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個孩子──大人也有難過的時候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個孩子──大人也有難過的時候

好一陣子,小女孩沒打電話給我,大概生活過得好好的,很充實。我不是不樂和她說話,只是,有時候碰到不對的時候。她過往都選在週末打電話給我,現在有時候是下午,或者,我拖著疲累身心,因為夜歸,好不容易在曾經擁擠的車廂裡找到一個休息的角落。當時靜默,車廂還有別人,但誰也不想說話。



唯獨我的電話響了起來。

直到有一天,我在工作中,受了一些委屈,繁忙的工作將要吐出的那口氣壓在丹田下,我不想說話,因為一說話,就如同爆出的熔岩泥漿,很難看。於是我無法接她的電話,也實在無暇接她的電話。我的手指已無法從鍵盤抽離,我的呼吸已經忙得沒有聊天的空隙。

晚上,我再次接到她的電話。她告訴我,她的鉛筆盒不見了。我很想告訴她,我的快樂也是不見,我找不到了,怎麼辦?

但我沒說什麼,只是說,我很累,你的鉛筆盒在哪裡不見的,就從哪裡開始找。然後盡早結束一場通話。放下電話,我無力地癱在床上,我的快樂不見很久,我甚至忘記我上次見到快樂是什麼時候,我又該從哪裡開始找呢?

女孩,抱歉,不是你的錯。你絕對有撒嬌的權利。只是,人長大了,總有一些不快樂的時候,你得自己面對。

基因學博士。青春耗在實驗座上看油粽籽和基因圖,是個愛說故事的理科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看影音熱議更多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