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玻璃市州破晓时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秀青:青空翫味——玻璃市州破晓时分

披着空顶还高挂黑丝绒的晨早六时,自樟仑T宿驰往玻璃市州立公园,预期能在八点前抵达,于十一点离开后,回到樟仑午餐再赶回槟城,享三小时的游园鸟赏。



这座位于马来西亚北端的国家公园,邻近泰国且两国边境乃在群山之间,故必须经过三个关检。于未入出区所途经的景致,由于地广人稀、道路宽畅,车辆疏少、房舍散落,令人有心旷神怡的爽朗,尤以某路段的视野,竟得以开阔到四面几近地平线的幅员。

昨日午后一场大雨,不知绵延到夜晚何时才止?今日迥然不同的好天气,于跨过七点时分,东方明珠晨光渐露,颜容蛋色搭以周边浓郁的红浮升;穹苍呈湛蓝的淡抹涂层,云朵片片拌些小卷,近朝日的罅隙则著以胭脂浅粉,欲活泼万物生命。然,大地还惺忪酣睡,仍覆蓋著神秘薄纱,赖着床挣扎着起身,尚未施上亮妆,不愿掀帘见客。

太阳神丝毫不动怒,以温柔缓步慢将上来,以和悦慈容笑看世间懒态,以逐次染织天幕成明透晶罩,以渐透粉色衬托云朵,排阵一日精神之锦簇逐次演绎。也挥军一群群白鹭昂扬翔飞过往,或高或低地集体欢愉赴宴,自有成竹与定向,令赏者也精神宁静高雅。

动而不惊这片由黑转白的历程,美而不言这瞬息万变的精湛泼洒,不禁被绮丽出心情快逸松软的无求,被拖曳出融于环境自然的无分,浸淫于大爱的宽怀胸襟,赞喟大空的无限纳度,己之无形、心之我慢、力之我傲,这刹那沉沦消陨!

陈秀青——台湾人;曾任资讯软体经理及财会经理,今,日作小文提炼心之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