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慢吞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吳偉才:浮世繪——慢吞吞

都說歐洲生活很慢,是的,真話。慢到如何呢?請看下列真人真事。



我們是用歐洲火車遍游卡Eurail Pass,以前用過覺得方便,因此每到歐洲都會預購,一卡在手,愛到哪裡就哪裡。以前確實方便,夜車也都是有座位的班次,但十多年前沒了,夜車皆為臥舖。臥舖附加費奇貴,因此我們都選擇白日行程。

歐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若從意大利北部米蘭過瑞士東南部的湖泊城市,那沒事,也就五六小時。不過,若路程較遙遠而又過于相信歐洲火車的效率,那很容易就悲劇了。

當時,在比利時及盧森堡巡迴畫展,待了個把月,是時候回到佛羅倫斯跟當地畫廊算賬,然后搭飛機回家了。一心想沿途欣賞歐洲風光,精心策劃后就定下沿途每一國及每一段的火車票;比利時經德國,德國經一點點瑞士東南部,最后再進入意大利直下威尼斯,還風騷地打算懶上兩天,才南下佛羅倫斯。慢慢來嘛,不是說歐洲適合慢活嗎?

心想盧森堡早上8點的火車,抵達威尼斯也就夜裡10點吧,14小時濕濕碎,歐洲風光迷人。但完了,等啊等,漸漸覺得不對路,時光飛逝,8點20分尚未開動;孩子說人家遲開一定也會把速度追回去的,放心。8點45分,仍未開,心急如焚。我說假如沒加速追回,那要如何接駁德國中午的火車?

悲劇終于發生,8點50分開車,延誤近一小時。抵達德國邊界,火車當然早已開走。撲向櫃檯,票已作廢,必須重購。而早已沒有最接近的班次。真要追那列開走的火車,唯有在靠近法國邊界的某個小站可試運氣。好啊,就攔截吧,需要蒙面持槍嗎?

抵達法國邊界小鎮,不是鳥不生蛋,是連鳥都沒有。火車站連櫃檯都欠奉,根本不知道該攔截哪邊月台的車,幸好路過的大叔指示,跳上一輛。

悲劇再次發生。這列車也許是走電池的,看著窗外慢吞吞倒退的樹木,我已經有在邊界安享晚年的打算。

終于挨到慕尼黑,車站如戰場,根本沒可能再有追下去的票。所有事先訂好的票統統作廢,櫃檯說若要投訴是可以的,你去找盧森堡鐵道局,不然就在慕尼黑再觀光一天,明日再走不遲。

沒事,就重新再來吧,在慕尼黑重新續程,雖然遲些,但至少深夜2點能到威尼斯。我跟孩子說,我知道威尼斯深夜2點在哪裡還有晚飯。

原來意大利火車也不行,這回延誤一小時。我說算了,已經不必再轉車了,慢就慢吧,總之會到威尼斯,不如我們到臥舖好好休息一下。

來到臥舖一看,廂內大麻氣味瀰漫,數位黑人東歪西斜,父子倆只好抱住背包窩在走道上。

是,再慢也到威尼斯Mestro了,凌晨5點半,找到已訂好的小旅社,兩人枯坐門口,很有耐心地等天空發魚肚白。

一定會白的,慢慢等吧!

吳偉才——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著作二十余冊。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