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故事‧山水莫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主題故事‧山水莫欺!

20180804mountain01



老人家說:欺山莫欺水。
有經驗的冒險王卻會提醒你:山水莫欺!!
大自然變幻莫測,游戲山水之間,一定要有安全意識……

報導:譚絡瑜
圖:受訪者提供

徒步冰河
履薄冰

黃嘉偉在零下30度結冰河上行走7天,是一趟極為冒險之旅。
黃嘉偉在零下30度結冰河上行走7天,是一趟極為冒險之旅。

前不久,泰國清萊12名少年足球員和教練探險洞穴遭困18天,動員千人救援,最終奇蹟得救,因而牽動全球人心,這次事件讓我們從中學習到什麼?

天有不測之風雲,大自然變幻難捉摸。欺山莫欺水,意指山比水安全,但即使是山,也可能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風雨,危機四伏。泰國“野豬”少年足球隊和教練受困洞穴就是因為下雨淹水,他們得救歸功於史前無例的救援行動,也得說運氣太好。

“欺山莫欺水”此話原本指的是山中有百忌,宜慎言慎行,不冒犯當地民俗,安全離去還是容易的。 但是到了水裡,就難了,河川湖海較高山密林更危機重重,稍有不慎,溺斃慘變水鬼的機會比爬山作樂更高。因為你看不到水裡的暗流漩渦,身體不好會抽筋更危險,如果遇到意外,在水裡很難自救。

然而,熱愛戶外活動的人們,雖知山水危險仍往山水去,為什麼呢?我們找來幾位朋友分享他們的故事。

在結冰河面徒步如履薄冰,雖然危險但絕美景色也是畢生難得一見。
在結冰河面徒步如履薄冰,雖然危險但絕美景色也是畢生難得一見。

停下來更危險雙腳會壞死!

37歲的黃嘉偉從事IT相關工作,內在的探險因子促使他走過世界許多地方,做過充滿冒險的旅行。2017年,嘉偉與6位友人到北印度進行一趟難度很高的旅程--冰河徒步7天。

表面冰下面水

印度的扎斯卡山谷(Zanskar Valley)隱匿在高聳的喜馬拉雅山脈的崇山峻嶺之中,平均海拔3600公尺,最高山峰達7000公尺,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與世隔絕。恰達(Chadar,意思是毯子)徒步路長約100公里,這條路可能只適合1月和2月走,由於河面冰層的凍融反覆無常,走這條路困難重重。冰面下快速流動的河水,以及不斷變幻的天氣,讓冰層承受巨大的壓力。這導致冰層每隔幾天就會破裂、崩塌、下陷。來此探險的游客必須聘用當地嚮導,並掌握冰上行走的技巧,還得在出發前做全身檢查,確保健康及BMI指數沒有超標才具備資格。

嘉偉與友人出發前10天,當地才剛發生暴風雪,恰達徒步路有人走了10天出不來。幸好當他們徒步時都是大晴天,但也隱藏另一種危機,因為冰在太陽照射下會融化,走在冰河上形同成語“如履薄冰”。

當地嚮導用木制雪橇拖著行李,輕松飛快地滑行,游客背著7公斤重背包排成一列行走。有時為了確保大家的安全必須用繩子繫著,以防有人不小心滑倒掉落冰河。嘉偉是走在最後的一個,通常走在最後也最危險,踩在被前人踏過的路,看到表層冰面已經裂開,還得硬著頭皮通過,步步為營,心跳一百。

“河面只是表層結冰,冰面下的河水溫度很低,如果不小心掉下去,短短幾秒內就會凍死。好幾次我腳下的冰面裂開,一只腳踩進了水,水淹至膝蓋之際,幸好及時另一只腳跨上冰面,才免於整個人落水。”他回憶說,逃過一劫後還不能停下來,必須繼續行走,腳部血液循環才不會壞死。

黃嘉偉(右二)和友人挑戰恰達徒步,留下終身難忘回憶。
黃嘉偉(右二)和友人挑戰恰達徒步,留下終身難忘回憶。
晚上在冰天雪地搭營帳過夜,嚴寒中很難入睡,最折磨是半夜起身上廁所(后方藍色布帳)。
晚上在冰天雪地搭營帳過夜,嚴寒中很難入睡,最折磨是半夜起身上廁所(后方藍色布帳)。
山谷中唯一道路遭土崩,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只能等軍人來開路。
山谷中唯一道路遭土崩,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只能等軍人來開路。

鑽進三個睡袋依然寒氣逼人!

每天長時間行走,晚上就在雪地里紮營過夜。“我們帶去的營帳頂不住零下幾十度的寒冷,鑽進三個睡袋也睡不著,結果大家跑進廚房營帳里擠成一堆取暖。”避免患上高山症必須吃藥,而在戶外上廁所最為折磨,小便都會結成冰柱,為免半夜起身上廁所,他都盡量睡前一小時不喝水。

他走完冰河,乘坐小貨車離開山谷時遭遇的險境,更是真正的生死一線間。當時唯一通道被土崩封住去路,全部車輛停下幾個小時等軍人開路。他好奇下車去看熱鬧,拍完照後突然見當地人慌張跑掉,還未會過意來時聽到有人用英語喊:“Run!”他才發現上方再度發生土崩,泥石夾著雪滾下,剛拔腿逃跑,大石頭便擦身而過,差幾寸就擊中他。“當時腦袋一片空白,完全不懂害怕,後來才意會如果被石頭敲到頭,當場就Bye Bye了。”

人類的生命在大自然中非常渺小,天氣和意外不在人的掌握中,去戶外做極限活動是自我挑戰,及時反應可以救自己一命,但更多時候靠的是運氣。

乘客紛紛從車上下來在路邊痴等土崩道路修復,一等幾個小時。
乘客紛紛從車上下來在路邊痴等土崩道路修復,一等幾個小時。

雨中滑倒扭傷腳
泥水中等人救

蕭育龍在印尼龍目島林賈尼火山留影。
蕭育龍在印尼龍目島林賈尼火山留影。

“為什麼要登山,因為山在那里,走在山的脊椎,感覺真好,感恩一路有你們。”49歲的蕭育龍(Peter)與隊友在印尼龍目島攀登林賈尼火山(Gunung Rijani),面對壯麗美景寫了這段文字。

Peter是在新村長大的孩子,自小就愛和鄰居朋友在外頭玩耍,天不怕地不怕。成年後不改愛玩本色,呼朋喚友上山下海,徒步登山露營潛水,從國內玩到國外。冒得險多就少不了遇到驚險事,他的故事過了多年還是友伴茶餘飯後的話題。

6年前,他和幾位登山伙伴相約爬雪州最高峰怒昂山(Gunung Nuang)。這座山他們爬過多次,十分熟悉,經常來此練腳力和露營。不過,當天由於Peter有台灣友人來訪,必須在下午趕回家,原定計劃沒有要攻頂,只是爬到半山腰Pacat Camp就折回頭。因為單日往返,他只隨身帶了水和少許食物。

手機沒有信號!

一般人登怒昂山來回花10個小時,而他與同行的伙伴訓練有素走得很快。當墊後的他用了2小時抵達半山腰,不見隊友蹤影,猜想他們已攻項,他自忖時間還足夠,便臨時改變主意繼續往上走,與隊友會合攻頂。他們在頂峰打卡拍照,和別的山友泡茶聊天,然後便離開下山。Peter再次墊尾在後,走著走著看不到了前方隊友,天開始下雨,他因為心急趕時間便跑著下山,跑到一半鞋子脫底,在濕滑黃泥徑上不慎摔倒。

“我整個人滑落斜坡,雙腳扭折右腳筋斷裂,臉朝下被泥水嗆到,幸好當時積水不深,要是再深一點恐怕被水淹死了。”他回憶驚險萬分的那一刻,“我躺在路邊泥水中,完全動彈不得,山里手機沒有信號,也沒辦法向隊友求救。”現場只有他一個人,沒人看到意外發生,幸而後來有一群印裔登山客經過,他大聲喊救命才被發現。那群人把他扶起,接著更多登山客來到幫忙,有人下山通知消防隊。

“因為聽有經驗的山友說,消防隊恐怕要等很多個小時才來到,當時已經下午4點多,為免天黑留在山中過夜,我只得忍住右腳劇痛,由人攙扶一步步下山。”事發地點距離出口約5公里,他在雨中拖著受傷的右腳忍住痛慢慢走。

另一邊,率先下山的隊友久等不見他,開始擔心。當手機群組終於收到他的求救信息,大家才驚覺他發生了意外,趕緊通知已下山的朋友帶著強效止痛藥返回山里救助。“還好走到一半,森林巡邏員騎著摩哆入山來載我出去。”天黑之前抵達出口,消防隊也已來到,跟他筆錄做了報告,就讓他離開。倒霉事還沒結束,他過後吃晚飯時才發現錢包遺落在山里!那天他真走運,錢包被一名外勞撿到,最後完整歸還。

攻頂成功,感恩一路有隊友相伴。
攻頂成功,感恩一路有隊友相伴。
沙巴神山吸引許多登山客挑戰,攻頂一段路難度不低。
沙巴神山吸引許多登山客挑戰,攻頂一段路難度不低。

救命錦囊:冷靜

雨天登山,路滑容易發生事故,那次意外讓他學到寶貴教訓,不管多有經驗,登山最好結伴,而且要穿合適的鞋子。

他指出,很多人習慣穿球鞋登山,殊不知遇上雨天或糟透路況容易脫底,還不比穿“甘榜阿迪達斯”膠鞋來得安全。

另外,最好隨身帶備簡單急救包、電筒和鋁箔保暖毯,遇意外必需在野外過夜時,這些就是救命工具。隊友需互相配合照應,了解隊友的體力和能力,做好時間規劃,登山時勿超過個人體能極限,掉隊者自己更加要小心。

除了那一次,他也試過和友人在越野跑步時,天黑後在山林迷路,最後摸黑安全走出。他以過來人經驗建議,單獨在山里迷路最保險做法,是留在原地等候救援。

另一次驚險經驗發生在幾年前他在菲律賓阿尼洛(Anilao)潛水時。因為在海底相機出了點問題,一直調設不好,心煩氣躁而忽略檢查氣筒空氣剩下多少,當他發現空氣用盡,才知大事不妙。當時他保持冷靜,第一反應游向最靠近的潛伴,伸手取用對方的後備呼吸器共用空氣,及時救了一命。“還好危急時候牢牢記住潛水訓練第一教律:冷靜,我對自己有信心,心想最壞打算是立刻升上水面,上升過程中水肺里的空氣會增加一點點,應該可以頂到浮出水面。”也幸虧他緊記潛水安全守則與潛伴一起,千鈞一發間化險為夷。

山和水哪個比較危險?他認為二者皆危險,大多數意外是想像不到的,而且越有經驗者會被過度自信害死。他提醒,萬一遇到突發狀況,救命錦囊里面最有用的法寶就是:“冷靜”兩個字,冷靜下來才能思考,思考才能想出逃生對策。

蕭育龍在海底專注拍照時險些出事。
蕭育龍在海底專注拍照時險些出事。

登山安全裝備

即使只是當日來回的輕裝登山,也要帶著安全裝備,別小看以下東西,萬一發生狀況時,可能會救你一命。

1. 登山杖:節省體力,保持平衡。
2. 飲用水:確保有足夠水分。
3. 簡單干糧:補充體力。
4. 電筒/頭燈:天色昏暗時照明。
5. 哨子:緊急時求救。
6. 安全燈:求救信號。
7. 鋁箔生毯:保暖避免失溫

入山隨俗
近水勿犯險

入鄉要隨俗,入山探險除了尊重在森林里生活的動物以外,也要懂得尊重在地的民間信仰,雖然不迷信,但也不應該刻意挑戰禁忌,凡事不可“鐵齒”。

楊全廣(前)和朋友登難度很高的“死亡谷”高山。
楊全廣(前)和朋友登難度很高的“死亡谷”高山。

機械工程師楊全廣熱愛戶外活動,喜歡徒步登山、露營、海釣、騎腳車,若久未入山就腳癢,下班後也會抽時間去附近走山,活動筋骨。

入得山多,聽到的故事也多。楊全廣聽過不少前輩說有關登山探險和野外露營的禁忌,也聽過他們遇上靈異事件的事情。他本身遇過一次感覺“毛毛”的怪事,那是幾年前他與一位朋友在西馬半島騎腳車旅行,發生在夜晚野外紮營時。話說,當時他與伙伴在全馬最大的黃梨園內一處空地露營。半夜,他在自己營帳里睡到一半醒來,感覺有人來到營帳外並發出怪聲。他好奇探頭向外望,不見有人,頓時心里發毛,但見伙伴營帳沒動靜,便不敢驚動他,是夜輾轉難眠,等到天亮趕快拔營離開。

“至於其他有驚無險的事,就跟靈異無關,是自己的失誤。”他回憶比較驚險的一次,兩年前在經常有人溺斃的文冬情人瀑布(Chamang Waterfalls)失足滑倒,從上層瀑布沖到下層水潭,幸而及時雙手護頭,沒撞到岩石,並潛入水底擺脫暗流安全脫險。他說自己水性並不算好,唯靠保持冷靜和當下反應自救。

他認同“欺山莫欺水”這句老話,畢竟在山里遇險還能呼吸,在水里遇險無法呼吸就難存活。山林里的水危險,瀑布暗流、山洪爆發都很可怕,沒有把握還是勿以身犯險為妙。

捉著繩子攀爬樹根,這段路驚心動魄。
捉著繩子攀爬樹根,這段路驚心動魄。

山永遠都在毋逞一時之強

山也不是好欺負的,人在登山時會因為天氣、環境、人為各種因素而發生意外,即使是訓練有素的登山老鳥也可能出狀況。楊全廣第一次登怒昂山時,就親睹一名巫裔青年屍體被消防隊抬下山,據說是體力不支硬撐攻頂時暈倒摔死。心臟病發暴斃事故,對登山常客來說並非鮮聞。楊全廣提醒大家,運動或進行戶外活動時,聆聽身體發出的訊號,量力而為,切勿勉強。

他最近與朋友去登被登山者叫做“死亡谷”的Gunung Semangkok。死亡谷山徑介於雪蘭莪和彭亨的分界線,山形充滿挑戰,長距離的M形路線很容易讓人走到崩潰,路程動輒就要十多廿個小時,是座不容小覷的大山。楊全廣不在最佳狀態,走到Sungai Merah營地吃完午餐,已是下午3點,想到攻頂仍有3小時路程,往返6小時,不想摸黑下山,並擔心過度消耗體力,難應付次日回程漫漫長路,遂決定放棄與隊友攻頂,選擇留在原地等他們。

“雖然放棄攻頂有點可惜,但戶外探險要為自己的安全負責任。”他強調最重要是:“不管騎車或登山都不要急著追趕別人,按照自己的步伐和節奏前進,量力而為。”山,永遠都在那兒,他希望自己未來還可以繼續爬很多山,毋需逞一時之強。

問他為何喜歡探險?他回答:“人生若不冒點險做自己喜歡的事,豈不是活得沒啥意思?”探險不代表貿然冒險,他每次入山都會帶上“救命三寶”,並特別注意認路。“入山不如你想像中簡單,但有安全意識可以減低風險。”平日學習一些野外求生知識,比如辨認哪些野菜可食用,身上沒水時可以喝豬籠草里的水等,必要時能發揮救命作用。

踩著樹干而過,每一步都要留神。
踩著樹干而過,每一步都要留神。

山中起白霧農曆七月添陰氣!

楊全廣百無禁忌,農曆七月照樣做戶外活動,但他的友人鄒國基(Manson)就盡量七月不去野外活動,皆因過往遇過怪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一次,他與一班朋友挑戰騎腳車3天2夜,從仕林河騎到金馬崙再到話望生,整整38個小時。半夜兩三點時,騎話望生那一段山路,除了跟著他們的補給車,一路上沒遇到其他車輛。當他們停在半途休息時,其中一位有陰陽眼的隊友看到許許多多軀體殘缺的靈體聚集而來,但不敢驚動隊友們,只催促大家快點離開,直至回到吉隆坡才說出來。

另一次發生在農曆七月,他和朋友登怒昂山,下山時走得快,領先來到半山的Pacat Camp休息,久等不見隊友便喊了幾聲,聽見隊友回答:“我們來著了,你先走。”他便繼續下山,山里忽然起霧看不清前路,一團團白色霧氣飄過,他心里突然起了很奇怪的感覺,仿佛覺得樹林有靈體來到,同時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渾身不禁起了雞皮疙瘩。當他準備撒腿跑時,發現後面走來的是位登山客,便向對方詢問是否有看見他其他隊友。後來才知道是隊友故意作弄,讓他一個人跑前面,害他嚇個半死。思及當時是農曆七月,那些白濛濛的霧還是讓他不寒而悚。

鄒國基喜歡挑戰,所以熱愛戶外活動。
鄒國基喜歡挑戰,所以熱愛戶外活動。

黑水晶疑雲誰在拍我的左肩?

雪隆熱門登山點之一水晶山(Bukit Tabur)經常發生意外,登山客摔傷身亡新聞時有報導。很多曾經走過“回頭是岸”難關,成功攻頂的人未必敢再來第二次。但也有很多登山客喜歡挑戰此山,有著摸黑上山看日出,甚至在山頂過夜。Manson就試過帶一班年輕山友在農歷七月間爬水晶山露營,晚上還玩燈籠提前慶中秋,不過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次日大伙也安全下山。

真正叫他畢生難忘的怪事,發生在位於吉打和霹靂邊界,距離泰國邊境不遠的Gunung Bintang。這座高山人跡罕至,先乘四輪驅動車入山,然後開始沿著羊腸草徑往森林深處走去。山路泥濘不堪,走在最後面的Manson身上被廿多條超大的老虎水蛭叮咬,一拔起血流不止。山中樹林蒼鬱,樹枝奇形怪狀,有點像電影《魔戒》里的場景,霧氣瀰漫,感覺陰森。吃完晚飯,喝了點酒後,他睡意漸濃便睡覺。半夜醒來想上廁所,竟看見有個穿白衣的人坐在身邊,左右搖擺並低聲呻吟,他嚇一大跳以為見鬼,定眼一看原來是隊友喝酒睡不著坐在那里發呆,令他哭笑不得。

半夜驚嚇是自己嚇自己,但第二天就讓他遇到靈異事件。上山途中忽然起大霧,前方隊友越走越遠,只能隱約看到掛在背包上一閃一閃的紅色燈光,后方隊友又隔得遠,Manson一個人走著,忽然看見路上有一顆閃閃發亮的黑色水晶石,他好奇撿起來欣賞,走沒幾步又看見另一顆,沒有細想也撿起來。他邊走邊把玩黑色水晶石,貪玩地互相敲碰三下,幾乎同時就清楚感覺到有一只手在他左肩拍了三下。他非常確定身後沒人,當下也不敢向後看,怕得一直默唸:“有怪莫怪。”然後輕輕把石子放下,接著拔腿追趕前面隊友。其他隊友發現他面青唇白追問何事,他也不敢告知,憋到回程飛也似地沖下山。

大伙拔營離開,半途中發現有一處竹樹倒了,附近有超大坨的象糞,估計野象體積不尋常的大,而且象群很可能隨時折返,大家緊張萬分加快腳步離開。不料一波三折,其中一位女隊友扭傷,Manson和其他兩位男生輪流背人,最後好不容易走出森林,前輩催促他們趕緊上車。四驅車駛離時,他無意中回頭望時,感覺似乎有個看不見的人站在森林入口處揮手道再見。事隔多年,回想那一幕,他還是毛骨悚然。

征服Gunung Bintang,DDG(Die Die Go)登山小組掛起隊旗。
征服Gunung Bintang,DDG(Die Die Go)登山小組掛起隊旗。

你不犯蛇蛇不犯你

楊全廣在森林里見過黑熊、大象,常遇到山豬,如果山豬有攻擊性,建議爬樹逃生。對於最常見到的蛇,他和Manson的想法都一樣:你不犯蛇,蛇不犯你。“通常動物都不會無緣無故攻擊人類,除非你不小心入侵了牠們的範圍。”Manson的理論是:“想像如果有人闖入你家,你會不會打他?”

“而且野生動物不習慣有人,人氣旺盛的地方牠們不會來。”他們露營時不會在營帳旁撒琉璜,卻也從來沒有遇過蛇闖入營地。如果真遇到蛇也不主張打殺,可以就繞過或用樹枝把牠們挑起來放走。森林是動物的家,登山者是造訪者,更應當個守規矩有禮貌的好客人,主人也不會為難你,說不定還會“送禮”給你呢。Manson相信山中萬物皆有靈,動物也有靈性,人應當尊重勿侵犯。一次他和友人登山看見一條至少5呎長的蛇路過,有人建議買萬字,蛇是603,剛好7個人就買7603,結果開正頭獎,3000令吉獎金均分,獲了一筆小橫財。

樹木形狀怪異,霧氣瀰漫,很有電影《魔戒》的氣氛。
樹木形狀怪異,霧氣瀰漫,很有電影《魔戒》的氣氛。

保護雙腳鞋很重要

擔任運動鞋顧問的Manson強調,戶外活動穿對鞋子很重要。因為鞋子不僅保護雙腳,也減少受傷機會,出事不僅傷害自己,還會連累隊友,所以一定要做好雙足防護。

跑步、登山徒步、鐵人三項、騎腳車、攀岩等不同運動都有專門設計的運動鞋。拿登山來說,普通球鞋並不適合熱帶雨林徒步,“甘榜阿迪達斯”膠鞋未必能完全包履雙足容易扭傷。他建議穿有足夠抓地力的運動鞋,避免穿呎碼不對的鞋子,許久未穿或鞋齡超過5年以上的鞋容易脫底,也最好別穿。

在水晶山頂紮營過夜,也是有點瘋狂的經驗。
在水晶山頂紮營過夜,也是有點瘋狂的經驗。

做好風險管理
天涯路任我騎

不管上山下海或騎行,出得來玩,就預了有風險。評估風險,直接面對風險,不逃避,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朱民權在北印度騎腳車旅行時,當地人熱情地要求與他合影。
朱民權在北印度騎腳車旅行時,當地人熱情地要求與他合影。

近年越來越多背包客改騎腳車看世界,單騎走天下變成另一種長途旅行的方式,自我挑戰需要勇氣,也要有play safe意識。

IT人朱民權在背包和腳車旅行都有不少經驗,也創辦打理本地活躍的背包旅行和腳車旅行群組專頁,請他分享故事正是恰當不過。原以為他曾用10個月從馬來西亞騎腳車去到中亞,應該是滿腔熱血的冒險王,沒想到他竟然劈頭說:“其實我是很怕死的人。”

“我每次長途旅行前,都會做最壞打算,盡量安排好后事,把重要文件如護照、保險單複印一份交給最信賴的朋友保管。”他不是貪生怕死,而是知道天有不測之風雲。“災難不選人,不管你是誰,都有可能遇上,事先交代清楚,萬一出事,可免家人措手不及。”

他百無禁忌交代朋友,若有一天自己在旅途上出事,無須把遺體運回國,后事就地解決,干淨俐落。他的想法是:“如果你在做著熱愛的事情而亡,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當人認真地面對死亡,或曾經與死亡擦身而過,才看清楚這人生的底線,而且更珍惜活著的年日,也好讓這一生不空跑。

高山反應要人命
唯恐一覺不醒

幾年前,朱民權在北印度喀什米爾及拉達克高山區騎腳車旅行,那是與死亡最接近的一次。他憶述,那段路目標是爬上五千多公尺高山,來到四千多公尺高處,已體力不支,開始有高山症反應,大口呼吸時隱約聞到血腥味,感覺肺不對勁。于是他決定不繼續騎,停下攔車,偏偏那天時運低,攔了半天都攔不到車。眼看已5點多快要日落,知道天黑留在原地很危險,便折返往下騎到海拔較低處適合紮營的地方。他做了許多安全考量后,把營帳搭在靠近馬路彎角路邊,帳門對著馬路,以防狀況緊急時可以迅速走出求救,睡覺時將電筒、小刀和藥放在伸手可及處。

那一晚很漫長,他唯恐一睡不醒,不敢深睡,設定鬧鐘隔一兩小時喚醒自己。分秒留意身體反應,同時腦袋胡思亂想,回顧一生,檢討幾十年來做過什麼,得出結論是即使死在那里也無所憾。捱到天亮,感覺身體好多了,他繼續騎上山,最后攔到車把他連人同車載上山頂,總算成功來到世界最高公路。

與高山反應搏鬥一晚的地點,營帳門口對著馬路以便緊急求救,腳車放在營后以免阻擋求生路,也減低被偷竊的風險。
與高山反應搏鬥一晚的地點,營帳門口對著馬路以便緊急求救,腳車放在營后以免阻擋求生路,也減低被偷竊的風險。

怕小屋被風吹走抱頭燈水瓶睡

回到泰國少年足球隊受困洞穴奇蹟獲救的話題,他的看法是不應怪責那群少年,小孩難免貪玩,這次是因為不懂評估風險而出事,更凸顯家長應該從小灌輸孩子管理風險知識的重要性。他也覺得該位教練做了很好的示範,出事后帶領小孩在安全地方等待救援,教他們飲用干淨岩洞水和打坐,安撫他們的情緒,都是讓他們挺到被發現獲救的關鍵。

他提醒,進行風險高的戶外活動,一定要有危機意識。不要害怕危險,也不要逃避,想像所有可能出現的狀況,腦中一遍遍溫習應付不同狀況的對策,當意外真的發生時,就不會慌亂。

很多人不曾想像過意外,也忽視了一些救命小細節。比如外國騎士分享的一招:在偏僻地區長途騎行時不宜把手機放在腳車包里,因為萬一發生意外,人車分離,人又受傷無法行動,就無法拿到手機求救,只能等死。所以,建議把最重要的救命工具帶在身上,以防萬一。

一次他夜宿寮國偏僻山區民居,那是一間建在懸崖邊的小木屋,晚上狂風暴雨吹打,殘舊木屋像隨時會倒塌,他擔心房塌又怕萬一山崩土石流,便從背包拿出頭燈和一瓶水抱著睡覺。他笑說:“雖然那個畫面有點好笑,但保持警惕心並沒啥好難為情。”

他坦言自己是會想很多的人,通常是想如何做風險管理,不是想太多來嚇阻自己,而是更有信心去做想做的事。“我常告訴別人,生命苦短,不要浪費時間,去做你想做的事。人除了打拼賺錢,也要勇于追逐夢想,做自己有熱情的事。”不過,勇敢踏出去之前要深思熟慮,做好心理建設,才是對自己生命負責。

喜馬拉雅山區驚險路段,路面非常狹窄而且很滑,犯一個小錯誤就可能連人帶車摔下懸崖。
喜馬拉雅山區驚險路段,路面非常狹窄而且很滑,犯一個小錯誤就可能連人帶車摔下懸崖。

差半尺就墜懸崖!

其他幾次差點路上出事,一次北印度騎行下坡時失控,雙腳落地煞車,滑行一段路后終把腳車停住,腳離懸崖不到半尺,差一點就摔個粉身碎骨。另一回雨天下坡,爛泥路上轉彎時腳車突然飄移,幸好一個車輪被路面凸起處卡住,底下是萬丈深淵。最近一次,他在台灣騎腳車環島,在鹿野高台前長長下坡路,腳車時速已超過30公里,突然前方路口沖出一輛黑色的車,他看到已來不及反應煞車,驚險閃避只差幾寸就和車相撞,嚇出一身冷汗。

另一次,他在外蒙古沙漠騎行時失聯。他在外旅行習慣不會每天向家人報平安,相反告訴他們沒接到電話代表他平安,萬一出事才會打電話求救。但他會把行程告知最好的友人,由于估計跨越沙漠需時5天,約好最遲6天后報平安,並盡量通過手機SMS報告當晚露營地點。

不料他未發現信息並沒有成功傳出,直到第6天到達城巿,SMS信息舖天蓋地而來,才知道大馬的友人以為他在沙漠里失蹤,差一點就要聯絡當地大使館求助。那次教訓讓他學到:“報平安時一定要確定對方有收到你的信息。”

北印度世界最高公路風景壯麗,能夠騎腳車走一趟是很多腳車客的心願。
北印度世界最高公路風景壯麗,能夠騎腳車走一趟是很多腳車客的心願。

腳車客安全騎行

很多人認為,長途騎行最大危險來自于路上其他交通工具,注意道路安全之餘,腳車客本身也要有以下安全意識,做好充分準備面對風險。

1. 戴安全帽。
2. 不在夜晚趕路。
3. 通過黑暗隧道時穿反光外套。
4. 手機和重要救命的東西攜帶身上。
5. 遵守基本騎行安全規則。

遵守潛規則
怕死,才能活!

特別鐘情于水的何銳康(Jackson)是游泳及潛水教練,分別有10年及4年教學資歷,潛水有7年經驗。

何銳康帶學生潛水時,一定會強調安全的重要性。
何銳康帶學生潛水時,一定會強調安全的重要性。

人說欺山莫欺水,Jackson並不否認,因為潛水是風險極高的運動,若在海底出事通常都救不回來。他慎重強調:“所以訓練非常重要,注意安全非常重要。”重要的事不只要說三次,還要不斷提醒。“我常提醒學生,你要跟我潛水,首先一定要怕死。因為如果不怕死,就不會注意細節,一時大意犯錯誤,在海底是會出人命的。”

他指出,海上意外主因通常是:一天氣,二人為。天氣因素不受人控制,遇上了就遇上。一般上,良心業者不會在壞天氣帶客人出海,但有時候天氣變幻莫測,風雨說來就來。他試過在馬爾代夫船潛時突然變天刮起大風浪,船搖晃得很厲害,連桌子都翻倒,當時船在海中央無法馬上返航,人無助時只能祈求上天保佑。

潛水最怕的是海底暗流,來去無影,捉摸不定,即使很有經驗的潛水員也常常會出意外。Jackson今年3月與潛伴們去沙巴拉央拉央島(Pulau Layang-Layang)潛水時,便遇上亂七八糟的暗流,時下時上,時左時右。同行的一位女潛伴被暗流往下吸時還不自覺,幸好Jackson發現,眼明手快把她拉住,緊接著又被向上的暗流沖走,兩人與其他潛伴被沖散,浮上水面時發現已飄離船2、3公里遠,還好有經驗的船伕來把他們找回。

快樂的潛水是與潛伴們互相照應,與海洋生物和平共處。
快樂的潛水是與潛伴們互相照應,與海洋生物和平共處。

小心暗流勿傷害海洋生物

Jackson表示,大馬海域深度有限,相對印尼、泰國算是相當安全,但暗流哪兒都有,有潮汐就有暗流,很多潛點都有暗流,只是強弱有別。除了要跟有經驗的潛水教練和嚮導,自己也要評估本身的能力,如果沒有把握和不符合條件就勿逞強去暗流強的潛點。另外,受過訓練的潛水員也應該知道如何察覺和應付暗流,欣賞海底景色時也不可掉以輕心,時刻要檢查深度,發現被暗流向下捲時就要迅速做反應。

相比起暗流,海洋生物反而危險性不高,人們害怕在海底被鯊魚咬死的事件,在大馬並沒有發生。大馬海域常見的黑鰭鯊魚性情溫和害羞,一般都不敢靠近人類,也不會主動攻擊人,但這並不代表牠們永遠不會攻擊人。Jackson打個比喻,“如果有人闖進我們家,我們也會動手打他。如果人類侵犯鯊魚的範圍,難保牠們不會為了自衛而攻擊人,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不要侵犯牠們,遵守不觸摸、不傷害海洋生物的潛水規則。”

何銳康強調潛水裝備很重要,最好能投資一點錢購置屬于自己的裝備。
何銳康強調潛水裝備很重要,最好能投資一點錢購置屬于自己的裝備。
進行極限運動時,有一身好水性和做好防護措施很重要。
進行極限運動時,有一身好水性和做好防護措施很重要。

太依賴也是危機親自檢查配備

至于人為因素導致的意外,則可以避免。潛水最常發生的人為意外有:空氣耗盡、裝備出問題、迷失方向等,被船漿打到頭或被魚網纏住的意外,也偶有發生,不可大意。浮潛時會發生意外,多是因為游客不願穿救生衣,在海里腳抽筋、或心臟病發溺水。

在一些人多的潛點,潛伴走失或上錯船的事常發生,沒有經驗的潛客緊張起來,可能更容易出意外。Jackson本身帶團潛水時,在海底會一直檢查人數,計算人頭,生怕有潛伴走失。而他在海底見過最誇張的一幕,是在馬爾代夫一個熱門潛點,親眼看到兩團的海底嚮導(Dive Master)因為相機燈光太刺眼而互相扭打起來,甚至把對方的潛水眼鏡和呼吸管也扯掉,非常驚險。

選擇可靠和專業的潛水中心,能保障潛水員的安全,但是服務太周到卻也可能有危機。Jackson看過一個現象,當一些潛客太習慣被服務,常會忘了親自檢查潛水裝備,久未去潛水甚至忘了怎麼安裝氧氣筒和穿戴裝備,有時連氣筒未打開就跳下海。“這種行為不但對自己造成危險,更甚的是會連累隊友。”

他建議平常比較少去潛水的潛水員,應該不時去溫習潛水技術,才不會生疏。另外,也最好投資一點錢買自己的裝備,確保裝備狀況良好,以免使用到不良的租用裝備,增加在海底發生意外的風險。他說:“山水可戲不可欺,做任何極限運動一定要裝備自己,才可以放心而不是放膽地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