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新加坡詩歌節vs馬來西亞詩歌節 | 中國報 ChinaPress

周若鵬:新加坡詩歌節vs馬來西亞詩歌節

日前我受邀到新加坡詩歌節發表主題演講,談的是動地吟與海峽兩地的華語詩歌朗誦。我說,我感到無比榮幸,真的。邦咯島詩歌節原來來到第八屆了,從來沒邀請過我。此活動網上資料貧乏,我還是從新加坡作家蔡志禮教授的文章得知有此詩歌節。另外,喬治市文學節本來也沒邀請過馬華作家,後來我要自薦才“受邀”。新加坡看到我、邀請我,我怎不感萬分榮幸?



我在演講中大略介紹兩地詩歌朗誦概況,不是本文重點,重點是詩歌節帶給我的感動和啟發。開幕禮上,印度詩人以淡米爾語朗誦詩歌,竟以華樂伴奏,這樣的跨界合作還算是跨界嗎?如果在一個本就是各族文化並存的國度,這或許就只是自然發生的組合而已。詩歌節四語詩歌並重,各族詩人都出席交流,沒有誰被忽略,最讓我動容的是特設移工詩人環節。年前新加坡曾辦移工詩文創作比賽,已是第二屆,不只讓國人通過作品看到移工心聲,我相信移工也會因此在異鄉覓得一陣溫暖。

特設移工詩人環節

我倒在自己地頭覺得很不溫暖。官辦的邦咯島詩歌節號稱吸引了200位詩人,來自20幾個國家,然無視大半馬華詩人(還是有人出席的,比如王濤,但我實在找不到其他記錄)。此時此刻,我的國家還正在爭議承認不承認統考,以及語言尊卑問題。我在新加坡詩歌節感受到的互相尊重,在自己的國家看不到。

 當然,我不會天真得以一次詩歌節判斷新加坡,國情不同,新加坡各語文的生存空間都在強勢英文下有所局限,但官方公平對待和資助各方,還是惹人艷羨。

我國政府多有不足,但不要都怪政府。其實許多活動由政府主催,但執行統籌的是民間團體。喬治市文學節主辦方之前有接觸過馬華作家,但沒有回覆,一而再再而三,既然馬華作家冷感,主辦方也就懶理了。為什麼沒有回覆?大概覺得以英語為主要媒介語的活動事不關己。這些是我後來直接聯絡主辦方得知的隱情,邦咯島詩歌節可能也面對一樣的情況,這很難說,因為我還沒有聯絡過主辦單位。為什麼這樣的聯絡工作由我在做?這是我的責任嗎?我只是出於關心,能出力就出力。我們不能一面躲在角落,一面控訴沒人看見自己。

山不過來,我過去。喬治市文學節對馬華作家無任歡迎,自3年前第一次接觸成功以後,每一屆都有馬華作家受邀參與。讓我去找出邦咯島詩歌節的負責人,接洽以後馬華詩人受邀應該也會變成常態。對於中文教育、統考的態度也一樣,別人不瞭解我們,我們繼續用中文在自家圈子裡控訴是沒有用的,要把手伸出去交朋友,終會有轉機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