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無弦琴——最後的一餐 | 中國報 ChinaPress

游枝:無弦琴——最後的一餐

去年初秋,和林綠在台北的士林一家他吃慣了的餐廳見面。



他依然大飲大食,跟他少年時代,青年時代及壯年時代沒有兩樣。他的解釋,也數十年不變,說一個人能吃能喝又吃喝得開心享受,就是健康的最好証明。

我就不一樣了,多好吃的,也不多吃,吃到自己想吃的七成就收筷,這是15年前一場大病又從鬼門關活回過來之後,給自己定的養命保健戒律。

林綠是詩人學者,豪放是一定的性格。我在入老之前,尤其在第一個孩子出世之前,是個自我又不多關照自己生命的豪放者,那時,常自讚說這才活得像自己也活出自我來。

入老之後,更因為兩個孩子還距離獨力生存還有一段時日,不忘時刻提醒自己要健康的活,活到孩子自立,活到不太拖累家人和社會是自己人生進入老境之後自己的活命指標。

我沒吸過一根煙,是我生命經歷中一項欠缺,我學過喝酒,覺得喝酒比喝藥還難受痛苦,也就沒喝酒的習慣,也是人生一大欠缺。

林綠,他享受喝酒的樂趣,去年的聚餐,他也喝得十分愉快,沒想到竟成我們最後的一餐。

游枝——年少四處流浪,當過藍領也做過白領,大半生與文字為伍,書寫百態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