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山水莫欺!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主题故事‧山水莫欺!

20180804mountain01



老人家说:欺山莫欺水。
有经验的冒险王却会提醒你:山水莫欺!!
大自然变幻莫测,游戏山水之间,一定要有安全意识……

报导:谭络瑜
图:受访者提供

徒步冰河
履薄冰

黃嘉偉在零下30度結冰河上行走7天,是一趟極為冒險之旅。
黄嘉伟在零下30度结冰河上行走7天,是一趟极为冒险之旅。

前不久,泰国清莱12名少年足球员和教练探险洞穴遭困18天,动员千人救援,最终奇蹟得救,因而牵动全球人心,这次事件让我们从中学习到什么?

天有不测之风云,大自然变幻难捉摸。欺山莫欺水,意指山比水安全,但即使是山,也可能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雨,危机四伏。泰国“野猪”少年足球队和教练受困洞穴就是因为下雨淹水,他们得救归功于史前无例的救援行动,也得说运气太好。

“欺山莫欺水”此话原本指的是山中有百忌,宜慎言慎行,不冒犯当地民俗,安全离去还是容易的。 但是到了水里,就难了,河川湖海较高山密林更危机重重,稍有不慎,溺毙惨变水鬼的机会比爬山作乐更高。因为你看不到水里的暗流漩涡,身体不好会抽筋更危险,如果遇到意外,在水里很难自救。

然而,热爱户外活动的人们,虽知山水危险仍往山水去,为什么呢?我们找来几位朋友分享他们的故事。

在結冰河面徒步如履薄冰,雖然危險但絕美景色也是畢生難得一見。
在结冰河面徒步如履薄冰,虽然危险但绝美景色也是毕生难得一见。

停下来更危险双脚会坏死!

37岁的黄嘉伟从事IT相关工作,内在的探险因子促使他走过世界许多地方,做过充满冒险的旅行。2017年,嘉伟与6位友人到北印度进行一趟难度很高的旅程--冰河徒步7天。

表面冰下面水

印度的扎斯卡山谷(Zanskar Valley)隐匿在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的崇山峻岭之中,平均海拔3600公尺,最高山峰达7000公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与世隔绝。恰达(Chadar,意思是毯子)徒步路长约100公里,这条路可能只适合1月和2月走,由于河面冰层的冻融反复无常,走这条路困难重重。冰面下快速流动的河水,以及不断变幻的天气,让冰层承受巨大的压力。这导致冰层每隔几天就会破裂、崩塌、下陷。来此探险的游客必须聘用当地向导,并掌握冰上行走的技巧,还得在出发前做全身检查,确保健康及BMI指数没有超标才具备资格。

嘉伟与友人出发前10天,当地才刚发生暴风雪,恰达徒步路有人走了10天出不来。幸好当他们徒步时都是大晴天,但也隐藏另一种危机,因为冰在太阳照射下会融化,走在冰河上形同成语“如履薄冰”。

当地向导用木制雪橇拖着行李,轻松飞快地滑行,游客背着7公斤重背包排成一列行走。有时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必须用绳子系著,以防有人不小心滑倒掉落冰河。嘉伟是走在最后的一个,通常走在最后也最危险,踩在被前人踏过的路,看到表层冰面已经裂开,还得硬著头皮通过,步步为营,心跳一百。

“河面只是表层结冰,冰面下的河水温度很低,如果不小心掉下去,短短几秒内就会冻死。好几次我脚下的冰面裂开,一只脚踩进了水,水淹至膝盖之际,幸好及时另一只脚跨上冰面,才免于整个人落水。”他回忆说,逃过一劫后还不能停下来,必须继续行走,脚部血液循环才不会坏死。

黃嘉偉(右二)和友人挑戰恰達徒步,留下終身難忘回憶。
黄嘉伟(右二)和友人挑战恰达徒步,留下终身难忘回忆。
晚上在冰天雪地搭營帳過夜,嚴寒中很難入睡,最折磨是半夜起身上廁所(后方藍色布帳)。
晚上在冰天雪地搭营帐过夜,严寒中很难入睡,最折磨是半夜起身上厕所(后方蓝色布帐)。
山谷中唯一道路遭土崩,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只能等軍人來開路。
山谷中唯一道路遭土崩,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只能等军人来开路。

钻进三个睡袋依然寒气逼人!

每天长时间行走,晚上就在雪地里扎营过夜。“我们带去的营帐顶不住零下几十度的寒冷,钻进三个睡袋也睡不着,结果大家跑进厨房营帐里挤成一堆取暖。”避免患上高山症必须吃药,而在户外上厕所最为折磨,小便都会结成冰柱,为免半夜起身上厕所,他都尽量睡前一小时不喝水。

他走完冰河,乘坐小货车离开山谷时遭遇的险境,更是真正的生死一线间。当时唯一通道被土崩封住去路,全部车辆停下几个小时等军人开路。他好奇下车去看热闹,拍完照后突然见当地人慌张跑掉,还未会过意来时听到有人用英语喊:“Run!”他才发现上方再度发生土崩,泥石夹着雪滚下,刚拔腿逃跑,大石头便擦身而过,差几寸就击中他。“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懂害怕,后来才意会如果被石头敲到头,当场就Bye Bye了。”

人类的生命在大自然中非常渺小,天气和意外不在人的掌握中,去户外做极限活动是自我挑战,及时反应可以救自己一命,但更多时候靠的是运气。

乘客紛紛從車上下來在路邊痴等土崩道路修復,一等幾個小時。
乘客纷纷从车上下来在路边痴等土崩道路修复,一等几个小时。

雨中滑倒扭伤脚
泥水中等人救

蕭育龍在印尼龍目島林賈尼火山留影。
萧育龙在印尼龙目岛林贾尼火山留影。

“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走在山的脊椎,感觉真好,感恩一路有你们。”49岁的萧育龙(Peter)与队友在印尼龙目岛攀登林贾尼火山(Gunung Rijani),面对壮丽美景写了这段文字。

Peter是在新村长大的孩子,自小就爱和邻居朋友在外头玩耍,天不怕地不怕。成年后不改爱玩本色,呼朋唤友上山下海,徒步登山露营潜水,从国内玩到国外。冒得险多就少不了遇到惊险事,他的故事过了多年还是友伴茶余饭后的话题。

6年前,他和几位登山伙伴相约爬雪州最高峰怒昂山(Gunung Nuang)。这座山他们爬过多次,十分熟悉,经常来此练脚力和露营。不过,当天由于Peter有台湾友人来访,必须在下午赶回家,原定计划没有要攻顶,只是爬到半山腰Pacat Camp就折回头。因为单日往返,他只随身带了水和少许食物。

手机没有信号!

一般人登怒昂山来回花10个小时,而他与同行的伙伴训练有素走得很快。当垫后的他用了2小时抵达半山腰,不见队友踪影,猜想他们已攻项,他自忖时间还足够,便临时改变主意继续往上走,与队友会合攻顶。他们在顶峰打卡拍照,和别的山友泡茶聊天,然后便离开下山。Peter再次垫尾在后,走着走着看不到了前方队友,天开始下雨,他因为心急赶时间便跑着下山,跑到一半鞋子脱底,在湿滑黄泥径上不慎摔倒。

“我整个人滑落斜坡,双脚扭折右脚筋断裂,脸朝下被泥水呛到,幸好当时积水不深,要是再深一点恐怕被水淹死了。”他回忆惊险万分的那一刻,“我躺在路边泥水中,完全动弹不得,山里手机没有信号,也没办法向队友求救。”现场只有他一个人,没人看到意外发生,幸而后来有一群印裔登山客经过,他大声喊救命才被发现。那群人把他扶起,接着更多登山客来到帮忙,有人下山通知消防队。

“因为听有经验的山友说,消防队恐怕要等很多个小时才来到,当时已经下午4点多,为免天黑留在山中过夜,我只得忍住右脚剧痛,由人搀扶一步步下山。”事发地点距离出口约5公里,他在雨中拖着受伤的右脚忍住痛慢慢走。

另一边,率先下山的队友久等不见他,开始担心。当手机群组终于收到他的求救信息,大家才惊觉他发生了意外,赶紧通知已下山的朋友带着强效止痛药返回山里救助。“还好走到一半,森林巡逻员骑着摩哆入山来载我出去。”天黑之前抵达出口,消防队也已来到,跟他笔录做了报告,就让他离开。倒霉事还没结束,他过后吃晚饭时才发现钱包遗落在山里!那天他真走运,钱包被一名外劳捡到,最后完整归还。

攻頂成功,感恩一路有隊友相伴。
攻顶成功,感恩一路有队友相伴。
沙巴神山吸引許多登山客挑戰,攻頂一段路難度不低。
沙巴神山吸引许多登山客挑战,攻顶一段路难度不低。

救命锦囊:冷静

雨天登山,路滑容易发生事故,那次意外让他学到宝贵教训,不管多有经验,登山最好结伴,而且要穿合适的鞋子。

他指出,很多人习惯穿球鞋登山,殊不知遇上雨天或糟透路况容易脱底,还不比穿“甘榜阿迪达斯”胶鞋来得安全。

另外,最好随身带备简单急救包、电筒和铝箔保暖毯,遇意外必需在野外过夜时,这些就是救命工具。队友需互相配合照应,了解队友的体力和能力,做好时间规划,登山时勿超过个人体能极限,掉队者自己更加要小心。

除了那一次,他也试过和友人在越野跑步时,天黑后在山林迷路,最后摸黑安全走出。他以过来人经验建议,单独在山里迷路最保险做法,是留在原地等候救援。

另一次惊险经验发生在几年前他在菲律宾阿尼洛(Anilao)潜水时。因为在海底相机出了点问题,一直调设不好,心烦气躁而忽略检查气筒空气剩下多少,当他发现空气用尽,才知大事不妙。当时他保持冷静,第一反应游向最靠近的潜伴,伸手取用对方的后备呼吸器共用空气,及时救了一命。“还好危急时候牢牢记住潜水训练第一教律:冷静,我对自己有信心,心想最坏打算是立刻升上水面,上升过程中水肺里的空气会增加一点点,应该可以顶到浮出水面。”也幸亏他紧记潜水安全守则与潜伴一起,千钧一发间化险为夷。

山和水哪个比较危险?他认为二者皆危险,大多数意外是想像不到的,而且越有经验者会被过度自信害死。他提醒,万一遇到突发状况,救命锦囊里面最有用的法宝就是:“冷静”两个字,冷静下来才能思考,思考才能想出逃生对策。

蕭育龍在海底專注拍照時險些出事。
萧育龙在海底专注拍照时险些出事。

登山安全装备

即使只是当日来回的轻装登山,也要带着安全装备,别小看以下东西,万一发生状况时,可能会救你一命。

1. 登山杖:节省体力,保持平衡。
2. 饮用水:确保有足够水分。
3. 简单干粮:补充体力。
4. 电筒/头灯:天色昏暗时照明。
5. 哨子:紧急时求救。
6. 安全灯:求救信号。
7. 铝箔生毯:保暖避免失温

入山随俗
近水勿犯险

入乡要随俗,入山探险除了尊重在森林里生活的动物以外,也要懂得尊重在地的民间信仰,虽然不迷信,但也不应该刻意挑战禁忌,凡事不可“铁齿”。

楊全廣(前)和朋友登難度很高的“死亡谷”高山。
杨全广(前)和朋友登难度很高的“死亡谷”高山。

机械工程师杨全广热爱户外活动,喜欢徒步登山、露营、海钓、骑脚车,若久未入山就脚痒,下班后也会抽时间去附近走山,活动筋骨。

入得山多,听到的故事也多。杨全广听过不少前辈说有关登山探险和野外露营的禁忌,也听过他们遇上灵异事件的事情。他本身遇过一次感觉“毛毛”的怪事,那是几年前他与一位朋友在西马半岛骑脚车旅行,发生在夜晚野外扎营时。话说,当时他与伙伴在全马最大的黄梨园内一处空地露营。半夜,他在自己营帐里睡到一半醒来,感觉有人来到营帐外并发出怪声。他好奇探头向外望,不见有人,顿时心里发毛,但见伙伴营帐没动静,便不敢惊动他,是夜辗转难眠,等到天亮赶快拔营离开。

“至于其他有惊无险的事,就跟灵异无关,是自己的失误。”他回忆比较惊险的一次,两年前在经常有人溺毙的文冬情人瀑布(Chamang Waterfalls)失足滑倒,从上层瀑布冲到下层水潭,幸而及时双手护头,没撞到岩石,并潜入水底摆脱暗流安全脱险。他说自己水性并不算好,唯靠保持冷静和当下反应自救。

他认同“欺山莫欺水”这句老话,毕竟在山里遇险还能呼吸,在水里遇险无法呼吸就难存活。山林里的水危险,瀑布暗流、山洪爆发都很可怕,没有把握还是勿以身犯险为妙。

捉著繩子攀爬樹根,這段路驚心動魄。
捉著绳子攀爬树根,这段路惊心动魄。

山永远都在毋逞一时之强

山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在登山时会因为天气、环境、人为各种因素而发生意外,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登山老鸟也可能出状况。杨全广第一次登怒昂山时,就亲睹一名巫裔青年尸体被消防队抬下山,据说是体力不支硬撑攻顶时晕倒摔死。心脏病发暴毙事故,对登山常客来说并非鲜闻。杨全广提醒大家,运动或进行户外活动时,聆听身体发出的讯号,量力而为,切勿勉强。

他最近与朋友去登被登山者叫做“死亡谷”的Gunung Semangkok。死亡谷山径介于雪兰莪和彭亨的分界线,山形充满挑战,长距离的M形路线很容易让人走到崩溃,路程动辄就要十多廿个小时,是座不容小觑的大山。杨全广不在最佳状态,走到Sungai Merah营地吃完午餐,已是下午3点,想到攻顶仍有3小时路程,往返6小时,不想摸黑下山,并担心过度消耗体力,难应付次日回程漫漫长路,遂决定放弃与队友攻顶,选择留在原地等他们。

“虽然放弃攻顶有点可惜,但户外探险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责任。”他强调最重要是:“不管骑车或登山都不要急着追赶别人,按照自己的步伐和节奏前进,量力而为。”山,永远都在那儿,他希望自己未来还可以继续爬很多山,毋需逞一时之强。

问他为何喜欢探险?他回答:“人生若不冒点险做自己喜欢的事,岂不是活得没啥意思?”探险不代表贸然冒险,他每次入山都会带上“救命三宝”,并特别注意认路。“入山不如你想像中简单,但有安全意识可以减低风险。”平日学习一些野外求生知识,比如辨认哪些野菜可食用,身上没水时可以喝猪笼草里的水等,必要时能发挥救命作用。

踩著樹干而過,每一步都要留神。
踩着树干而过,每一步都要留神。

山中起白雾农历七月添阴气!

杨全广百无禁忌,农历七月照样做户外活动,但他的友人邹国基(Manson)就尽量七月不去野外活动,皆因过往遇过怪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一次,他与一班朋友挑战骑脚车3天2夜,从仕林河骑到金马仑再到话望生,整整38个小时。半夜两三点时,骑话望生那一段山路,除了跟着他们的补给车,一路上没遇到其他车辆。当他们停在半途休息时,其中一位有阴阳眼的队友看到许许多多躯体残缺的灵体聚集而来,但不敢惊动队友们,只催促大家快点离开,直至回到吉隆坡才说出来。

另一次发生在农历七月,他和朋友登怒昂山,下山时走得快,领先来到半山的Pacat Camp休息,久等不见队友便喊了几声,听见队友回答:“我们来着了,你先走。”他便继续下山,山里忽然起雾看不清前路,一团团白色雾气飘过,他心里突然起了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觉得树林有灵体来到,同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浑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当他准备撒腿跑时,发现后面走来的是位登山客,便向对方询问是否有看见他其他队友。后来才知道是队友故意作弄,让他一个人跑前面,害他吓个半死。思及当时是农历七月,那些白濛濛的雾还是让他不寒而悚。

鄒國基喜歡挑戰,所以熱愛戶外活動。
邹国基喜欢挑战,所以热爱户外活动。

黑水晶疑云谁在拍我的左肩?

雪隆热门登山点之一水晶山(Bukit Tabur)经常发生意外,登山客摔伤身亡新闻时有报导。很多曾经走过“回头是岸”难关,成功攻顶的人未必敢再来第二次。但也有很多登山客喜欢挑战此山,有着摸黑上山看日出,甚至在山顶过夜。Manson就试过带一班年轻山友在农历七月间爬水晶山露营,晚上还玩灯笼提前庆中秋,不过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次日大伙也安全下山。

真正叫他毕生难忘的怪事,发生在位于吉打和霹雳边界,距离泰国边境不远的Gunung Bintang。这座高山人迹罕至,先乘四轮驱动车入山,然后开始沿着羊肠草径往森林深处走去。山路泥泞不堪,走在最后面的Manson身上被廿多条超大的老虎水蛭叮咬,一拔起血流不止。山中树林苍郁,树枝奇形怪状,有点像电影《魔戒》里的场景,雾气弥漫,感觉阴森。吃完晚饭,喝了点酒后,他睡意渐浓便睡觉。半夜醒来想上厕所,竟看见有个穿白衣的人坐在身边,左右摇摆并低声呻吟,他吓一大跳以为见鬼,定眼一看原来是队友喝酒睡不着坐在那里发呆,令他哭笑不得。

半夜惊吓是自己吓自己,但第二天就让他遇到灵异事件。上山途中忽然起大雾,前方队友越走越远,只能隐约看到挂在背包上一闪一闪的红色灯光,后方队友又隔得远,Manson一个人走着,忽然看见路上有一颗闪闪发亮的黑色水晶石,他好奇捡起来欣赏,走没几步又看见另一颗,没有细想也捡起来。他边走边把玩黑色水晶石,贪玩地互相敲碰三下,几乎同时就清楚感觉到有一只手在他左肩拍了三下。他非常确定身后没人,当下也不敢向后看,怕得一直默唸:“有怪莫怪。”然后轻轻把石子放下,接着拔腿追赶前面队友。其他队友发现他面青唇白追问何事,他也不敢告知,憋到回程飞也似地冲下山。

大伙拔营离开,半途中发现有一处竹树倒了,附近有超大坨的象粪,估计野象体积不寻常的大,而且象群很可能随时折返,大家紧张万分加快脚步离开。不料一波三折,其中一位女队友扭伤,Manson和其他两位男生轮流背人,最后好不容易走出森林,前辈催促他们赶紧上车。四驱车驶离时,他无意中回头望时,感觉似乎有个看不见的人站在森林入口处挥手道再见。事隔多年,回想那一幕,他还是毛骨悚然。

征服Gunung Bintang,DDG(Die Die Go)登山小組掛起隊旗。
征服Gunung Bintang,DDG(Die Die Go)登山小组挂起队旗。

你不犯蛇蛇不犯你

杨全广在森林里见过黑熊、大象,常遇到山猪,如果山猪有攻击性,建议爬树逃生。对于最常见到的蛇,他和Manson的想法都一样:你不犯蛇,蛇不犯你。“通常动物都不会无缘无故攻击人类,除非你不小心入侵了牠们的范围。”Manson的理论是:“想像如果有人闯入你家,你会不会打他?”

“而且野生动物不习惯有人,人气旺盛的地方牠们不会来。”他们露营时不会在营帐旁撒琉璜,却也从来没有遇过蛇闯入营地。如果真遇到蛇也不主张打杀,可以就绕过或用树枝把牠们挑起来放走。森林是动物的家,登山者是造访者,更应当个守规矩有礼貌的好客人,主人也不会为难你,说不定还会“送礼”给你呢。Manson相信山中万物皆有灵,动物也有灵性,人应当尊重勿侵犯。一次他和友人登山看见一条至少5呎长的蛇路过,有人建议买万字,蛇是603,刚好7个人就买7603,结果开正头奖,3000令吉奖金均分,获了一笔小横财。

樹木形狀怪異,霧氣瀰漫,很有電影《魔戒》的氣氛。
树木形状怪异,雾气弥漫,很有电影《魔戒》的气氛。

保护双脚鞋很重要

担任运动鞋顾问的Manson强调,户外活动穿对鞋子很重要。因为鞋子不仅保护双脚,也减少受伤机会,出事不仅伤害自己,还会连累队友,所以一定要做好双足防护。

跑步、登山徒步、铁人三项、骑脚车、攀岩等不同运动都有专门设计的运动鞋。拿登山来说,普通球鞋并不适合热带雨林徒步,“甘榜阿迪达斯”胶鞋未必能完全包履双足容易扭伤。他建议穿有足够抓地力的运动鞋,避免穿呎码不对的鞋子,许久未穿或鞋龄超过5年以上的鞋容易脱底,也最好别穿。

在水晶山頂紮營過夜,也是有點瘋狂的經驗。
在水晶山顶扎营过夜,也是有点疯狂的经验。

做好风险管理
天涯路任我骑

不管上山下海或骑行,出得来玩,就预了有风险。评估风险,直接面对风险,不逃避,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朱民權在北印度騎腳車旅行時,當地人熱情地要求與他合影。
朱民权在北印度骑脚车旅行时,当地人热情地要求与他合影。

近年越来越多背包客改骑脚车看世界,单骑走天下变成另一种长途旅行的方式,自我挑战需要勇气,也要有play safe意识。

IT人朱民权在背包和脚车旅行都有不少经验,也创办打理本地活跃的背包旅行和脚车旅行群组专页,请他分享故事正是恰当不过。原以为他曾用10个月从马来西亚骑脚车去到中亚,应该是满腔热血的冒险王,没想到他竟然劈头说:“其实我是很怕死的人。”

“我每次长途旅行前,都会做最坏打算,尽量安排好后事,把重要文件如护照、保险单复印一份交给最信赖的朋友保管。”他不是贪生怕死,而是知道天有不测之风云。“灾难不选人,不管你是谁,都有可能遇上,事先交代清楚,万一出事,可免家人措手不及。”

他百无禁忌交代朋友,若有一天自己在旅途上出事,无须把遗体运回国,后事就地解决,干净俐落。他的想法是:“如果你在做着热爱的事情而亡,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当人认真地面对死亡,或曾经与死亡擦身而过,才看清楚这人生的底线,而且更珍惜活着的年日,也好让这一生不空跑。

高山反应要人命
唯恐一觉不醒

几年前,朱民权在北印度喀什米尔及拉达克高山区骑脚车旅行,那是与死亡最接近的一次。他忆述,那段路目标是爬上五千多公尺高山,来到四千多公尺高处,已体力不支,开始有高山症反应,大口呼吸时隐约闻到血腥味,感觉肺不对劲。于是他决定不继续骑,停下拦车,偏偏那天时运低,拦了半天都拦不到车。眼看已5点多快要日落,知道天黑留在原地很危险,便折返往下骑到海拔较低处适合扎营的地方。他做了许多安全考量后,把营帐搭在靠近马路弯角路边,帐门对着马路,以防状况紧急时可以迅速走出求救,睡觉时将电筒、小刀和药放在伸手可及处。

那一晚很漫长,他唯恐一睡不醒,不敢深睡,设定闹钟隔一两小时唤醒自己。分秒留意身体反应,同时脑袋胡思乱想,回顾一生,检讨几十年来做过什么,得出结论是即使死在那里也无所憾。挨到天亮,感觉身体好多了,他继续骑上山,最后拦到车把他连人同车载上山顶,总算成功来到世界最高公路。

與高山反應搏鬥一晚的地點,營帳門口對著馬路以便緊急求救,腳車放在營后以免阻擋求生路,也減低被偷竊的風險。
与高山反应搏斗一晚的地点,营帐门口对着马路以便紧急求救,脚车放在营后以免阻挡求生路,也减低被偷窃的风险。

怕小屋被风吹走抱头灯水瓶睡

回到泰国少年足球队受困洞穴奇蹟获救的话题,他的看法是不应怪责那群少年,小孩难免贪玩,这次是因为不懂评估风险而出事,更凸显家长应该从小灌输孩子管理风险知识的重要性。他也觉得该位教练做了很好的示范,出事后带领小孩在安全地方等待救援,教他们饮用干净岩洞水和打坐,安抚他们的情绪,都是让他们挺到被发现获救的关键。

他提醒,进行风险高的户外活动,一定要有危机意识。不要害怕危险,也不要逃避,想像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脑中一遍遍温习应付不同状况的对策,当意外真的发生时,就不会慌乱。

很多人不曾想像过意外,也忽视了一些救命小细节。比如外国骑士分享的一招:在偏僻地区长途骑行时不宜把手机放在脚车包里,因为万一发生意外,人车分离,人又受伤无法行动,就无法拿到手机求救,只能等死。所以,建议把最重要的救命工具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一次他夜宿寮国偏僻山区民居,那是一间建在悬崖边的小木屋,晚上狂风暴雨吹打,残旧木屋像随时会倒塌,他担心房塌又怕万一山崩土石流,便从背包拿出头灯和一瓶水抱着睡觉。他笑说:“虽然那个画面有点好笑,但保持警惕心并没啥好难为情。”

他坦言自己是会想很多的人,通常是想如何做风险管理,不是想太多来吓阻自己,而是更有信心去做想做的事。“我常告诉别人,生命苦短,不要浪费时间,去做你想做的事。人除了打拼赚钱,也要勇于追逐梦想,做自己有热情的事。”不过,勇敢踏出去之前要深思熟虑,做好心理建设,才是对自己生命负责。

喜馬拉雅山區驚險路段,路面非常狹窄而且很滑,犯一個小錯誤就可能連人帶車摔下懸崖。
喜马拉雅山区惊险路段,路面非常狭窄而且很滑,犯一个小错误就可能连人带车摔下悬崖。

差半尺就坠悬崖!

其他几次差点路上出事,一次北印度骑行下坡时失控,双脚落地煞车,滑行一段路后终把脚车停住,脚离悬崖不到半尺,差一点就摔个粉身碎骨。另一回雨天下坡,烂泥路上转弯时脚车突然飘移,幸好一个车轮被路面凸起处卡住,底下是万丈深渊。最近一次,他在台湾骑脚车环岛,在鹿野高台前长长下坡路,脚车时速已超过30公里,突然前方路口冲出一辆黑色的车,他看到已来不及反应煞车,惊险闪避只差几寸就和车相撞,吓出一身冷汗。

另一次,他在外蒙古沙漠骑行时失联。他在外旅行习惯不会每天向家人报平安,相反告诉他们没接到电话代表他平安,万一出事才会打电话求救。但他会把行程告知最好的友人,由于估计跨越沙漠需时5天,约好最迟6天后报平安,并尽量通过手机SMS报告当晚露营地点。

不料他未发现信息并没有成功传出,直到第6天到达城巿,SMS信息舖天盖地而来,才知道大马的友人以为他在沙漠里失踪,差一点就要联络当地大使馆求助。那次教训让他学到:“报平安时一定要确定对方有收到你的信息。”

北印度世界最高公路風景壯麗,能夠騎腳車走一趟是很多腳車客的心願。
北印度世界最高公路风景壮丽,能够骑脚车走一趟是很多脚车客的心愿。

脚车客安全骑行

很多人认为,长途骑行最大危险来自于路上其他交通工具,注意道路安全之余,脚车客本身也要有以下安全意识,做好充分准备面对风险。

1. 戴安全帽。
2. 不在夜晚赶路。
3. 通过黑暗隧道时穿反光外套。
4. 手机和重要救命的东西携带身上。
5. 遵守基本骑行安全规则。

遵守潜规则
怕死,才能活!

特别钟情于水的何锐康(Jackson)是游泳及潜水教练,分别有10年及4年教学资历,潜水有7年经验。

何銳康帶學生潛水時,一定會強調安全的重要性。
何锐康带学生潜水时,一定会强调安全的重要性。

人说欺山莫欺水,Jackson并不否认,因为潜水是风险极高的运动,若在海底出事通常都救不回来。他慎重强调:“所以训练非常重要,注意安全非常重要。”重要的事不只要说三次,还要不断提醒。“我常提醒学生,你要跟我潜水,首先一定要怕死。因为如果不怕死,就不会注意细节,一时大意犯错误,在海底是会出人命的。”

他指出,海上意外主因通常是:一天气,二人为。天气因素不受人控制,遇上了就遇上。一般上,良心业者不会在坏天气带客人出海,但有时候天气变幻莫测,风雨说来就来。他试过在马尔代夫船潜时突然变天刮起大风浪,船摇晃得很厉害,连桌子都翻倒,当时船在海中央无法马上返航,人无助时只能祈求上天保佑。

潜水最怕的是海底暗流,来去无影,捉摸不定,即使很有经验的潜水员也常常会出意外。Jackson今年3月与潜伴们去沙巴拉央拉央岛(Pulau Layang-Layang)潜水时,便遇上乱七八糟的暗流,时下时上,时左时右。同行的一位女潜伴被暗流往下吸时还不自觉,幸好Jackson发现,眼明手快把她拉住,紧接着又被向上的暗流冲走,两人与其他潜伴被冲散,浮上水面时发现已飘离船2、3公里远,还好有经验的船伕来把他们找回。

快樂的潛水是與潛伴們互相照應,與海洋生物和平共處。
快乐的潜水是与潜伴们互相照应,与海洋生物和平共处。

小心暗流勿伤害海洋生物

Jackson表示,大马海域深度有限,相对印尼、泰国算是相当安全,但暗流哪儿都有,有潮汐就有暗流,很多潜点都有暗流,只是强弱有别。除了要跟有经验的潜水教练和向导,自己也要评估本身的能力,如果没有把握和不符合条件就勿逞强去暗流强的潜点。另外,受过训练的潜水员也应该知道如何察觉和应付暗流,欣赏海底景色时也不可掉以轻心,时刻要检查深度,发现被暗流向下卷时就要迅速做反应。

相比起暗流,海洋生物反而危险性不高,人们害怕在海底被鲨鱼咬死的事件,在大马并没有发生。大马海域常见的黑鳍鲨鱼性情温和害羞,一般都不敢靠近人类,也不会主动攻击人,但这并不代表牠们永远不会攻击人。Jackson打个比喻,“如果有人闯进我们家,我们也会动手打他。如果人类侵犯鲨鱼的范围,难保牠们不会为了自卫而攻击人,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不要侵犯牠们,遵守不触摸、不伤害海洋生物的潜水规则。”

何銳康強調潛水裝備很重要,最好能投資一點錢購置屬于自己的裝備。
何锐康强调潜水装备很重要,最好能投资一点钱购置属于自己的装备。
進行極限運動時,有一身好水性和做好防護措施很重要。
进行极限运动时,有一身好水性和做好防护措施很重要。

太依赖也是危机亲自检查配备

至于人为因素导致的意外,则可以避免。潜水最常发生的人为意外有:空气耗尽、装备出问题、迷失方向等,被船浆打到头或被鱼网缠住的意外,也偶有发生,不可大意。浮潜时会发生意外,多是因为游客不愿穿救生衣,在海里脚抽筋、或心脏病发溺水。

在一些人多的潜点,潜伴走失或上错船的事常发生,没有经验的潜客紧张起来,可能更容易出意外。Jackson本身带团潜水时,在海底会一直检查人数,计算人头,生怕有潜伴走失。而他在海底见过最夸张的一幕,是在马尔代夫一个热门潜点,亲眼看到两团的海底向导(Dive Master)因为相机灯光太刺眼而互相扭打起来,甚至把对方的潜水眼镜和呼吸管也扯掉,非常惊险。

选择可靠和专业的潜水中心,能保障潜水员的安全,但是服务太周到却也可能有危机。Jackson看过一个现象,当一些潜客太习惯被服务,常会忘了亲自检查潜水装备,久未去潜水甚至忘了怎么安装氧气筒和穿戴装备,有时连气筒未打开就跳下海。“这种行为不但对自己造成危险,更甚的是会连累队友。”

他建议平常比较少去潜水的潜水员,应该不时去温习潜水技术,才不会生疏。另外,也最好投资一点钱买自己的装备,确保装备状况良好,以免使用到不良的租用装备,增加在海底发生意外的风险。他说:“山水可戏不可欺,做任何极限运动一定要装备自己,才可以放心而不是放胆地玩。”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