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玄一:玄说理——开口便错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黄玄一:玄说理——开口便错

所谓说话,即是用喉舌振动出些无意义的音节来表达意义。无意义音节之所以有意义,是有个奇怪的约定过程,让它们不那么奇怪。若有人发出违反这奇怪约定的无义音节,就是不正常。



原来每个人对于那约定的理解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才是最正常的。然而通常是,嘴巴众的胜,拳头硬的赢。不过人微言轻的有福了,如是少造了沙数口业!专家说、名人说、上头说,何不到下头说去?

又有人对这些无义之音节十分介怀,怨怼别人叫我叔叔或阿姨,必要叫我哥哥或姐姐;我还宁可别人叫我爷爷呢!就算有人喊我做爹娘,难道我就定会多个儿女吗?实际上,还是事实比较重要;叫牛做“马”,“马”还是牛,虽然牛可能真的是“马”,只是人一开始就误会了。

也有人认为,在这套莫名其妙的语言系统里,有部分是更荒谬的。比如说我们不该用骂人的话骂人,要用文雅的辞且莎士比亚式之训斥;否则骂完人还得说对不起。

因为那些用词是脏的,但我们都能讲得出来,那么其他音节也不见得有多干净;也许“谢谢”的自然属性其实粗暴过诅咒人家的十八代,只是人为地被区分成了礼貌的字眼。其实,“deal”岂害兮,“发油”何甾哉?

霹州黄氏字玄一,居陋寡闻,妄谈自得焉。时笔小识以骇世,不尽与道乖,博雅君子择而哂之可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