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鄉音考古.黑白造音】 過番歌 祖輩最後的鄉愁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文創‧【鄉音考古.黑白造音】 過番歌 祖輩最後的鄉愁

20180804wenchuang01



特約:張吉安

那個大時代的一群人,拎著與生俱來的勇氣,千帆過盡,冒險渡海到另外一處陌生南方國度尋找希望。對于遙遠的異鄉,渡海新客常抱著期待與惶恐的心緒,而“番”這樣的詞彙透露即將登陸未知的境域,所以當時從中國閩粵一代的庶民口中,也勾勒出一個印象南國之南,促成了大量的集體遷移,如潮州人、閩南人、海南人叫“過番”,而廣府人、客家人、廣西人叫“落南洋”。這一群人,就是我們的祖輩們。

“過番歌”是過去不同籍貫的祖輩移民南洋時,揮之不去的共同歷史記憶,當中蘊含的,是一首首充滿血淚的豐富情感,流淌著上一代祖輩漂泊的流傷。多年前,在霹靂務邊採集過一個客家老人,家中流傳的一首過番歌,叫做《五更過番歌》,是當年在中國廣東惠州蕉嶺的奶奶,在父親下南洋前一晚唱的,敘述著老奶奶和父親徹夜不眠,多希望那一夜更鼓多打五次,那麼彼此相聚的時間可再長一些。算一算,這首《五更過番歌》已流傳超過150年了——

引頸長盼過番人歸來

【五更過番歌.客家】

城頭更鼓打五更,
一聽更鼓心就驚,
閏年閏月都有閏,
用辦沒有閏五更。

每個籍貫鄉音都有屬于自己版本的 “過番歌”,是當代社會遷移的見證者,一旦家中的丈夫、兒子或親人第二天要搭船到遙遠國度討生活,那麼家裡的女人就會唱起“過番歌”,要離家的男人永遠記住,老家永遠有個盼著他歸來的奶奶、母親、妻子、姐姐、妹妹……

【過番爿.福建閩南】

天地人人一款心,因何貧富真分明,
人間總有幾樣景,大小聽我講原因;
人講番爿真好趁,真多后生去不還,
攏是厝內環境逼,沓埔搭船度難關。

【過南洋.廣府】

阿爸過南洋,留落我阿娘,
海上漂啊飄,成日喊淒涼。

“送郎過番歌”1960年代福建摩登版本的《送君》。
“送郎過番歌”1960年代福建摩登版本的《送君》。

思念故鄉情寄託在鄉音

【過暹羅.潮州】

拜別爸母過暹羅,
欲往山芭牽豬哥,
趁有錢銀批來寄,
好返唐山娶老婆。

那是上一代人對離別、鄉愁,最委婉動人的詠歎調,對于現代的科技便利來說,即使離別再遙遠也不會感傷,因為我們隨時隨地還有手機、有網絡可聯繫。然而上一代祖輩,對于遙遠的南洋,是思念的距離,是鄉音的七州洋。

【送郎過番歌.客家】(黑膠唱片/1960年代)

女:一早就起床,送郎下南洋,
一出房門口,眼汁濕衣裳。
男:一早就起床,趕緊換衣裳,
嬌妻房門口,眼汁沾胸膛。
女:幾時再見郎,緊想痛心腸,
郎今離家去,妻家守空房。
男:讓妻守空房,勸妻莫悲傷,
今日別妻去,賺錢轉家鄉。
女:妹子正淒涼,送郎半山去,
路上有野花,郎莫變心腸。
男:妹言記心房,分別半山崗,
野花雖然靚,唔當家花香。

【送君行船歌.福建閩南】(黑膠唱片/1960年代)

女:送君到路口,一心亂操操,
今日分兩離,目屎企裡流。
男:走過大水溝,一行三回頭,
行船順水流,回來過斗兜。
女:送君到海墘,目困操操爾,
海水一片青,是鹹還是甜?
男:妹你莫悲傷,應該著歡喜,
今日小分離,來日大團圓!
女:送君你落船,心內亂紛紛,
願君好時運,代志邃頂順。
男:勸娘別煩惱,暝時量早睏,
娘你有情份,君我于分寸。

山峰、麗冰、玉冰等人的客家“送郎過番歌”專輯《繡香囊》。
山峰、麗冰、玉冰等人的客家“送郎過番歌”專輯《繡香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