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馬‧那一路向南的風情 讓人驚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玩FUN大馬‧那一路向南的風情 讓人驚艷

    特約:馮彬霞



    從雲冰沿著3號公路一路向南,我來到豐盛港碼頭,乘坐渡輪到美麗的刁曼島。人們去刁曼島的理由很多:有人為了潛水,有人為了度假靜養,有人為了那色彩斑斕的海底世界……

    北根地處彭亨海岸線和彭亨河交界處,風光迷人。我開車繞皇城一圈,從外表觀看北根王宮和建築風格獨特的清真寺后,來到Kampung Pulau Keladi文化村,看到那里有一棟馬來傳統高腳木屋,門匾上寫著:Tun Abdul Razak’s Birth Place,原來那是已故前首相敦拉薩的故居。機緣不巧,我到的時候,故居沒對外開放,不能參觀內部,甚感遺憾。

    彭亨首府在關丹,皇城卻在北根。北根看上去遠不如關丹熱鬧,靜謐得並不太像一座皇城,但北根的馬來傳統文化氣息濃厚,這裡不僅是皇城,還是已故首相敦拉薩和前首相納吉的故鄉。

    Songket主要供給皇親貴族使用。
    Songket主要供給皇親貴族使用。

    Songket製作大開眼界

    敦拉薩故居對面就是彭亨絲綢紡織中心(Pusat Tenunan Sutera Pahang),我走進去參觀,一位馬來美女熱情接待我,並向我解說這些布匹的紡織和染色製作流程。

    我第一次看到馬來傳統紡織機和布料紡織過程,感覺新奇有趣,同時也增長不少新知識。據介紹,這些布料叫做“Songket”,是馬來人最昂貴的布匹。

    這些帶有絲綢金線或銀線的Songket純手工製作,大都價格昂貴,一般民眾難以消費得起。Songket主要供給皇親貴族使用。

    三族和睦令人感動

    在那個紡織中心,我又一次看到華人、馬來人和印度人在一起共事。這種三大民族和諧共處的畫面,總讓人覺得充滿正能量。這樣的情景,我不是第一次在馬來半島見到。

    我曾經在檳城一個村子裡,看到馬來村民到村裡的海南咖啡廳,喝海南咖啡和吃海南麵包。馬來村民釣到淡水龍蝦和其他河鮮,也會拿去海南咖啡廳讓海南廚師加工,然后全民分享,那種鄉村跨種族的鄰里和睦關係,對于生活在城裡的人來說,是極其罕見的。村民不分種族宗教,在一起喝茶聊天和共享美食的畫面,一直深刻在我腦海中。
    我還在吉隆坡的仙四師爺廟,看到印度人打理這座華人廟。我去進香,還是那位印度帥哥教我如何燒香祭拜,我雖然慚愧,卻忍不住要為這種跨種族精神喝彩。

    每每在本地報紙上看到政客以挑動民粹為課題爭吵不休,我就想,他們真的該走入這些地方看看,體驗一下大馬的真實民情與民風。大馬民眾比政客想像中的要團結與和諧多了。

    民眾心裡哪有那麼多複雜想法,對于他們來說,膚色、種族和宗教的不同,並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和睦相處,那些民眾嚮往的是快樂與祥和的生活,他們才是生活真正的智者。

    老胡先生和他在雲冰海域釣上來的旗魚。
    老胡先生和他在雲冰海域釣上來的旗魚。

    在雲冰吃醉蝦聽故事

    從文化村出來,我繼續往前趕路,到了雲冰天色已晚,決定就地晚餐和留宿。那一晚的逗留,讓我對雲冰從此念念不忘。在雲冰,我品嚐了風味獨特的枸杞當歸醉蝦,還聽了當地人給我講述很多關于雲冰的風情故事,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旗魚海釣。

    雲冰是海釣界無人不曉的地方,此地以盛產旗魚聞名世界。據說,8月在雲冰,往往能輕易釣到長達3公尺,重達50公斤的旗魚。旗魚是世界上游泳速度最快的魚類之一,每小時能達到190公里的速度。因此,每年都有海釣愛好者從世界各國飛到雲冰,與旗魚來一場驚心動魄的約會。來自北京的媒體人老胡先生,給我展示了他此行的戰利品。

    他告訴我,他每年7月到9月之間,都會專程從中國北京飛到雲冰海釣,因為后面的行程已經計劃好,所以我沒能跟隨他們出海海釣。但雲冰這個浪漫的地方,讓我魂牽夢繞至今,一直惦記著要回去那兒,和旗魚來一場美麗的邂逅。

    我覺得刁曼島集齊所有海島的優點。
    我覺得刁曼島集齊所有海島的優點。

    在刁曼島與夕陽對飲

    從雲冰沿著3號公路一路向南,我來到豐盛港碼頭,乘坐渡輪大約一個半小時,就到了美麗的刁曼島。

    刁曼島是一個風情萬種的海島,我上島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和夕陽干杯。刁曼島是免稅島,此島雖處馬來半島東海岸,但海島多面朝向半島大陸(故面向西邊),島上尤其適合與夕陽對飲。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環繞馬來半島大半周到刁曼島,是為了拿夕陽下酒。這聽上去有些傻,但如果你見過這海島上的夕陽,當你被那種變幻無窮的美震撼時,你會覺得別說是繞馬來半島一圈,就算是繞地球一圈來島上,那也是值得的--島上的夕陽真的太美了!

    那如夢如幻的美景讓我甚至懷疑,那些畫面是不是被大自然額外加了一層濾鏡?那油畫般的畫面,讓人不由得感歎,大自然才是最偉大的畫家。

    猴子扯裙擺故作鎮定

    那天,我在沙灘上完全被夕陽的美麗變幻吸引住,一時間唯有忘我地不斷按快門……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夜幕降臨后,我意猶未盡正想回酒店吃晚餐,卻感覺裙子好像被誰拽住了。我低頭一看,心裡一驚──我的腳底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站著兩隻猴子,這讓我有一種突如其來的不安。

    兩隻猴子分別拉扯我的裙擺,半立著身子,抬頭望著我,目光裡似乎帶有一種乞求。行走大半圈馬來半島后,我也算有了一些與它們打交道的經驗──盡量不去看它們的眼睛,避免造成一種我在挑釁它們的誤會。

    我把眼光拋向遠處大海,貌似淡定,其實內心戲十足,我不確定它們會不會在我腿上撓一下,那會夠我受的了。我也不確定它們會不會在我腳上咬一口,那就真是要命的。可彼此語言不通,我也不敢有大動作,我不敢尖叫著跑開,雖然這的確是我當時下意識的想法。我甚至不敢移開腳半步,我只能靜靜地等它們離開。

    我其實是在賭,我在賭動物善良的本性,我想,它們無非就是嘴饞,只想向我討些吃的喝的,劫財劫色或是謀財害命,那都是不至于的。它們比人類中的那些強盜,要簡單得多。所以,我只能冷靜處理,避免刺激它們。我相信它們發現討吃無望后就會離去,果然不出我所料,它們站了一會兒后,覺得無趣就走開了。

    在它們離開后,我鬆了一口氣,唯一感到遺憾的是,當時相機就在手上,我卻因為擔憂而沒能拍下它們拉住我裙擺時那些樣子和眼神。每每回想起那一幕,我都會因此捶胸頓足。

    沙白水清椰風海韻

    刁曼島的美名在外,可它究竟有多美?可以說,刁曼島集齊我之前去過的海島之所有優點:潔白柔軟的沙灘、藍色干淨的海水和足于醉倒每個游人的椰風海韻……此外,刁曼島又多了幾分其他島嶼所沒有的風情。近距離觀看,清澈見底的海水是藍綠色的;往遠處望去,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是一個浩瀚無邊的藍色海洋。

    不必下水,只是站在橋頭岸上,海底世界便可見一斑。猶如是在海洋館裡隔著玻璃觀看那些熱帶彩色的魚兒、珊瑚和海草……然而,這裡不是海洋館,這是大馬真實的天然海島環境。放眼望去,仿彿每處美景已被大自然精心PS過,隨手一拍,都是如夢如畫的美景,這就是刁曼島的風韻與魅力。

    我在沙浪村(Salang)碼頭,看到孩子們跳入清澈透明的海水裡戲水,那種快樂吸引我決定下水游泳,完全不用帶氧氣罐,只需稍微潛入沙浪村碼頭底下的淺海區中,便有一群群魚兒來伴游,那種感覺奇妙又夢幻。

    只需稍微潛入沙浪村碼頭底下的淺海區中,便有一群群魚兒來伴游。
    只需稍微潛入沙浪村碼頭底下的淺海區中,便有一群群魚兒來伴游。

    潛入海底與魚共舞

    刁曼島的確是潛水天堂,帶上氧氣罐深潛海島,一探海底世界就讓人震撼不已。彩色的熱帶魚兒、那叫不出名字的斑點海魚、蝦蟹……運氣好的話,還可以遇見大海龜。

    當我潛入刁曼島海底世界,看見成群的魚兒盤旋暢游在我身邊,那些畫面美好得令我窒息。那瞬間,我想起很多人問過我,大馬有什麼特別?為何你會如此喜愛這個國家?眼前這美麗的海底世界,就是我喜愛大馬的答案之一。

    世界上很多國家已經沒有如此乾淨、如此生機勃勃又色彩鮮艷的海底世界了。馬來西亞本來就是一個美麗的國度,可惜很多人看不到馬來西亞的美好。
    外國人到大馬,走馬觀花看了幾個景點后就定義:馬來西亞嘛,Just so so!而大馬人,要麼因為自小成長于這個環境中,對這些美景早已經審美疲勞;要麼就是習慣坐在冷氣房裡吹冷氣,沒有走出去好好看過自己美麗的國家。

    所以,當我告訴一些外國人和大馬人,馬來西亞很美,他們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著我,臉上都帶有明顯的問句:大馬真有你描述的那麼美麗嗎?有些大馬人甚至以為我描述的是國外的情景。

    這就是一些外國人的無知與大馬人的不自信,造成外界對大馬的誤會,因此,很多人以為我對馬來西亞的描述太誇張了;事實上,真實的景色比我所描繪的更美麗。在大自然那些天然傑作面前,我常常感覺詞窮,所以,我拍了很多關于大馬的照片,就是要告訴人們,馬來西亞本來就很美。

    帶著對海島暮日的眷戀,我依依不捨地登上離島的渡輪,再見,美麗的刁曼島;再見,那兩隻嚇我一跳的猴子;再見,美麗的海底世界──刁曼島,我一定會再回來。

    馮彬霞-法國籍華人作家,文章見諸于大馬、中、港、法、美等地區,發表作品約60萬字。2002年曾出版關于法國風情的個人專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