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酒店花藝暖活空間

架勢人物——Spring Cottage共同創辦人凌雁冰(Stephanie Ling)、凌雁丹(Teri Ling)
不論你是住客或訪客,走進酒店,且不管腳步是否悠閒或匆忙,行過酒店大堂,你會感覺到,在那中央或角落,總有一簇花叢盛開,似乎就在那裡等著你看它一眼!
一個空間,要在最短最快時間內,讓人們感受到誠意與暖意,除了內部裝潢與設計是關鍵,當中,花藝設計也扮演舉足輕重角色。因為“在沒有花的襯托之下,一個空間或許只剩下冰冷與枯燥。”
一對愛花的姐妹,不只用花裝飾了公共空間,也裝飾了自己的夢,成功創業!

特約:子若

圖:練國偉、受訪者提供

四季輪回 人間花事

這個年頭,把花藝創意融入酒店文化,成了一種時尚手段,凌家姐妹花,自是箇中高手!

繁忙的午后,踏著漫靜的腳步,走在城裡這家樸實典雅的麗思卡爾頓酒店(Ritz-Carlton Hotel),不久后,Spring Cottage就出現在眼前。

多年不見,它的門面仿彿換了裝,優雅的味道更濃郁了。不變的是,置身在Spring Cottage裡,就算不在春天裡,只當花都開好了,滿架花兒一捨香!

Spring Cottage的主人是一對姐妹花,自千禧年開始,她倆就開始了一場有去無回的花澗夢事,用花圓己夢,也用花滿人間,她們就是把真心藏在花蕾的凌雁冰(Stephanie Ling)和凌雁丹(Teri Ling)。

與花共事的18年間,Spring Cottage從酒店界開始起步,如今,兩人已成了此城裡多家五星級酒店御用花藝設計師,當中有麗思卡爾頓酒店、大華酒店(The Majestic Hotel)、JW萬豪酒店(The JW Marriott Hotel)、威斯汀酒店(The Westin Hotel)、Hotel Stripes Kuala Lumpur Autograph Collection,以及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可說是國內酒店花藝設計佼佼者。

爾后,她倆再把花的觸角伸展至婚禮與時尚領域,城裡的社會名流是她們的客戶,大馬香奈兒(Chanel)、蒂芙尼(Tiffany&Co)、迪奧(Christian Dior)、LVMH和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等知名奢華品牌,是她倆客戶名單上一顆顆耀眼的“名”星!

從花香滿捨的藏花閣,咱們轉移陣地,到依然有花的咖啡館,在哪裡,靜聽她們說著這些年來與花共舞的心動,以花為生的悸動,本期《架勢堂》有這對姐妹花聊隨四季輪迴的人間花事。

因為喜歡漂亮的事情,凌雁丹隨著姐姐的步伐走進花花世界,對她來說,花有一種無法用言語描述的重中之重,“花是生命,花也給人的生命增色添彩……”
凌雁冰對繡球花有無以名狀的喜愛,她的花藝設計裡頭鮮少讓它缺席,繡球花更成了其公司的招牌花材。

周游各地酒店拓展花藝視野

姐姐凌雁冰原來是服裝設計師,而妹妹凌雁丹原來的專業是市場經營,在意識到人生到底要的是什麼生活之后,兩人最終走在擁有最迷人景致的繽紛燦爛花草這條路上。

女人與花都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傑作,當漂亮的花遇上了懂花的女人,不知會碰撞出多少美麗瞬間!她倆用擅長的設計經營花藝設計市場,成就了一場令人無法抵禦的雙劍合璧。

“姐姐先開始這門生意的。”妹妹雁丹如是透露。從服裝到空間設計,雁冰有感而言道,服裝是相當個人且主觀的,“設計師為你量身訂製花衣裳,穿上去以后,就算多不同,你依然是你,逃脫不了個人的風格。”

大堂會議室的花藝挑戰高

反觀,花藝是一門深入的設計,也是室內設計,“不同花季有不同花卉,它不僅讓人們置身愉悅的狀態之中,與此同時,花能讓空間增添美麗,也會使空間產生轉變,花前與花后出現截然不同的觀感。”她們的花藝設計事業從酒店空間開始,那麼,我們的話題就從那裡說起。

眾所周知,不論是入宿的住客,還是來打發休閒時光的人,每一個走進酒店的人都是過客,如何讓短暫相聚的過客不被冰冷外表的建築僵化,並在最快的時間內讓人們感受到酒店的誠意與暖意,內部的所有裝潢與設計都是關鍵因素,當中,花藝設計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在資料搜索過程中,讀到一則文章,裡頭寫到:“商業花藝裡面,酒店大堂和會議花藝是最難的部分。”姐妹倆居然從最具挑戰的空間做起,當中需要勇氣,也要有謀略。

作為酒店花藝設計師,她們生活裡的其中一個美麗的任務即是:周游列國。去哪裡?她們旅行的路線與眾不同,答案是:各地的酒店,她們不只是去住,同時也去觀摩,拓展酒店花藝設計的視野。所以,只要踏入某家酒店,她們第一時間就會看花在哪兒,心自然就往那裡走。

在平日的工作中,凌雁冰和凌雁丹所做的花藝作品造型設計與細節,不能脫離酒店的整體設計,“每間酒店的風格不一樣,我們必須與酒店的室內設計、色彩,以及傢具特色融會貫通。 ”

從情緒板到實景,裡頭耗盡了心思,用花語、花香成就生命的喜悅!這是Sring Cottage設計的婚禮場面一隅。

沒有花襯托只剩下冰冷枯燥

把花藝創意融入酒店文化成了這個年頭的一種時尚手段,她倆以我們當時所在的麗思卡爾頓酒店內的咖啡座為例,在典雅的乳白色空間裡,擺放了優雅的墨綠色傢具。在這個如此雅致的空間裡,所搭配的花卉色彩很重要,同屬雅致氣息的淺藍色和紫色成了最佳配搭的花色,勿忘我、繡球花等等花團相聚在乳白色的大型花座上,發揮著營造空間氛圍的功能。

修整維持最佳狀態

她們透露,一般上,花色的選擇需要配合各家酒店的標準色為基礎,“若是大地色的空間,通常都不會出現艷紅或者是鮮黃的鮮花,多半的酒店都不趨向于採用這種非常鮮艷的花色。”恰如其分的花色能給酒店添色澤,同時,也給空間帶來和諧感,進而給人帶來舒適感。

在眾多酒店客戶裡,大華酒店大堂的花藝設計可以大玩創意,“位于大堂中央的大型花座,因為有陽光透射進來製造的效果,因此,我們可以配以黃色、白色或粉紅色的花。”許多人都愛在這裡進行拍攝,並把它上載到社交媒體,這是令她倆喜悅從中來的一件事。

不只是在花色上要作出搭配得宜的抉擇,花的壽命也要留意,越是耐得住時間的花卉可以省卻打理上的繁複,“如果每天都會替換的話,單單處理凋謝的花,工作就非常多了。”

所以,她們所選的花卉至少能有四天至七天的壽命,“當中,每四天都會執行一次修整工作,意即將枯萎的花株替換上鮮花,以及進行換水工作。”她們指著桌上一小瓶裡的粉紫色勿忘我,“它最耐久了!”

基本上,每間酒店都會沿襲其品牌的標準型花藝設計,不過,到了各種節慶,如接下來一連串的聖誕節、新年、農曆新年來臨之際,她們都得給酒店換上“花”衣裳,“聖誕節自然就會用上聖誕紅、綠莓、綠色繡球花等等。”

好的花藝設計可以渲染酒店空間的場域, “花,能帶來新鮮、溫暖的感覺!”雁冰直言,就像白燈和黃燈可以營造不同氛圍, “在沒有花的襯托之下,一個空間或許只剩下了冰冷與枯燥。”不論是恬靜還是跳躍的花朵,它們所散發的感染力,足以讓周圍都從此燦爛起來。

Spring Cottage的實體店裝潢純樸典雅,裡頭裝載著姐妹花用鮮花堆砌的夢。

繡色入眼簾 大方得體

自幼就傾向藝術層面的雁冰,因為愛花所以走上花之道,問她最為鍾意的花,她毫不猶豫地說:“從以前到今天為止,我依然喜歡繡球花!”這是一種有著傘形花序如球狀的花木,由百花成一大花團,從白色到粉紅到淺藍色,非常迷人!

“在任何設計個案中,我都會想要把繡球花融入其中。”說到繡球花,她眼睛會發亮,臉上會發光,語氣充滿讚賞,“它就像是個大型的花球,遠遠都看得見,十分得體,並且花色五彩繽紛。”

至于妹妹雁丹,“我沒有特別鍾愛什麼花,但我喜歡漂亮的東西,而花是其中漂亮的植物。”她喜歡牡丹花,也如姐姐般偏愛繡球花,“這已是我們公司的標誌性花卉了!”

紫色安穩情緒

果然不是戲言,在我們所在的酒店咖啡館裡,她倆遙指正中央的一個大花座,但見裝置著深深淺淺的紫、藍繡球花,煞是好看搶眼!“它的花形意寓圓滿且豐富,很輕易就能取悅人心。”

人們認為花會說話,那是因為花有花語,而繡球花的花語有三,其中一個正是美滿,另外兩個則是希望與永恆。雁冰接著道:“哪怕它一株獨自存在,也是非常有個性地傲立它所在的環境裡。”

花有千姿百態,在她倆的眼裡,繡球花不必等到花都開齊了才算美,就算是處于含苞待放的階段,也能發揮它的美麗姿態。

長年與花為伍,在她們的生命裡,花有著不同凡響的地位,花之于雁冰是“歡樂”,“不論是燦爛的花色抑或芬芳的花香,它都能給人帶來愉悅感。”

她說,走進花團簇簇的酒店裡,很難會不開心。花不語但有意,對雁丹來說,花有一種無法用言語描述的重中之重,“花是生命,花也給人的生命增色添彩……”

在眾多花色之中,她倆最愛的花色,正是許多女人都難以抵擋的紫色,“它也能鎮定人心,大方且得體,更是浪漫的代號!”

為配合高規格的香奈兒嘉柏麗(Gabrielle)香水推介禮,雁冰採用明媚的檸檬黃跳舞蘭和純淨素麗的玉針花,以襯托這個充滿陽光氣息的花香組合。

花期不長美麗卻成永恆

在Sring Cottage的實體店前,擺著一架二輪車,車上擺放著一小撮一小撮的鮮花,棚上寫著“FLOW”的字眼,意即“Flowers on Wheels”(車輪上的鮮花),雁冰和雁丹開心地說道:“這是我們新生兒!”我當然願聞其詳。

花的壽命很短暫,她們卻希望讓花的意義延長,而不僅止于花開與花謝的幾天裡,這個概念主要是從婚禮/婚宴上的花飾延伸出來的一個行動。

她們說道,通常用在婚禮、婚宴上的鮮花也只有一、兩天時間,后續如何處理這些鮮花成了她們一直思考的事情之一,有的客戶要求她們把全部的花送到老人院或是其他團體,但她們考慮到不是每個人都想要或是需要花,因此,在朋友楊忠禮基金會項目總監拿汀周懷琳的啟發下,她倆構思出“車輪上的鮮花”這個慈善計劃,此計劃將於不久的將來推介。為此,她們會把在婚宴、婚禮上所使用過的鮮花收集回來,然後,將之重新包裝成一小撮的花束,再以比較廉宜的價錢,好比以五令吉或是十令吉賣給對花有興趣的人。

她們將以流動的方式進行販賣,“我們普遍看到的是餐車,為何不能有花車呢?”結果,“車輪上的鮮花”計劃因此而誕生,一輛流動式的花店將在特定社區內行走,然后停泊在社區固定的地點,讓社區裡的人可以向這輛流動車買花。

“我們仍未物色特定的地點,但是,為了讓更多人接觸到這輛車輪上的鮮花,車子會穿行辦公大樓之間。”這些賣花錢將捐給有需要的團體,目前,她們物色的團體有兒童尊嚴基金會(Dignity for Children Foundation)、大馬Toy Libraries和大馬善終協會(Hospis Malaysia)。

慈善是發自內心的愛,與其把使用過的鮮花贈給未必需要它的人,不如重新賦它生命,並把所得的賣花錢,用來資助公益團體所需要的教育或是食物,“花可以改變一切,而且不只是在婚宴上罷了!”

縱使花的壽命不長,但車輪上的鮮花,卻將花的意義成為永恆!美麗的花讓凌雁冰和凌雁丹的心生出美麗,這份美麗造就了更美麗的世界!

“車輪上的鮮花”計劃為短暫的花朵壽命找到了永恆的意義!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