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为一哩路,暂退一步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振文:为一哩路,暂退一步

有部宣导影片,让我印象深刻:一名身穿黑西装、白衬衫搭配浅紫色条纹领带的小伙子,挨家挨户地敲门,征询镇上每个人的同意,好让他跟心爱的女人结婚。



那是爱尔兰多年前一部宣导婚姻平权的短片,最后字幕写着“若必须先得到400万人的同意才能结婚,你有何感受”,道出了同志伴侣想结婚,世人却百般阻挠的切身之痛。

相似的剧情,也在1万多公里外的我国上演着。但我说的不是同志婚姻,而是统考文凭。

反对婚姻平权的宗教团体和人士大多担心,一旦同志伴侣获准结婚,将严重削弱传统家庭观念、使人性别错乱、危害人类未来;在我国,反对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政党和组织,则是以马来文作为国文的地位将被典当、国家教育政策被破坏、促进国民团结的努力付诸流水为由,吁请政府切勿为了履行承诺而仓促做出决定。

前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还理直气壮地说,政府必须依据民意来做决定。其口中的民意,即多数人的意见;华人人口少,政府万万不可向少数低头,否则国家将步向灭亡。

不管你认不认同,总之,很多人认同就对了。不止很多人,而是有越来越多人认同。

上周末,由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发起的“反对承认统考”集会,不仅有约7000人到场支持,多个原本不咬弦或曾经跟董教总站在同一阵线的马来人组织,如今也因为立场相同、目标一致而走在一起。

无形的围墙与暗涌

皆因在野党和媒体在大选后的穷追猛打,挑起了马来社群的神经线,一波接一波的反对声浪,揭露我国各族之间意见分歧、社会矛盾与敌对情绪实则仍未消除的现实面。

眼前最大的障碍,不是高喊反对口号的人群,而是人群身后那无形的围墙,以及围墙底下那一股湍急的暗涌。

围墙,是联邦宪法所保障的特殊地位与权益,是马来社群的舒适圈,也是每一个马来人的自我防卫机制;暗涌,则是对华人、中华文化、华裔经济影响力所怀有的恐惧与顾忌,也是宪法明文保障、扶贫政策推行了几十年都消弭不了的不安及恐慌。

欲速则不达,把任何一方逼得狗急跳墙,对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一事毫无帮助。也许,暂且退一步,以免反统考情绪激化,才是最明智的抉择。

用教育解救教育

折衷,让步,或许是解决统考议题的最终方案。但那充其量也只是治标,不是治本。

换言之,城墙还在,暗涌未退。

要拆除城墙与疏通湍流,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教育。和再教育。

比起教育部长提出的诚信,我们更应该灌输下一代“公平共享,和谐共处”的观念。

唯有打从心底接受且认同“人人生而平等”的普世价值观,把国家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各族之间才能真正不分你我地共享资源、共享权力、共享生活、共享喜悦、共享繁荣;唯有学会尊重,懂得求同存异的意义与美丽,同时热爱并珍惜和平,不同肤色的马来西亚人才能和谐地同住一片土地上。

就连人口大多为天主教徒的爱尔兰,3年前也已公投通过修宪以保障婚姻平权。终有一天,统考文凭也将得到其他种族的认同与肯定,获得正名。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