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游天地‧吉兰丹渔获少 黄姜榴梿解瘾 | 中国报 ChinaPress

钓游天地‧吉兰丹渔获少 黄姜榴梿解瘾

菜仔釣到此行的目標魚──斧頭鯧。
菜仔钓到此行的目标鱼──斧头鲳。
 每次去吉兰丹都不是单单只为钓鱼,有一半目的就是为了当地的乡土美食。
这次来回全程超过1000公里,也是特地为一年里只有这一两个月才能吃得到的特级美味果王猫山王的父亲──黄姜(kunyit)榴梿而去!

文、图:Steven Ming



我师傅Jacky Chang收到风声,黄姜榴梿目前正值打果大跌,同时丹州的人造竹排集鱼区也捎来斧头鲳进驻的消息。

师傅本身是丹州土生土长的华人,自小就在丹州长大,所以每次回家乡钓鱼,要是时间准许的话,肯定会在老家逗留几天,顺便探望自己的双亲及好友,这次也不例外。我们周日傍晚会合了菜仔和祖麟,便往文冬再通往劳勿和一个当地朋友吃过晚饭后,继续行走四百多公里路程,才来到了吉兰丹市区的廉价酒店住宿一晚。

丹州僅有的果王父親~黃薑kunyik果然名不虛傳,實在好吃!
丹州仅有的果王父亲~黄姜kunyik果然名不虚传,实在好吃!

丹州果王苦中带甘甜

海流继呈死流状态,一直到下午5时我们打道回府的时间,之中也没出现任何大画面,我放流出去的饵鱼也得不到马鲛青睐,反而师傅用60g轻快铁钓到两只马鲛和一只小血鱼。船长则放饵下船底,请上一条桌上型石斑供晚餐。我则与斧头鲳缘悭一面,却意外钓到一条左口鱼,又称比目鱼(flounder)。这鱼非常好吃,可是我钓到的太小只,不过也算是轻型铁板钓的一张“礼申”(即该钓鱼人第一次钓到的鱼种)。

回到岸上,直接去唐人街寻找我们此趟千里迢迢的最终目标黄姜榴梿(kunyik),可是kunyik打果已经接近尾声,虽然有,价钱已卖得比之前贵了许多。我们买了几粒,吃晚饭时品尝,呵呵,这猫王的爸爸果然名不虚传,果实比较干,入口后先带苦又甘,在嘴里再咬多几口又稍微带出甘甜醇厚浓郁的味道。明年应该早些上去,再品尝此等好吃的上等水果,哈哈。

打响头炮斧头鲳上钩

隔天早上六点,师傅带我们到那儿几所中小学附近的美食街吃早餐,这里售卖的都是传统食品,在隆市根本没见过。师傅催促我们赶快吃饱打包走人,一超过6点半这里就会塞得水泄不通。

码头就在丹州飞机场附近。7点正来到码头,船长已经准备妥当恭候我们光临,将一切钓具搬上船后,便浩浩荡荡往第一个竹排人造集鱼区驶去。大概二十多分钟的船程,终于到了“梳理”人造集鱼区。大家纷纷把已绑好的轻型铁板,往自己的心水标点抛去。

15分钟后,未有人得到斧头鲳咬讯,船长收起了船锚重新泊船在标点附近,另一处斧头鲳经常游戈的路线上,声纳系统显示船底下不时有三五条斧头鲳经过。

中了!菜仔打响了头炮!我闻声朝菜仔望去,只见菜仔手上的salty fighter 0.8-2弯下的竿头,在海面上不停点头吐线……“让它去,别按线杯哦!”师傅Jacky不忘叮嘱菜仔小心应战。大概5分钟的人鱼搏斗后,当然是人类取得最后胜利,钓上了大约5公斤左右的成年斧头鲳。

筆者與斧頭鯧緣慳一面,卻釣到條“禮申”──比目魚。
笔者与斧头鲳缘悭一面,却钓到条“礼申”──比目鱼。

遇上死流半天零渔讯

之后,一切又回复平静,fish on!!又是菜仔扬竿搏斗!另一条斧头鲳看上菜仔布在船底不远范围的40g轻铁。我站在船尾更加努力的抽起铁板。啊呀!断线!菜仔的第二条斧头鲳在接近船底十多公尺处突然断线扬长而去!

时间又过了半小时多,整船人在四周围拼命寻找第三条斧头鲳,却都未有结果。船长说走吧!我们往下一站去吧!

这下一站,是师傅之前跟我说过的离岸接近50公里船程的外海竹排集鱼区,此标点在年头开港之际,不时都会有些10公斤级的大型血鱼及大眼越洋黄鳍金枪鱼徘徊。

装载着115马力的四冲程引擎,不出半小时便到达目的地。此时海流呈死流状态,抽了半小时依然零渔讯,再尝试移位到斧头鲳经常经过的路线,依然突破不了命运。

最后船长与师傅商量,既然斧头鲳不就饵,就去钓些饵鱼放钢线单钩,看看能不能钓到马鲛带回家吃。

師傅Jacky  Chang幸運的用輕快鐵釣上了兩條馬鮫。
师傅Jacky Chang幸运的用轻快铁钓上了两条马鲛。
船長為我們釣上一條桌上型加料清蒸石斑魚。
船长为我们钓上一条桌上型加料清蒸石斑鱼。
Steven Ming──勤于工作,精于钓鱼,闲时除了钓鱼,也制作钓鱼短片,为报章及杂志写稿。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