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1篇)‧亞洲稀土廠 33年抗爭之路 | 中国报 ChinaPress

流金年代(第1篇)‧亞洲稀土廠 33年抗爭之路

每週五登場

稀土廠,為了這三個字,霹靂人民經歷了長達33年的抗爭,直至去年,才完整落幕。



亞洲稀土廠於1979年獲大馬政府批准,在霹靂紅坭山新村拿乞路開設化學提煉廠,並於1982年正式開始運作。

有關提煉廠是從錫礦廢料渣質獨居石中提出化學元素釔(Y),釔是一種稀土原料,是科技產品與化學工業中的必要原料。

可是,在加工提煉釔的過程中,會散發具有輻射性的塵埃及氣體,並且會遺下輻射性廢料。而這些含有輻射性的氣體與廢料,很可能會透過食物、水或空氣被人體吸收,吸收者的免疫系統不但會受破壞,甚至還有致癌的可能性。

提煉廠經營2年後,當地部分居民先後被驗出血液含鉛量超標、患上癌症、白血病等等,同時提煉廠附近的居民的先天低能兒、孕婦流產、嬰兒夭折發生率也大大提升。

當地居民得知提煉廠宣佈永久關閉後,紛紛前往現場查看。
當地居民得知提煉廠宣佈永久關閉後,紛紛前往現場查看。

20180528-cr180330perak003-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0-noresize

當年檳城消費人協會曾為此作出統計,期間提煉廠一帶共有3名居民離奇身亡、8名兒童受輻射影響患上血癌,其中6名癌童最終也死於癌症、5名初生嬰兒被診斷先天腦殘,之後僅2名嬰兒成功存活,而孕婦流產及嬰兒夭折率也是全國的3倍。

可是,提煉廠真正為當地居民帶來的禍害,到底有多深,沒有任何單位作出一個專業的調查。儘管沒有任何官方數據供參考,但為此受害的居民心中,仍會留下一道永世難忘的傷痕,難以為外人道。

種種現象讓居民開始懷疑罪魁禍首就是提煉廠,為了避免有居民繼續受害,紅坭山、拿乞、萬里望及白麗沙花園的居民遂成立“四區防毒委員會”,要求提煉廠停止運作,並開始走上長達33年,艱辛且萬難的抗爭之路。

隨後,這起風波不但引起全馬人民關注,事件更被搬上了國際舞臺,四區居民獲得多個國家的聲援,日本、美國、澳洲及加拿大的環保與醫院研究專家更提供實際的支持行動,協助調查提煉廠的埋毒槽與附近的環境。

當地居民為了健康,紛紛站出來反對。
當地居民為了健康,紛紛站出來反對。

20180528-cr180330perak011-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3-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4-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5-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6-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7-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8-noresize

調查報告出爐後,證實提煉廠的埋毒槽不符合規格,提煉廠附近的輻射水平更超出標準多達800倍。

1985年2月,7位當地居民作為四區代表,入稟怡保高庭正式起訴提煉廠,1個月後,法庭批出臨時禁令,勒令提煉廠暫時禁止提煉及丟棄廢料。

不過,到了1987年,提煉廠獲原子能執照局批出恢復生產執照,提煉廠於同年2月5日重新運作,新埋毒槽地點則設立在萬里望升旗山下。

“四區防毒委員會”也立即重組,將防毒行動擴大至7個地區,委員會也改名為“霹靂反輻射抗毒委員會”。

委員會隨後將行動升級,發動2萬人的抗議行動,期間更爆發警民衝突,不少居民在事件中受傷。

委員會將行動升級,發動2萬人抗議行動期間,警方也嚴陣以待,派員駐守紅坭山新村。
委員會將行動升級,發動2萬人抗議行動期間,警方也嚴陣以待,派員駐守紅坭山新村。

1987年9月,法庭正式開審居民申請永久禁止提煉廠運作案件,5年後即1992年7月,怡保高庭宣判居民勝訴,提煉廠必須立即停止運作。

審訊期間,受提煉廠毒害的居民更試過租了約20輛巴士,近千名居民結伴前往高庭外等候,以第一時間獲得最新消息。提煉廠也不甘示弱,於同月23日上訴到最高法院,最終的結果則出乎意料,居民一方敗訴,法院於1993年12月23日宣判提煉廠上訴得直。

委員會與提煉廠對薄公堂期間,受提煉廠毒害的居民結伴前往高庭外等候,以第一時間獲得最新消息。
委員會與提煉廠對薄公堂期間,受提煉廠毒害的居民結伴前往高庭外等候,以第一時間獲得最新消息。

20180528-cr180330perak007-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09-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19-noresize

20180528-cr180330perak021-noresize

之後事件的走向更峰迴路轉,提煉廠獲判上訴得直後不到一個月,即於1994年1月18日宣佈永久關閉。

儘管當時提煉廠已宣佈關閉,但拆除工程卻拖至2003年,並花了2年時間才成功拆除,之後也進行了永久埋毒槽工程。

霹靂州政府於2010年2月11日正式接收提煉廠地段,並於2017年9月接手處理永久埋毒槽,整個抗毒事件總算完整落幕。

提煉廠公佈新埋毒槽地點設立在萬里望升旗山下後,委員會發動2萬人的抗議行動。
提煉廠公佈新埋毒槽地點設立在萬里望升旗山下後,委員會發動2萬人的抗議行動。
年老的居民,也不惜長途跋涉到法庭外等候第一手消息。
年老的居民,也不惜長途跋涉到法庭外等候第一手消息。
審訊期間,警方也派出大批人手駐守在法庭外。
審訊期間,警方也派出大批人手駐守在法庭外。
審訊期間,受提煉廠毒害的居民更試過租了約20輛巴士,近千名居民結伴前往高庭外等候。
審訊期間,受提煉廠毒害的居民更試過租了約20輛巴士,近千名居民結伴前往高庭外等候。
撰稿:劉偉俊
旁述:黃治振
編輯:溫琦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