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現場‧繪畫沒有魔術 唯有下苦功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學習現場‧繪畫沒有魔術 唯有下苦功

 David H.Ross活躍于美加的插畫家David Ross受邀到The One Academy進行工作坊與分享會,除了教學也分享他投身漫畫工業多年的心得和經驗之談。

David H.Ross活躍于美加的插畫家David Ross受邀到The One Academy進行工作坊與分享會,除了教學也分享他投身漫畫工業多年的心得和經驗之談。

報導:方俊心
攝影:李玉珍



過去一年,David的工作重心在于教學,這為他的人際互動帶來了有趣的變化。午餐時間跟其他老師一起用餐,聊聊學生問題、教學問題,不再是那麼孤立的創作個體了。一有機會,他也到處向人推廣手繪,希望更多人能領受到繪畫的快樂……

左手握著鉛筆的David H.Ross,在白紙上飛快舞動,橢圓、圓等各種幾何圖形,很快地交織成一個跳起的大隻佬。我懷疑他的腦海裡已看見了這個人,現在只差透過指尖把他形象化讓我們看見。一邊來來回回描著線條,他一邊指導,在繪製草稿時,角色骨架、動作、力量等先出現,最后才做美化工作,又補上一句心法:“你要在畫的時候就知道角色的體重了。”

身旁學生跟著飛快揮動鉛筆做筆記,他們坐在The One Academy位于二樓的講堂,聆聽這位活躍于美加的“插畫家”的教學。這職銜只是個方便的稱呼,David曾替美國漫畫公司漫威(Marvel)、DC、黑馬(Dark Horse)畫漫畫,畫過每個人都認識的蜘蛛人和鋼鐵人;也曾替影視製作畫過分鏡腳本,擔任美術製作、顧問等角色。

過去一年他做得最多的是教學,在加拿大多倫多一所動畫、藝術和設計學院“麥斯”(Max the Mutt College of Animation, Art and Design)教連環畫(Sequential Arts)文憑課程。今年七月中,他受邀到The One為師生主持工作坊之餘,也辦了這場演講,讓大家一睹大師的風采。

除了想像還要大量練習

大家看著前方熒幕,透過實物投影機,他的筆觸像在快轉,然而其實並沒有。“人物的姿勢是核心。”他帶來的線稿圖有跳高的、跳躍的、飛行的、打架的,各種大家時常能在電影或漫畫裡看到的肢體伸展動作,當一個人做出這些動作時,他身體的哪部分肌肉會收緊,哪部分又呈放鬆狀態?畫完以后,必須能像個會旋轉的攝像機,能想像、呈現出同一姿勢的上、下、左、右、前、后等三百六十度不同視角。

David把自己駕馭人物姿勢的畫工,部分歸功于他少年時期所接觸的優秀作品。他很慶幸自己能在年輕時就接觸它們,“讀了一遍又一遍,它們就會銘刻進腦海,以致你將來不要記得了還是記得,因為已銘刻進腦海裡。”他形容這是我們大腦裡的圖書館,連我們自己也不會注意它的存在,當掙扎不曉得該怎麼下筆時,這些庫存可引導我們。另外一部分則要歸功于勤練,他大量閱讀解剖學和他人作品,不斷練習,把人體比例的基本功紮穩,確保自己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畫出比較粗的一條手臂或比較長的一條腿。“那沒有魔術,就是必須下很多的苦功。”

他原畢業于加拿大謝爾頓學院(Sheridan College)動畫科系——這裡是美加動畫界著名的搖籃。他在動畫公司呆了三年,之后開始到漫畫出版社工作,最終被Marvel、DC等大型漫畫公司相中,成了他們的特約插畫家。他不只是替他們畫連載漫畫,公司的其他出版品或影視業務,他偶爾也會受邀以不同身分參加,在不同的身分轉換之間過著忙碌的日子。

David在2013年畫的鋼鐵人漫畫封面。(圖取自互聯網)
David在2013年畫的鋼鐵人漫畫封面。(圖取自互聯網)

設定時間能讓自己變得更規律

作畫過程是孤立的。漫畫家在中央辦公室工作,大家像一個和樂融融的家庭,“這是新人的幻象。”事實是,他們都各自在家裡埋頭苦幹,踏入辦公室只是為了交上作品(那年代),交了就離開。只有在各種漫畫交流、活動的場合,他們彼此才會碰面說說話。他們也跟其他的藝術創作者或作家一樣,必須面對一個人創作的孤獨感。

早晨對David很重要,每天早上約九點半就開始作畫,12點左右完成。在這精華時段,要是進度順利,可說是“為一整天定調”,要是不順利,就是“為一整天帶來麻煩”。“所以早晨是個好的開始。”晚間他多數不工作,看看電視、讀讀書,讓自己休息,要不然睡覺中途他會彈起身,說到這兒,David做了個彈起、伏案執筆的動作。

對David來說,他最大的困擾常來自花了兩個小時,跟作者指定,而那根本不可能透過視覺畫面來傳達的內容纏鬥。有些漫畫家的最大壓力來自一張空空如也的白紙,就像David的一個朋友,要畫出第一條線前總是如臨大敵。這樣的情況有兩種可能,David說,一種是腦袋裡沒東西的人,一種是腦袋裡有太多東西的人,因為太多,不知道要選哪個才好,被細節搞得腦筋纏線。

他習慣把待完成事項分割成小區塊,給每個小區塊分配完成時間,在限定時間裡完成。一定要前進,一定要畫些東西,可以不用太細緻,一旦下了筆,線條就會自己慢慢走出來了。他反對對截止時間慷慨,“不要隨便改,需要尊重自己定下的截止時間,時間到了,停。”就算沒畫完,也必須到此為止,之后再回來。

他認為,這樣做的好處是製造一個“慣性動力”(Momentum),幫助推動前進,看到自己有了點進度,心裡才不會慌,“像你考試時,先作答容易的問題,不把自己搞得沮喪。”這方法使他的生產力大大提高,因而他向在座學生強力推薦這個做法。

不用電腦只因享受手繪過程

身處競爭激烈的漫畫工業,搞人際是不可避免的事,跟漫畫編輯保持友好關係是很重要的。如果一個編輯覺得你不錯,他可能也會跟其他編輯介紹你。編輯有時也是編寫漫畫內容的作者,遇到前述所說,沒辦法畫出作者所寫的“不合理”內容的問題,漫畫家需要有智慧地處理,有時作者決定,有時彼此協商,有時編輯甚至不喜歡團隊成員互相溝通,每個編輯都有自己的喜好和習性。

對于新丁,David建議準備作品集向編輯毛遂自薦,作品集必須能反映自己的實力,涵蓋自己能畫的風格,從開始到結束,好讓他們知道你能夠完成他們的要求。

一般人可能比較不會發現到,原來出現在我們眼前的蜘蛛人、鋼鐵人,可是好多個不同的漫畫家個別詮釋的版本。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穿一樣的衣服。David說,這是漫畫公司所鼓勵的,粉絲也樂見,“他們會想看,‘嘿,你會怎麼畫這個場景?’”這樣的彈性和自由度減少了David使用這些“大眾臉”創作的壓力,你的蜘蛛人和鋼鐵人,可以有你設計的姿態、動作和身體語言。好比說,鋼鐵人看起來是硬邦邦的,如果把他的身體動作畫得像蜘蛛人一樣柔軟,如何?這樣的火花是很有趣的,David享受這樣的過程。

David很少使用電腦作畫,他擅長的草稿和線描階段都堅持用手繪,在電腦上,因為可以復原(Undo)或重複(Redo),“不用對任何東西有承諾”,可是畫在紙張上就不同了,“你要多想一點。”能在下筆那一刻就把圖畫好,不需要靠電腦反复復原或重複來幫忙修改,這讓他感到非常有成就感、滿足感,這種感受他覺得是電腦無辦法取代的。

近期他出版了一本手繪教學書《Freehand Figure Drawing For Illustrators-Mastering the Art of Drawing from Memory》,該書已譯成韓、日語,準備在當地出版,中國版本則在籌劃中。封面是個木頭人,他的手臂往兩旁張開,看起來正要從跳躍姿勢著地,David之于他的插畫生涯,不知道是不是也處于這樣的一個階段呢?

學院插畫系的老師也出席了這場在七月中舉辦的分享會。
學院插畫系的老師也出席了這場在七月中舉辦的分享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