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綜:野家子談——又談到共業 | 中国报 ChinaPress

旅綜:野家子談——又談到共業

台灣友人從巴塞羅納過境,會逗留一個下午。恰巧我也在巴塞出差,就安排了見面。先岔開話題,說說社交媒體吧!十幾年前,社交媒體剛冒起時,個人隱私安全是最大隱憂。我們處于最底層、鏈條終端的使用者,最低限度的保護措施,就是使用化名。話說,現在所用的筆名也是這麼來的。



社交媒體作為當代人的另一面身分,或多或少還是需要經營的。至于我,算不上經營,也沒有成為網紅的企圖,但視其為插科打諢的平台,偶爾也嘗試嚴肅議題討論。整體而言,盡量做到涵蓋範圍更廣,保持與現實沒太大落差就是。加上加友條件不怎麼設限,結果就是好友圈都是許多現實素未謀面的真實人物。所以這次見面,我在此處是異鄉人,有朋自遠方來,肯定懷有期望。可能平時在網上稍有互動,對于這位朋友,是有一分大抵的印象。

由于朋友是出家眾,聚餐地點自然就選擇位于巴塞老區的素食餐館。在歐洲,素食概念與華人“吃齋”概念不相同。西方的素食有時是不禁海鮮只禁陸上動物。還有幾乎可以肯定的,西方素食觀不禁五辛。五辛即蔥、蒜、薤、韭、興渠。據說這五種植物氣味太大,會干擾人體修行,故佛教或一貫道素食者通常都不吃。朋友也深知此處自有不便之處,食物雖有五辛,卻還能遷就,頓時我們僧俗間就少了那份拘謹,接著就能談得很開。

我們就此談起華人素食文化,我們都同意“愛摻假”是最引人詬病。所謂摻假,就是大量製造所謂的素雞、素魚蝦等人造食物。雖在亞洲華人地區素食餐館比較普遍,但略顯不自然那也是事實。比如,餐牌上“雞”則以“G”代替,“蝦”則以“下”、“魚”以“余”等之。這類搞笑諧音無力還擊“齋口不齋心”的批評,也就是在情在理的事了。

餐畢,不徐不疾來到聖家族教堂前打卡,也沒走多遠就選擇教堂前方的公園凳子坐下,繼續地聊。話題很多卻不太記得細節了,只記得那麼一刻聊得正興,但朋友就有突然停止說話,仰望劃過天空的飛機。靜止以后,再接著說:“飛機是當代進步的象徵,但公園是百年以前的建築,我們的當代很忙碌,還好還有一片園區讓人延續古人的閒適。”

哇!頓時禪意十足!聖家堂前“何時竣工”是不能避免回答的問題。最新官方預測將于2026年竣工,這是歷時140年的工程,橫跨好幾代人心血。關于這點,朋友拋出“共業”一說。我頓時怔了一下,怎麼一個完工遙遙無期的事情與共業牽扯起來了?再說,“共業”可是我國上屆大選的熱門詞彙呢!心裡暗忖,不會有什麼關聯吧?且聽聽他如何解說:

業,做“行為”解。行為,必定產生后果。且不論聖家堂的宗教神聖性質,其美學價值也是超豐富的,這麼有價值的事,能不多讓更多人參與嗎?一起參與的行為就是共業!只要一天不完工,就有繼續建設的目標。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價值取捨,建設本來就是一場共業,在(無法了結)的好事上凝聚行為發揮影響,不也是好事一樁?哇!又是另一枚禪意彩蛋!

時間終究會過去,朋友也要啟程往下個目的地。這場僧俗對談也需要暫停一下了。送別朋友后,我突然想起十年前十五碑寺院菩提樹下,一位長老的贈語:“是你要賺生活,別讓生活賺了你!”我今天提早收工,也是賺了。

旅綜——輾轉于歐亞澳三大陸,學習音樂與語言,讀書不擇題材只為充門面的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