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低頭

柔佛.三段蔥



某個時刻突然想開了,不想再繼續為任何東西低頭,便什么也不管就一走了之。走得成嗎?

風有點冷,海面呈獻波浪狀彷彿演唱會正在底下開辦。

我抬頭張望只見雲層臉黑黑似乎心情不好,便趕緊回家收衣服以免招惹雲朵的發洩。

沒想到一晃已經畢業一年了,SPM考生也已開始應對嚴苛的題目,憶起自己坐在空蕩蕩的教室,強逼自己要考好別人都放棄的科目,即使真的已經沒有答案了。

直到數學我才舉起白旗離開,有種失魂落魄的悲憤。

從小學到現在,數學都不是強項,在眼裡只是一科惱人的方程式,無論多么努力想要加強數學,它似乎像個謎的少女,沒有耐性就沒辦法摘下它的面紗。

滴滴答答、答答滴滴,屋簷流出漂亮的小瀑布,車燈照射的那一瞬間道出一束彩虹,寒冷的街上頓時顯現朝氣。

看著雨撲倒在車身,激起無數水花,回想到自己駕著摩哆淋著大雨前往學校,廉價雨衣遮擋不住猛烈雨水,到校時已經濕漉漉。

我特別喜歡雨天,冷颼颼中有股淒涼的美感,當下體會到幸福的滋味,也唯獨雨天才有所感觸。

以前總希望下大雨不用上課,現在則期待能夠適時在大雨中把自己弄清醒,提醒自己不要偏離軌道。

后來雨天我就不再傻傻地一個人駕著摩哆去學校,而是搭乘附近同班朋友的車,多了閒暇時間觀望雨珠劃過車鏡,依稀滴落車蓋上的雨聲,算是偶爾的幸福。

直至上班必須硬著頭殼,穿越雨川打卡避免薪水無辜被扣掉。才曉得出了社會得向人低頭、向事物低頭、向雨低頭……

某個時刻突然想開了,不想再繼續為任何東西低頭,便什么也不管就一走了之。走得成嗎?不能,因為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啊。

此時,注視大雨把街道形成一幅油畫,我喝上一杯濃郁拉茶,知道低頭不是絕路,只要退一步便海闊天空,一個人的智慧往往就顯現在此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