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绘画没有魔术 唯有下苦功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学习现场‧绘画没有魔术 唯有下苦功

 David H.Ross活躍于美加的插畫家David Ross受邀到The One Academy進行工作坊與分享會,除了教學也分享他投身漫畫工業多年的心得和經驗之談。

David H.Ross活跃于美加的插画家David Ross受邀到The One Academy进行工作坊与分享会,除了教学也分享他投身漫画工业多年的心得和经验之谈。

报导:方俊心
摄影:李玉珍



过去一年,David的工作重心在于教学,这为他的人际互动带来了有趣的变化。午餐时间跟其他老师一起用餐,聊聊学生问题、教学问题,不再是那么孤立的创作个体了。一有机会,他也到处向人推广手绘,希望更多人能领受到绘画的快乐……

左手握著铅笔的David H.Ross,在白纸上飞快舞动,椭圆、圆等各种几何图形,很快地交织成一个跳起的大只佬。我怀疑他的脑海里已看见了这个人,现在只差透过指尖把他形象化让我们看见。一边来来回回描著线条,他一边指导,在绘制草稿时,角色骨架、动作、力量等先出现,最后才做美化工作,又补上一句心法:“你要在画的时候就知道角色的体重了。”

身旁学生跟着飞快挥动铅笔做笔记,他们坐在The One Academy位于二楼的讲堂,聆听这位活跃于美加的“插画家”的教学。这职衔只是个方便的称呼,David曾替美国漫画公司漫威(Marvel)、DC、黑马(Dark Horse)画漫画,画过每个人都认识的蜘蛛人和钢铁人;也曾替影视制作画过分镜脚本,担任美术制作、顾问等角色。

过去一年他做得最多的是教学,在加拿大多伦多一所动画、艺术和设计学院“麦斯”(Max the Mutt College of Animation, Art and Design)教连环画(Sequential Arts)文凭课程。今年七月中,他受邀到The One为师生主持工作坊之余,也办了这场演讲,让大家一睹大师的风采。

除了想像还要大量练习

大家看着前方荧幕,透过实物投影机,他的笔触像在快转,然而其实并没有。“人物的姿势是核心。”他带来的线稿图有跳高的、跳跃的、飞行的、打架的,各种大家时常能在电影或漫画里看到的肢体伸展动作,当一个人做出这些动作时,他身体的哪部分肌肉会收紧,哪部分又呈放松状态?画完以后,必须能像个会旋转的摄像机,能想像、呈现出同一姿势的上、下、左、右、前、后等三百六十度不同视角。

David把自己驾驭人物姿势的画工,部分归功于他少年时期所接触的优秀作品。他很庆幸自己能在年轻时就接触它们,“读了一遍又一遍,它们就会铭刻进脑海,以致你将来不要记得了还是记得,因为已铭刻进脑海里。”他形容这是我们大脑里的图书馆,连我们自己也不会注意它的存在,当挣扎不晓得该怎么下笔时,这些库存可引导我们。另外一部分则要归功于勤练,他大量阅读解剖学和他人作品,不断练习,把人体比例的基本功扎稳,确保自己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画出比较粗的一条手臂或比较长的一条腿。“那没有魔术,就是必须下很多的苦功。”

他原毕业于加拿大谢尔顿学院(Sheridan College)动画科系——这里是美加动画界著名的摇篮。他在动画公司呆了三年,之后开始到漫画出版社工作,最终被Marvel、DC等大型漫画公司相中,成了他们的特约插画家。他不只是替他们画连载漫画,公司的其他出版品或影视业务,他偶尔也会受邀以不同身分参加,在不同的身分转换之间过着忙碌的日子。

David在2013年畫的鋼鐵人漫畫封面。(圖取自互聯網)
David在2013年画的钢铁人漫画封面。(图取自互联网)

设定时间能让自己变得更规律

作画过程是孤立的。漫画家在中央办公室工作,大家像一个和乐融融的家庭,“这是新人的幻象。”事实是,他们都各自在家里埋头苦干,踏入办公室只是为了交上作品(那年代),交了就离开。只有在各种漫画交流、活动的场合,他们彼此才会碰面说说话。他们也跟其他的艺术创作者或作家一样,必须面对一个人创作的孤独感。

早晨对David很重要,每天早上约九点半就开始作画,12点左右完成。在这精华时段,要是进度顺利,可说是“为一整天定调”,要是不顺利,就是“为一整天带来麻烦”。“所以早晨是个好的开始。”晚间他多数不工作,看看电视、读读书,让自己休息,要不然睡觉中途他会弹起身,说到这儿,David做了个弹起、伏案执笔的动作。

对David来说,他最大的困扰常来自花了两个小时,跟作者指定,而那根本不可能透过视觉画面来传达的内容缠斗。有些漫画家的最大压力来自一张空空如也的白纸,就像David的一个朋友,要画出第一条线前总是如临大敌。这样的情况有两种可能,David说,一种是脑袋里没东西的人,一种是脑袋里有太多东西的人,因为太多,不知道要选哪个才好,被细节搞得脑筋缠线。

他习惯把待完成事项分割成小区块,给每个小区块分配完成时间,在限定时间里完成。一定要前进,一定要画些东西,可以不用太细致,一旦下了笔,线条就会自己慢慢走出来了。他反对对截止时间慷慨,“不要随便改,需要尊重自己定下的截止时间,时间到了,停。”就算没画完,也必须到此为止,之后再回来。

他认为,这样做的好处是制造一个“惯性动力”(Momentum),帮助推动前进,看到自己有了点进度,心里才不会慌,“像你考试时,先作答容易的问题,不把自己搞得沮丧。”这方法使他的生产力大大提高,因而他向在座学生强力推荐这个做法。

不用电脑只因享受手绘过程

身处竞争激烈的漫画工业,搞人际是不可避免的事,跟漫画编辑保持友好关系是很重要的。如果一个编辑觉得你不错,他可能也会跟其他编辑介绍你。编辑有时也是编写漫画内容的作者,遇到前述所说,没办法画出作者所写的“不合理”内容的问题,漫画家需要有智慧地处理,有时作者决定,有时彼此协商,有时编辑甚至不喜欢团队成员互相沟通,每个编辑都有自己的喜好和习性。

对于新丁,David建议准备作品集向编辑毛遂自荐,作品集必须能反映自己的实力,涵盖自己能画的风格,从开始到结束,好让他们知道你能够完成他们的要求。

一般人可能比较不会发现到,原来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蜘蛛人、钢铁人,可是好多个不同的漫画家个别诠释的版本。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穿一样的衣服。David说,这是漫画公司所鼓励的,粉丝也乐见,“他们会想看,‘嘿,你会怎么画这个场景?’”这样的弹性和自由度减少了David使用这些“大众脸”创作的压力,你的蜘蛛人和钢铁人,可以有你设计的姿态、动作和身体语言。好比说,钢铁人看起来是硬邦邦的,如果把他的身体动作画得像蜘蛛人一样柔软,如何?这样的火花是很有趣的,David享受这样的过程。

David很少使用电脑作画,他擅长的草稿和线描阶段都坚持用手绘,在电脑上,因为可以复原(Undo)或重复(Redo),“不用对任何东西有承诺”,可是画在纸张上就不同了,“你要多想一点。”能在下笔那一刻就把图画好,不需要靠电脑反复复原或重复来帮忙修改,这让他感到非常有成就感、满足感,这种感受他觉得是电脑无办法取代的。

近期他出版了一本手绘教学书《Freehand Figure Drawing For Illustrators-Mastering the Art of Drawing from Memory》,该书已译成韩、日语,准备在当地出版,中国版本则在筹划中。封面是个木头人,他的手臂往两旁张开,看起来正要从跳跃姿势着地,David之于他的插画生涯,不知道是不是也处于这样的一个阶段呢?

學院插畫系的老師也出席了這場在七月中舉辦的分享會。
学院插画系的老师也出席了这场在七月中举办的分享会。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