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秀青:青空翫味——玻璃市州破曉時分 | 中國報 ChinaPress

陳秀青:青空翫味——玻璃市州破曉時分

披著空頂還高掛黑絲絨的晨早六時,自樟崙T宿馳往玻璃市州立公園,預期能在八點前抵達,於十一點離開後,回到樟崙午餐再趕回檳城,享三小時的游園鳥賞。



這座位於馬來西亞北端的國家公園,鄰近泰國且兩國邊境乃在群山之間,故必須經過三個關檢。於未入出區所途經的景緻,由於地廣人稀、道路寬暢,車輛疏少、房舍散落,令人有心曠神怡的爽朗,尤以某路段的視野,竟得以開闊到四面幾近地平線的幅員。

昨日午後一場大雨,不知綿延到夜晚何時才止?今日迥然不同的好天氣,於跨過七點時分,東方明珠晨光漸露,顏容蛋色搭以周邊濃郁的紅浮升;穹蒼呈湛藍的淡抹塗層,雲朵片片拌些小捲,近朝日的罅隙則著以胭脂淺粉,欲活潑萬物生命。然,大地還惺忪酣睡,仍覆蓋著神秘薄紗,賴著床掙扎著起身,尚未施上亮妝,不願掀簾見客。

太陽神絲毫不動怒,以溫柔緩步慢將上來,以和悅慈容笑看世間懶態,以逐次染織天幕成明透晶罩,以漸透粉色襯托雲朵,排陣一日精神之錦簇逐次演繹。也揮軍一群群白鷺昂揚翔飛過往,或高或低地集體歡愉赴宴,自有成竹與定向,令賞者也精神寧靜高雅。

動而不驚這片由黑轉白的歷程,美而不言這瞬息萬變的精湛潑灑,不禁被綺麗出心情快逸鬆軟的無求,被拖曳出融於環境自然的無分,浸淫於大愛的寬懷胸襟,讚喟大空的無限納度,己之無形、心之我慢、力之我傲,這剎那沉淪消隕!

陳秀青——台灣人;曾任資訊軟體經理及財會經理,今,日作小文提煉心之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