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鳥人鳥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周若鵬《鳥人鳥語》

歷史學家莎哈拉蘇來曼教授說,馬來族有著第二古老的線立體基因,6萬年了,僅次于非洲人,華族則只有4萬年。她是在大馬伊斯蘭青年運動主辦的“馬來人的起源”座談中這么說。后來,馬來族祖先從人類搖籃地非洲遷移到東南亞。因此,她強調任何政黨都不能說馬來人是外來者,這是不正確的。



“老作”本領甘拜下風

我不是專家,我只是鳥人,生物基因、文化歷史我不在行,但是鳥語我聽得懂。教授說祖先從非洲來到東南亞,邏輯上來說,這不是“外來”是什么?不過,她的意思可能是說“先到先得”,且當她對。但她說部分馬來部落北遷創立中華文明,就真讓我“拍案叫絕”,我完全明白了為什么我國的學術成就在世界舞台上乏善可陳。據說教授同時也是作家,“老作”的本領叫我甘拜下風。不過,又且當她對,因為她是專家。

人皆關心歷史,我說的不只是課堂上讓你打瞌睡的歷史課,而是關于自己從何而來。人生短短數十載,生命太單薄,我們打從心底需要知道存在的意義,在歷史的漫漫長河裡自己曾是河中的哪一隻魚、岸邊的哪一棵樹,成就過整片風景,這片天地就是我們的歸宿。華族不也開口閉口悠悠5000年嗎?和教授的6萬年用意是一樣的。

取笑他人無助大局

但是,夠老又如何?非洲人更古,現在和非洲較高下有什么意義?蟑螂更老,我們難道要說自己活得比蟑螂優越嗎?歷史走到這裡,這裡就是現實,在這個現實中你要和你6萬年前搬到中國去的“同胞”比拚;在這個現實中,你落后了何止十萬八千里。這種讓人“感覺良好”的理論,像紅牛能量飲料那樣偶爾喝來給自尊充電一下就好,以便在現實中有些力氣往前追。

如果根據教授的偉倫,馬來西亞華人就不是寄居者了,我們是6萬年前的馬來人回歸祖地,我們也是土著呢!卻又不是,教授補充說種族要耗萬年方才成型,華族不是馬來族的旁支。那么,現在的馬來族還算不算是6萬年前的馬來族?我實在搞混了。

教授大概不會讀到這篇文章,因為她很可能不懂中文,這篇文章是寫給懂中文的你看的。你會明白“五十步笑百步”是什么意思,我們同在一艘馬來西亞號上,取笑他人無助于大局。你會明白什么是“同舟共濟”、“自強不息”,偶爾聽到鳥人說鳥語,“一笑置之”便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