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玄一:玄說理——開口便錯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黃玄一:玄說理——開口便錯

所謂說話,即是用喉舌振動出些無意義的音節來表達意義。無意義音節之所以有意義,是有個奇怪的約定過程,讓它們不那麼奇怪。若有人發出違反這奇怪約定的無義音節,就是不正常。



原來每個人對于那約定的理解都不一樣,所以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才是最正常的。然而通常是,嘴巴眾的勝,拳頭硬的贏。不過人微言輕的有福了,如是少造了沙數口業!專家說、名人說、上頭說,何不到下頭說去?

又有人對這些無義之音節十分介懷,怨懟別人叫我叔叔或阿姨,必要叫我哥哥或姐姐;我還寧可別人叫我爺爺呢!就算有人喊我做爹娘,難道我就定會多個兒女嗎?實際上,還是事實比較重要;叫牛做“馬”,“馬”還是牛,雖然牛可能真的是“馬”,只是人一開始就誤會了。

也有人認為,在這套莫名其妙的語言系統裡,有部分是更荒謬的。比如說我們不該用罵人的話罵人,要用文雅的辭且莎士比亞式之訓斥;否則罵完人還得說對不起。

因為那些用詞是髒的,但我們都能講得出來,那麼其他音節也不見得有多乾淨;也許“謝謝”的自然屬性其實粗暴過詛咒人家的十八代,只是人為地被區分成了禮貌的字眼。其實,“deal”豈害兮,“發油”何甾哉?

霹州黃氏字玄一,居陋寡聞,妄談自得焉。時筆小識以駭世,不盡與道乖,博雅君子擇而哂之可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