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外劳有爱(上篇)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个孩子——外劳有爱(上篇)

那是个糟糕的一天,糟糕得我想马上回家,想将自己掏空,好让那已填满眼眶的泪有个去处,抱着维尼熊哭也好,往心里流也罢,至少不要溢出来。然而那似乎不太可能,我才走进地铁,眼泪已冲破河堤,泛滥成灾,当下唯一可做的,是用爬的找到一个角落位子,将头靠在柱子上,把眼睛闭上,让眼泪划成一条条泪痕。这是鸵鸟心态,闭上眼睛,就看不见自己掉泪了。



可这眼睛始终也会缺氧,眼睛挤满咸咸的泪水有点难受,我睁开眼,想稍微将眼泪风干,然而一睁开眼,发现坐我对面的一名外劳正盯着我,眼神是充满担心和关心的。

如果眼神有声音,他那时候一定在问我:“Are you ok?”我无心交流,立刻再度将眼睛闭上,将剩余的眼泪也挤出来。再度睁眼,已不见他。他到站了。我甚至没把这个关心我的他的外貌给看清。

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外劳,其实有很多挺和善的。也是在同一线轻快铁,我看见一个外劳逗著邻座小婴儿,婴儿妈妈显然累坏,那眼神飘向远处,她完全没有察觉,怀抱里的娃,正和身旁的外劳叔叔玩得开心。将此事告诉好友,她说:“这个外劳,在自己的家乡,也许是个爸爸。”说完,我们静默了几秒。

王筠婷——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粽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