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边城新山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边城新山

旅行,是为了寻找回家的路。在我从台北毕业回到新山后,特别有这样深刻的感受。回头看看我不曾仔细端详的家乡,说是家乡,但我又不出生于此,只是生活最长时间,常有不知道自己属于何方的感觉。



我很喜欢在老街走动,当时我还不会开车,总是搭乘123路巴士,从我家出发,现在开车只需要15分钟的路程,那时要用40分钟才能抵达。世界越来越快,现在我常感受身体与精神跟不上世界的速度,总是焦虑和沮丧。

相对于台北的单一文化,我更喜欢马来西亚的多元,我喜欢看着不同肤色、说著不同语言的人们在这个空间穿梭流动。有朋友来南方小住,我定要带他们去老街区,感受市区的新山。

那时候因为卫生糟糕、发出恶臭而被覆蓋起来的新山母亲河沙玉河,现已净化、敞开。越过河流和行人步道,喧闹的印度街播发宝莱坞的歌曲,散发著浓郁的茉莉花香,穿过色彩斑斓的街道,往右是自律街的百年柔佛古庙。在大学毕业以前,我从来没参与过每年阳历正月廿一的古庙游神。走进肃穆沉静的柔佛古庙,香火迷离,信徒投入香油钱后,庙祝击鼓奏报天庭,若逢穆斯林祈祷时间,祷告声在空中飘荡,那一刻十分迷人。

往海峡方向走去,就可到达陈旭年街。老街的咖啡店、海南人的面包西菓,在这些新山人的集体回忆前,我仿彿是个全然的他者。打那时候起,我开始去了解这座城,从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开始,才打开了我认识百年新山的第一页。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