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為一哩路,暫退一步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王振文:為一哩路,暫退一步

有部宣導影片,讓我印象深刻:一名身穿黑西裝、白襯衫搭配淺紫色條紋領帶的小伙子,挨家挨戶地敲門,徵詢鎮上每個人的同意,好讓他跟心愛的女人結婚。



那是愛爾蘭多年前一部宣導婚姻平權的短片,最后字幕寫著“若必須先得到400萬人的同意才能結婚,你有何感受”,道出了同志伴侶想結婚,世人卻百般阻撓的切身之痛。

相似的劇情,也在1萬多公里外的我國上演著。但我說的不是同志婚姻,而是統考文憑。

反對婚姻平權的宗教團體和人士大多擔心,一旦同志伴侶獲准結婚,將嚴重削弱傳統家庭觀念、使人性別錯亂、危害人類未來;在我國,反對政府承認獨中統考文憑的政黨和組織,則是以馬來文作為國文的地位將被典當、國家教育政策被破壞、促進國民團結的努力付諸流水為由,籲請政府切勿為了履行承諾而倉促做出決定。

前新聞、通訊及文化部長還理直氣壯地說,政府必須依據民意來做決定。其口中的民意,即多數人的意見;華人人口少,政府萬萬不可向少數低頭,否則國家將步向滅亡。

不管你認不認同,總之,很多人認同就對了。不止很多人,而是有越來越多人認同。

上週末,由捍衛穆斯林社群運動發起的“反對承認統考”集會,不僅有約7000人到場支持,多個原本不咬弦或曾經跟董教總站在同一陣線的馬來人組織,如今也因為立場相同、目標一致而走在一起。

無形的圍牆與暗湧

皆因在野黨和媒體在大選后的窮追猛打,挑起了馬來社群的神經線,一波接一波的反對聲浪,揭露我國各族之間意見分歧、社會矛盾與敵對情緒實則仍未消除的現實面。

眼前最大的障礙,不是高喊反對口號的人群,而是人群身后那無形的圍牆,以及圍牆底下那一股湍急的暗湧。

圍牆,是聯邦憲法所保障的特殊地位與權益,是馬來社群的舒適圈,也是每一個馬來人的自我防衛機制;暗湧,則是對華人、中華文化、華裔經濟影響力所懷有的恐懼與顧忌,也是憲法明文保障、扶貧政策推行了幾十年都消弭不了的不安及恐慌。

欲速則不達,把任何一方逼得狗急跳牆,對爭取政府承認統考文憑一事毫無幫助。也許,暫且退一步,以免反統考情緒激化,才是最明智的抉擇。

用教育解救教育

折衷,讓步,或許是解決統考議題的最終方案。但那充其量也只是治標,不是治本。

換言之,城牆還在,暗湧未退。

要拆除城牆與疏通湍流,需要的不僅僅是時間,還有教育。和再教育。

比起教育部長提出的誠信,我們更應該灌輸下一代“公平共享,和諧共處”的觀念。

唯有打從心底接受且認同“人人生而平等”的普世價值觀,把國家建立在公平的基礎上,各族之間才能真正不分你我地共享資源、共享權力、共享生活、共享喜悅、共享繁榮;唯有學會尊重,懂得求同存異的意義與美麗,同時熱愛並珍惜和平,不同膚色的馬來西亞人才能和諧地同住一片土地上。

就連人口大多為天主教徒的愛爾蘭,3年前也已公投通過修憲以保障婚姻平權。終有一天,統考文憑也將得到其他種族的認同與肯定,獲得正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