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辨是“菲”‧歧视 | 中国报 ChinaPress

病辨是“菲”‧歧视

魏莅菲
魏莅菲

文:魏莅菲



我吃完午餐便回到诊所,经过等候区走进房间。眼看等候区的小女孩被母亲叫回身边,那中年妇女低下头对小女孩说:“不要过去,你看tattoo,等下坏人捉了你。”“Tattoo…”小女孩喃喃自语,一头栽进妈妈怀里。

 隔着他们一个空座位,坐着一位文身男,从右手腕往上至肩膀纹了一堆我看不出是什么的图案。虽然他坐着,乍看便知他身形壮硕,手臂大概比我大腿粗壮。文身男看似年出三十,耳洞大得明显,耳朵勾著耳机,头仰著靠墙,双眼紧闭,像是听着耳机里的音乐。

我也一样有“文身”

我回到工作岗位,替病人看诊,病人一位接一位先后轮着号码,进出我的房间。轮到文身男进来了。他说话语气温和,彬彬有礼,谈吐中透露了他的专业。原来文身男是精算师,而他手臂上的图案设计据他解释是毛利人的雕刻图案。

 我脑海里面闪过那中年妇女对女儿说的话,她说:“你看tattoo,等下坏人捉了你。”我真的看到了他墨绿色的文身,却看不清他是不是坏人,但我明确地看见了那中年妇女的歧视。难道真的会拐了小女孩吗?凭他一整个手臂的文身?我为中年妇女对他的歧视感到不忿。

 为什么有文身便是坏人?为什么要这么影响着下一代人的想法?我甚至有点愤怒,因为我相信这个社会上,歧视文身的人何止这位中年妇女?被歧视的何止有文身,还有说也说不完的各类歧视。男人流眼泪便是懦弱?单亲妈妈便是生活不检点?挂诊精神病科就全都是疯子?还有一堆说不完的歧视。

我用黑色原子笔在手腕上画了小熊。我把“小熊文身”藏在衣袖下。中年妇女带着女儿进来问诊的时候,我有意地把我的长袖卷起来。小女孩看见我手腕上露出来的“小熊文身”,她先是微笑,随即身子缩了一下,转向妈妈,指著“小熊文身”给妈妈看。我笑着对小女孩说:“Doctor有tattoo。你喜欢doctor的tattoo吗?”中年妇女瞄了瞄我的“文身”,表情冷淡,嘴边应着小女孩:“Tattoo…”

小女孩伸出了手,她的指尖在我的“文身”上滑动,我看见她眉头间难掩的喜悦,嘴边轻轻地唱着歌谣。中年妇女没说什么。大概我不像会拐走小女孩的人吧,即便我也一样有“文身”。四周安静,我只听见小女孩哼唱着的旋律,而我内心深处的呐喊也在这旋律中得到释放。

魏莅菲——毕业于俄罗斯国家研究医学大学,曾任吉隆坡中央医院和增江政府诊疗所医生,现服务于新山苏丹依斯迈医院麻醉部。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