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马‧那一路向南的风情 让人惊艳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玩FUN大马‧那一路向南的风情 让人惊艳

特约:冯彬霞



从云冰沿着3号公路一路向南,我来到丰盛港码头,乘坐渡轮到美丽的刁曼岛。人们去刁曼岛的理由很多:有人为了潜水,有人为了度假静养,有人为了那色彩斑斓的海底世界……

北根地处彭亨海岸线和彭亨河交界处,风光迷人。我开车绕皇城一圈,从外表观看北根王宫和建筑风格独特的清真寺后,来到Kampung Pulau Keladi文化村,看到那里有一栋马来传统高脚木屋,门匾上写着:Tun Abdul Razak’s Birth Place,原来那是已故前首相敦拉萨的故居。机缘不巧,我到的时候,故居没对外开放,不能参观内部,甚感遗憾。

彭亨首府在关丹,皇城却在北根。北根看上去远不如关丹热闹,静谧得并不太像一座皇城,但北根的马来传统文化气息浓厚,这里不仅是皇城,还是已故首相敦拉萨和前首相纳吉的故乡。

Songket主要供给皇亲贵族使用。
Songket主要供给皇亲贵族使用。

Songket制作大开眼界

敦拉萨故居对面就是彭亨丝绸纺织中心(Pusat Tenunan Sutera Pahang),我走进去参观,一位马来美女热情接待我,并向我解说这些布匹的纺织和染色制作流程。

我第一次看到马来传统纺织机和布料纺织过程,感觉新奇有趣,同时也增长不少新知识。据介绍,这些布料叫做“Songket”,是马来人最昂贵的布匹。

这些带有丝绸金线或银线的Songket纯手工制作,大都价格昂贵,一般民众难以消费得起。Songket主要供给皇亲贵族使用。

三族和睦令人感动

在那个纺织中心,我又一次看到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在一起共事。这种三大民族和谐共处的画面,总让人觉得充满正能量。这样的情景,我不是第一次在马来半岛见到。

我曾经在槟城一个村子里,看到马来村民到村里的海南咖啡厅,喝海南咖啡和吃海南面包。马来村民钓到淡水龙虾和其他河鲜,也会拿去海南咖啡厅让海南厨师加工,然后全民分享,那种乡村跨种族的邻里和睦关系,对于生活在城里的人来说,是极其罕见的。村民不分种族宗教,在一起喝茶聊天和共享美食的画面,一直深刻在我脑海中。
我还在吉隆坡的仙四师爷庙,看到印度人打理这座华人庙。我去进香,还是那位印度帅哥教我如何烧香祭拜,我虽然惭愧,却忍不住要为这种跨种族精神喝彩。

每每在本地报纸上看到政客以挑动民粹为课题争吵不休,我就想,他们真的该走入这些地方看看,体验一下大马的真实民情与民风。大马民众比政客想像中的要团结与和谐多了。

民众心里哪有那么多复杂想法,对于他们来说,肤色、种族和宗教的不同,并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和睦相处,那些民众向往的是快乐与祥和的生活,他们才是生活真正的智者。

老胡先生和他在云冰海域钓上来的旗鱼。
老胡先生和他在云冰海域钓上来的旗鱼。

在云冰吃醉虾听故事

从文化村出来,我继续往前赶路,到了云冰天色已晚,决定就地晚餐和留宿。那一晚的逗留,让我对云冰从此念念不忘。在云冰,我品尝了风味独特的枸杞当归醉虾,还听了当地人给我讲述很多关于云冰的风情故事,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旗鱼海钓。

云冰是海钓界无人不晓的地方,此地以盛产旗鱼闻名世界。据说,8月在云冰,往往能轻易钓到长达3公尺,重达50公斤的旗鱼。旗鱼是世界上游泳速度最快的鱼类之一,每小时能达到190公里的速度。因此,每年都有海钓爱好者从世界各国飞到云冰,与旗鱼来一场惊心动魄的约会。来自北京的媒体人老胡先生,给我展示了他此行的战利品。

他告诉我,他每年7月到9月之间,都会专程从中国北京飞到云冰海钓,因为后面的行程已经计划好,所以我没能跟随他们出海海钓。但云冰这个浪漫的地方,让我魂牵梦绕至今,一直惦记着要回去那儿,和旗鱼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我觉得刁曼岛集齐所有海岛的优点。
我觉得刁曼岛集齐所有海岛的优点。

在刁曼岛与夕阳对饮

从云冰沿着3号公路一路向南,我来到丰盛港码头,乘坐渡轮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美丽的刁曼岛。

刁曼岛是一个风情万种的海岛,我上岛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和夕阳干杯。刁曼岛是免税岛,此岛虽处马来半岛东海岸,但海岛多面朝向半岛大陆(故面向西边),岛上尤其适合与夕阳对饮。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环绕马来半岛大半周到刁曼岛,是为了拿夕阳下酒。这听上去有些傻,但如果你见过这海岛上的夕阳,当你被那种变幻无穷的美震撼时,你会觉得别说是绕马来半岛一圈,就算是绕地球一圈来岛上,那也是值得的--岛上的夕阳真的太美了!

那如梦如幻的美景让我甚至怀疑,那些画面是不是被大自然额外加了一层滤镜?那油画般的画面,让人不由得感叹,大自然才是最伟大的画家。

猴子扯裙摆故作镇定

那天,我在沙滩上完全被夕阳的美丽变幻吸引住,一时间唯有忘我地不断按快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夜幕降临后,我意犹未尽正想回酒店吃晚餐,却感觉裙子好像被谁拽住了。我低头一看,心里一惊──我的脚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站着两只猴子,这让我有一种突如其来的不安。

两只猴子分别拉扯我的裙摆,半立著身子,抬头望着我,目光里似乎带有一种乞求。行走大半圈马来半岛后,我也算有了一些与它们打交道的经验──尽量不去看它们的眼睛,避免造成一种我在挑衅它们的误会。

我把眼光抛向远处大海,貌似淡定,其实内心戏十足,我不确定它们会不会在我腿上挠一下,那会够我受的了。我也不确定它们会不会在我脚上咬一口,那就真是要命的。可彼此语言不通,我也不敢有大动作,我不敢尖叫着跑开,虽然这的确是我当时下意识的想法。我甚至不敢移开脚半步,我只能静静地等它们离开。

我其实是在赌,我在赌动物善良的本性,我想,它们无非就是嘴馋,只想向我讨些吃的喝的,劫财劫色或是谋财害命,那都是不至于的。它们比人类中的那些强盗,要简单得多。所以,我只能冷静处理,避免刺激它们。我相信它们发现讨吃无望后就会离去,果然不出我所料,它们站了一会儿后,觉得无趣就走开了。

在它们离开后,我松了一口气,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当时相机就在手上,我却因为担忧而没能拍下它们拉住我裙摆时那些样子和眼神。每每回想起那一幕,我都会因此捶胸顿足。

沙白水清椰风海韵

刁曼岛的美名在外,可它究竟有多美?可以说,刁曼岛集齐我之前去过的海岛之所有优点:洁白柔软的沙滩、蓝色干净的海水和足于醉倒每个游人的椰风海韵……此外,刁曼岛又多了几分其他岛屿所没有的风情。近距离观看,清澈见底的海水是蓝绿色的;往远处望去,一望无际的南中国是一个浩瀚无边的蓝色海洋。

不必下水,只是站在桥头岸上,海底世界便可见一斑。犹如是在海洋馆里隔着玻璃观看那些热带彩色的鱼儿、珊瑚和海草……然而,这里不是海洋馆,这是大马真实的天然海岛环境。放眼望去,仿彿每处美景已被大自然精心PS过,随手一拍,都是如梦如画的美景,这就是刁曼岛的风韵与魅力。

我在沙浪村(Salang)码头,看到孩子们跳入清澈透明的海水里戏水,那种快乐吸引我决定下水游泳,完全不用带氧气罐,只需稍微潜入沙浪村码头底下的浅海区中,便有一群群鱼儿来伴游,那种感觉奇妙又梦幻。

只需稍微潜入沙浪村码头底下的浅海区中,便有一群群鱼儿来伴游。
只需稍微潜入沙浪村码头底下的浅海区中,便有一群群鱼儿来伴游。

潜入海底与鱼共舞

刁曼岛的确是潜水天堂,带上氧气罐深潜海岛,一探海底世界就让人震撼不已。彩色的热带鱼儿、那叫不出名字的斑点海鱼、虾蟹……运气好的话,还可以遇见大海龟。

当我潜入刁曼岛海底世界,看见成群的鱼儿盘旋畅游在我身边,那些画面美好得令我窒息。那瞬间,我想起很多人问过我,大马有什么特别?为何你会如此喜爱这个国家?眼前这美丽的海底世界,就是我喜爱大马的答案之一。

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没有如此干净、如此生机勃勃又色彩鲜艳的海底世界了。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美丽的国度,可惜很多人看不到马来西亚的美好。
外国人到大马,走马观花看了几个景点后就定义:马来西亚嘛,Just so so!而大马人,要么因为自小成长于这个环境中,对这些美景早已经审美疲劳;要么就是习惯坐在冷气房里吹冷气,没有走出去好好看过自己美丽的国家。

所以,当我告诉一些外国人和大马人,马来西亚很美,他们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脸上都带有明显的问句:大马真有你描述的那么美丽吗?有些大马人甚至以为我描述的是国外的情景。

这就是一些外国人的无知与大马人的不自信,造成外界对大马的误会,因此,很多人以为我对马来西亚的描述太夸张了;事实上,真实的景色比我所描绘的更美丽。在大自然那些天然杰作面前,我常常感觉词穷,所以,我拍了很多关于大马的照片,就是要告诉人们,马来西亚本来就很美。

带着对海岛暮日的眷恋,我依依不舍地登上离岛的渡轮,再见,美丽的刁曼岛;再见,那两只吓我一跳的猴子;再见,美丽的海底世界──刁曼岛,我一定会再回来。

冯彬霞-法国籍华人作家,文章见诸于大马、中、港、法、美等地区,发表作品约60万字。2002年曾出版关于法国风情的个人专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