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贝多芬的田园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赵德和:写意写──贝多芬的田园

“田园交响曲,与其说是景色的画像,其实它更像感觉的表达。第一章:到访乡间再次被唤醒的喜悦,第二章:悠悠河流的景色,第三章:村民欢聚一堂,第四章:突然被暴风雨干扰,第五章:感恩以及对神灵的礼赞。”贝多芬如此形容这首交响曲。大自然一直都是贝多芬获取慰藉的泉源,1808年,相隔了六年,贝多芬再次踏入海林根施塔特的这片土地上。六年前,萌生自杀念头的他便是在这地方写下为人津津乐道的海林根施塔特遗嘱(Heiligenstadt Testament),当中一句“是艺术,就只是艺术留住了我。啊!在我尚未把我感到的使命全部完成之前,我觉得不能离开这个世界。”(傅雷译)依旧振奋人心!



在维也纳森林漫步的他,把乡间的大草原、河流、鸟鸣、酒吧里半醉的乐手,还有那比文明还早的蓝天,精确地往手中那本小簿子里转化成音符。

这是贝多芬唯一一首以标题音乐的方式来呈现的交响曲,但如他所言,这更像是他尝试描述置身大自然怀抱时,当下的精神状态。

说回当晚的音乐会,压轴曲目就是这首《田园》,鸟语花香的世界只需稍微的想像力便即现眼前,但在还没说接下来发生的事前,我必须先提一提在1808年12月22日的那场传奇性音乐会。

当晚,贝多芬在维也纳河畔剧院首演了他的第五和第六首交响曲、C大调弥撒、合唱幻想曲、第四首钢琴协奏曲和贝多芬的即兴演奏,几乎全是他的传世佳作,音乐会耗时四小时,是场名副其实的音乐马拉松,费解的是,没有任何关于这场音乐会的评论可寻,而这也是贝多芬完全耳聋之前的最后一次公开演出了。

当晚,难熬的不是音乐会的长度,而是那寒风凛冽的天气,当音乐进行着时,观众在没有暖气的音乐厅里,不停地往手心呼气,跺脚,试想想,《田园》的音乐和刺骨的寒流要如何达到融合?

说回当时的我,当音乐大约进行到第三乐章时,相隔同一排五六个位子的一个女孩突然呕吐,一阵酸臭扑鼻而来,当时我是竭力尝试以强化听觉的集中力来抵消嗅觉灵敏,即使成效不显著。

但其实到最后,当不如意的事情发生时,关键还是我们选择回应的态度而已,也算是斯多葛精神的一种表现吧?

现在想起来,第三乐章的村民欢聚一堂,我想也许半醉的乐手过后也多喝了两杯,那接着发生的事就合情合理了。那一次,或许是我唯一一次,兼具视觉、听觉与嗅觉的体验“田园”了。

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