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彥運《没有永远的立场 》 | 中国报 ChinaPress

劉彥運《没有永远的立场 》

前蘇聯最高領導人史達林在世時非常器重和信任赫魯曉夫,把他培養成接班人。史達林逝世后,赫魯曉夫順理成章成為蘇聯共產黨第一書記。赫魯曉夫在當權后常在大會上批評史達林執政時的政策,很多屬下官員不以為然。很多官員認為,既然赫魯曉夫早就認識到史達林的錯誤,為什么在史達林當政時,從來沒提出反對意見,反而參與了這些錯誤行動?



有一次,赫魯曉夫在會議上再次大肆批評史達林的錯誤時,在座官員有人忍不住,寫了一張紙條,傳給正在台上演講的赫魯曉夫。赫魯曉夫打開紙條一看,上面寫著:“那時候你在哪裡?”赫魯曉夫看了大聲質問:“是誰寫的這張紙條?有勇氣的話現在馬上站出來!”現場一片寂靜,沒人敢站出來。過了幾分鐘,赫魯曉夫平靜的說:“好吧,我告訴你,我當時就坐在你現在的座位上。”

網民嘲諷立場反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政治上沒有永遠的立場,也沒有永遠的原則,只有永遠的權力。誰能掌握話語權,誰就能說話大聲,決定一切。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裡魏家祥以反對黨議員身分針對承認華文獨中統考文憑、制度化撥款獨中及華小、增建華小等課題質疑教育部長馬智禮博士及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無法兌現競選宣言中的承諾,並頻頻迴轉,導致華教發展增添許多未知數。魏家祥更列出張念群的6個過失,指張念群在華教課題上立場反覆,作秀多過做事。

成為反對黨議員后的魏家祥,確實發揮了反對黨議員應有的立場,在針對華教課題提出質詢時有理有據,詞鋒犀利。不過,網上親希盟政府的網民則一片聲嘲諷魏家祥是個稱職的反對黨議員,反問魏家祥為何在國陣政府當權時,有關華教課題為何不敢出聲?不敢向巫統據理力爭?

各方的政治博弈

同樣的,親反對黨的網民也大肆嘲諷張念群在當反對黨議員時對增建華小、獨中制度化撥款及承認統考課題義正辭嚴,如今當了副教育部長,反而立場反覆,無法有個準確決斷,給人當家不當權的印象。

其實這就是執政黨與反對黨立場對調之后出現的必然現象,不但執政黨及反對黨代議士需要適應,人民也需要重新適應。當政治立場調換后,思維也必須跟著轉換,這是必然要經歷的。

在一個以巫裔族群佔多數,華裔人口佔少數的我國社會,華教課題,尤其是承認獨中統考的課題,始終是個敏感課題。確切的說,獨中統考課題已不是教育課題,而是政治及種族課題。如今,不但反對黨巫統及伊斯蘭黨大力反對承認統考,連一些馬來非政府組織也反對承認統考。不論哪個政黨聯盟執政,要解決這個課題都必須大費周章,並非“走完一哩路”這么簡單,這當中肯定涉及各方的政治博弈。

持平而論,涉及華教敏感課題,可能連教育部長也無法擅自決定,更別說副教育部長了。華教課題,包括承認統考的話語權,最終還是要首相作出最后決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