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没有永远的立场 》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刘彦运《没有永远的立场 》

前苏联最高领导人史达林在世时非常器重和信任赫鲁晓夫,把他培养成接班人。史达林逝世后,赫鲁晓夫顺理成章成为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在当权后常在大会上批评史达林执政时的政策,很多属下官员不以为然。很多官员认为,既然赫鲁晓夫早就认识到史达林的错误,为什么在史达林当政时,从来没提出反对意见,反而参与了这些错误行动?



有一次,赫鲁晓夫在会议上再次大肆批评史达林的错误时,在座官员有人忍不住,写了一张纸条,传给正在台上演讲的赫鲁晓夫。赫鲁晓夫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那时候你在哪里?”赫鲁晓夫看了大声质问:“是谁写的这张纸条?有勇气的话现在马上站出来!”现场一片寂静,没人敢站出来。过了几分钟,赫鲁晓夫平静的说:“好吧,我告诉你,我当时就坐在你现在的座位上。”

网民嘲讽立场反复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政治上没有永远的立场,也没有永远的原则,只有永远的权力。谁能掌握话语权,谁就能说话大声,决定一切。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以反对党议员身分针对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制度化拨款独中及华小、增建华小等课题质疑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及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无法兑现竞选宣言中的承诺,并频频回转,导致华教发展增添许多未知数。魏家祥更列出张念群的6个过失,指张念群在华教课题上立场反复,作秀多过做事。

成为反对党议员后的魏家祥,确实发挥了反对党议员应有的立场,在针对华教课题提出质询时有理有据,词锋犀利。不过,网上亲希盟政府的网民则一片声嘲讽魏家祥是个称职的反对党议员,反问魏家祥为何在国阵政府当权时,有关华教课题为何不敢出声?不敢向巫统据理力争?

各方的政治博弈

同样的,亲反对党的网民也大肆嘲讽张念群在当反对党议员时对增建华小、独中制度化拨款及承认统考课题义正辞严,如今当了副教育部长,反而立场反复,无法有个准确决断,给人当家不当权的印象。

其实这就是执政党与反对党立场对调之后出现的必然现象,不但执政党及反对党代议士需要适应,人民也需要重新适应。当政治立场调换后,思维也必须跟着转换,这是必然要经历的。

在一个以巫裔族群占多数,华裔人口占少数的我国社会,华教课题,尤其是承认独中统考的课题,始终是个敏感课题。确切的说,独中统考课题已不是教育课题,而是政治及种族课题。如今,不但反对党巫统及伊斯兰党大力反对承认统考,连一些马来非政府组织也反对承认统考。不论哪个政党联盟执政,要解决这个课题都必须大费周章,并非“走完一哩路”这么简单,这当中肯定涉及各方的政治博弈。

持平而论,涉及华教敏感课题,可能连教育部长也无法擅自决定,更别说副教育部长了。华教课题,包括承认统考的话语权,最终还是要首相作出最后决定!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