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无弦琴——最后的一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游枝:无弦琴——最后的一餐

去年初秋,和林绿在台北的士林一家他吃惯了的餐厅见面。



他依然大饮大食,跟他少年时代,青年时代及壮年时代没有两样。他的解释,也数十年不变,说一个人能吃能喝又吃喝得开心享受,就是健康的最好証明。

我就不一样了,多好吃的,也不多吃,吃到自己想吃的七成就收筷,这是15年前一场大病又从鬼门关活回过来之后,给自己定的养命保健戒律。

林绿是诗人学者,豪放是一定的性格。我在入老之前,尤其在第一个孩子出世之前,是个自我又不多关照自己生命的豪放者,那时,常自赞说这才活得像自己也活出自我来。

入老之后,更因为两个孩子还距离独力生存还有一段时日,不忘时刻提醒自己要健康的活,活到孩子自立,活到不太拖累家人和社会是自己人生进入老境之后自己的活命指标。

我没吸过一根烟,是我生命经历中一项欠缺,我学过喝酒,觉得喝酒比喝药还难受痛苦,也就没喝酒的习惯,也是人生一大欠缺。

林绿,他享受喝酒的乐趣,去年的聚餐,他也喝得十分愉快,没想到竟成我们最后的一餐。

游枝——年少四处流浪,当过蓝领也做过白领,大半生与文字为伍,书写百态人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