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靖:蓝涩靖态──真有必要演讲?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马保靖:蓝涩靖态──真有必要演讲?

我是低调的人,不喜欢在众人前演讲。读小学的六年时光,几乎每年都代表班级参加说故事或演讲比赛;父亲偶尔还会“先斩后奏”替我报名参加公开的讲笑话比赛。赛前训练都由父亲包办,监督指正我的声调语气,指导我的动作表情。那时我虽没有拒绝的权力,却也没产生不喜欢或喜欢的念头,仅“遵旨”行动。奖是得了好几次(且大都获前三名),却没特别兴奋;输了也不沮丧。现在回想,那是父亲的用心良苦,希望自幼训练成一个懂说话的孩子,长大后较容易生存。



上了中学,学校与家长的关系不像小学那般密切,就算举办任何这类校内比赛,父亲也无从得知(也或许是他把训练对象转移到小我七岁的弟弟身上)。就这样,我不再参加任何演讲比赛,木讷个性逐渐成型,口拙自此成了我的“注册商标”。

延续至大专生涯,及出社会工作以后,呈献课业、向客户汇报计划书等事时,当下感觉是,“我”深埋在身体很里面很里面的位置,遥控著与我外型相似的个体,如梦似幻,不时冒出来回应听众的询问,再缩回身体里去……

身任总编辑以后,了解“说话的艺术”更形重要,无时无刻不只是个人,也是出版社的代言人。过去好几场新书发布会等活动,在社长、副社长的鼓励(淫威)下,我登台对着群众说开场白。事前当然有撰写演讲稿,对着空气背稿照着全身镜训练表情,如此这般用至少三天时间准备,但总会临阵失去信心,禁不住结巴。

我也知晓可不断训练以克服这硬伤的道理,于是好几次毛遂自荐,替作家朋友的新书分享会担任主持人或共同分享人。与人搭档的好处,是会有人分担压力,说话也较自然,不再那么紧张。

但,这样又会有其他问题了,比如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在台上需做好控制嘴巴的临场反应,避免祸从口出。

此外,我也从史蒂芬金《牠》一书中的主角威廉邓布洛身上取经。话说威廉自小说话结巴,虽经口语特殊专人调正,长大后不再口吃,但他还有一个独门诀窍——放慢说话速度。

放慢说话速度,我提醒自己,但偶会瞄到观众闭起眼睛做沉思状时,就会开始紧张,说话情不自禁地加速;有时主办方更会好意提醒演讲尽可能速战速决,这等于是加重我的压力。

从政治美剧《纸牌屋》、电影《王者之声:宣战时刻》等影视作品窥见演讲对群众的魔力,但我有自知之明,也不想成为信口开河之辈,沉默是金是我向来奉守的圭臬。要我练就如马英九、马哈迪、马云般的说话功力,也只能随缘。

木讷、口拙、闷骚……一路走来,始终如一,我欣喜接受这些所谓“我的注册商标”。

大将出版社总编辑。私下是半调子影痴、书痴、生活白痴。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