话,也实在无暇接她的电话。我的手指已无法从键盘抽离,我的呼吸已经忙得没有聊天的空隙。

晚上,我再次接到她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的铅笔盒不见了。我很想告诉她,我的快乐也是不见,我找不到了,怎么办?

但我没说什么,只是说,我很累,你的铅笔盒在哪里不见的,就从哪里开始找。然后尽早结束一场通话。放下电话,我无力地瘫在床上,我的快乐不见很久,我甚至忘记我上次见到快乐是什么时候,我又该从哪里开始找呢?

女孩,抱歉,不是你的错。你绝对有撒娇的权利。只是,人长大了,总有一些不快乐的时候,你得自己面对。

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粽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